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至强剑士 > 第201章 骇客之间的Fight(八)
    当千晓走到他面前之后,动作非常粗暴地将中年女人推到一边去的他站起来,一只手抓在千晓的将肩膀上,将她控制住,刀同样架在她的脖子上。

    相当狼狈,被推开的女人往前一个踉跄后摔倒在地上,像是被吓坏了,使劲往远处爬,掉在地上的手提包已经完全顾不上,直到身体缩到桌子底下去才稍微镇定一点,但那张苍白的脸孔与无神的双眼还是说明了她现在的状态有多差。

    挟持着千晓,推着她往门口的方向去,冷笑不止的艾德蒙开始和橘枳谈条件。

    “Juzhi,ithinkwecantalknow!”

    他这样说的时候,就瞥见橘枳那盯着自己的双眸中杀机更加浓郁,心中不免有些发凉,但他也确定自己手中真的抓到了足够的筹码。

    橘枳不说话,这可不妨碍他口中说出他想说的。

    “it'sveryeasy!Letmego,oK?”

    双手已然握拳,和艾德蒙对峙的橘枳不由将视线看到千晓身上,虽然被人挟持了,生命安全都还不能保证,但她也没有慌乱,而是让人看不透的沉默,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

    就算他抓的人不是千晓,橘枳也不可能对他怎么样,毕竟人的生命比其他一切都要来得珍贵些。

    不需要考虑,橘枳点头了。

    “ipromissyou.”

    得意至极,早就知道橘枳会这样说,艾德蒙继续推着千晓到门口去,并对站在门口的安保人员大喊起来。

    “Fuckoff,jackass!”

    “这……”

    恐怖分子闯到餐厅里来,将其制服是他们这些安保人员的任务,但现在挟持人质的恐怖分子要出去,他们应该让吗?

    纠结着这个问题,互相看几眼的他们得不出一致的答案,所以站在原地没动。

    站在边上没动的橘枳微微低着头,让人看不出他此时脸上的神情,但他还是开口,说:“让他走,如果真有人死了,你们是付不起责任的。”

    非常明白这些人恐惧的是什么,橘枳就这样说,而害怕承担致人死亡责任的他们就马上让开了。

    “welldone!”

    笑着,艾德蒙就推着千晓往门口去,而千晓在被推走时,眸光一直落在橘枳身上,也不知道再看些什么。

    因为之前的事情都发生餐厅里面,街道上的人大多数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只有小部分人路过的时候会因为好奇往里头看看,但也只是看看就走了,毕竟事不关己。

    在橘枳保持一定距离跟着往外面走的时候,后面突然传出一道冷得令人全身结冰的嗓音,就像是被在冰牢里囚禁千年的女鬼咆哮起来!

    “不能让他走了,你们给我杀了他!”

    目光转回去,就见原本躲在桌子底下的中年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了出来,而且披头散发地靠在椅子边上,表情僵硬而又狰狞地朝这边喊着。

    她这样喊了,那些保安则没有动作,因为对方手上有人质,不能轻举妄动。

    而橘枳落到那女人身上的目光就已经是冰寒彻骨,她这样叫喊着就是要置千晓于死地了!

    见保安们都没反应,女人的情绪更加失控,又叫喊起来:“你们居然敢不听我的话,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我侄子可是华城公安局的支队长,得罪了我,我保证让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在华城混不下去!”

    犹豫再三,一名保安对女人说:“可是,他手里有人质!”

    根本就是疯了,精神都不正常了,女人喊着:“死了就死了,一个小姑娘死了关我屁事,你们要是敢把那家伙放走了,我让你们一个个都跟着死,你们信不信?”

    听到这话,保安们有点尴尬了,正所谓民不与官斗,他们只是一个小保安,怎么可能和华城公安局的支队长亲戚叫板。

    虽然说当下是个法治社会,但权力至上的问题一直都在,拥有权力的人对待自己的亲属和陌生人多多少少会有些区别。

    权力所形成的保护伞之下,正是犯罪和邪恶滋长的最佳温床……

    有权力的人或许自己会克制,但他们亲属未必会克制自己,甚至会将权力身份当成自己的便利,用于区分自己与普通人地位的标识!

    无奈之下,原本散开的保安们又有了往门口堵住的动作,让艾德蒙的腿不由得停下来。

    “Recede!”

    喊叫着,有些颤抖的手抓着刀在千晓脖子上做出要发力割下去的动作,他的精神上也稳定不下来。

    在艾德蒙几乎疯狂时,被艾德蒙用力抓着带来痛苦感觉的千晓往女人那边看一眼,冰冷的双眸中看不出来任何情感波动。

    怎么说呢,这件事原本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她和橘枳认识又怎么样,至少她和那个中年女人不认识,歹徒用中年女人做人质威胁所有人、威胁橘枳,就算女人最后真的被杀了,这件事也只是女人和歹徒之间的问题,她根本不需要出来替换女人做人质的。

    可她在莫名心理的作用下还是这样做了,但那个被她救下来的女人却是这样回报她的,为了杀掉那个歹徒已经完全不考虑她的安全问题,遭遇这样的背叛是怎样的感受呢?

    视线从千晓身上掠过去时,留意到那一张没有任何情感变化的脸孔时,眉头皱得更厉害的橘枳还有了点心疼的感觉。

    这时候的她,就像是被光明背弃的人,痛苦、失落、绝望……全是负面情绪……

    “你们干嘛!”

    看着往门口移过去的保安,橘枳厉喝一声,硬是以充斥杀意的眼神让保安们停住动作。

    “我、我……我!”

    在支支吾吾的保安们不住该如何应对橘枳的质询时,女人又开始发疯,叫喊起来,“哈哈,就是这样,不要让他走了!”

    “我要他死,我要他死,我……”

    啪!

    疯女人的话还没喊完,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在餐厅里响起,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的白头发中年男人一巴掌狠狠抽在女人的脸上,打得她倒向一边去,变形的脸上一抽一抽的,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让他走,那个姑娘的安全更重要!”

    像是被男人的气势震慑住,保安们一时不知所措,视线在白发男人和倒地的中年女人之间移动,“我们,这……”

    见状,男人又喊一声,“让你们滚开听不见吗?那个女人能不能让你们死我不知道,但作为这家餐厅的经理,我立刻、马上就可以让你们从这里滚蛋,明白吗?”

    “是、是、是……”

    连连点头,没有疯女人叫喊的保安们老老实实让出离开餐厅的道路,艾德蒙就马上扯着千晓过去,到了门口。

    一步跟上去,双眸锁定在艾德蒙身上的橘枳冷冷说。

    “Keepyourword,lethergo.”

    “oK!Juzhi,believeme,wewillmeetsoon.”

    往后看看确定没有警察什么的,笑着的艾德蒙将手中刀松开后就把千晓朝橘枳身上推过去,然后转身就跑。

    当艾德蒙搞出人质这种手段后,橘枳就已经决定这次让他走,迎上一步接住千晓的他自然不会再追。

    ——那家伙会一定会再来的,到时候一定不会再让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