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至强剑士 > 第804章 校内排名战(十一)
    飞相对进左马的局面。

    孙不胜做下中炮,程学弈选择仕四进五,先巩固己方阵营的防御,稳扎稳打。

    加速打开局面,孙不胜进7路卒,程学弈马上车一平四,坐住肋线,压住了孙不胜出马的企图。

    左马被压,孙不胜只能转起右马,马2进3。

    眼见孙不胜将出直车,程学弈马上拉开八路炮,炮八平六,挂仕角炮。

    在孙不胜出直车之后,两边局势当即剑拔弩张起来,面对孙不胜的2路直车,程学弈赶紧跃起八路马,活九路车,孙不胜跟着车2进6,威胁程学弈的七路兵。

    如果七路兵被吃掉,就容易被对方压马过卒,程学弈只好兵七进一……

    你来我往到第十五合,孙不胜大胆吃士兑车,先得一筹,之后又捉双,成功吃掉程学弈的双象单士,车沉底照将。

    看着社长已经裸露在外的将,程学弈不由微笑,他已经嗅到胜利的味道,只要进双炮做成重炮,这就是必杀之局,只是,想要达成这一步,并不容易!

    “宿老,现在您怎么看?您觉得谁的赢面更大?”

    主席台上,有点闲不住嘴皮子,视线盯在LeD屏上的王一鸣身体往徐宿那边靠过去,低声问一句。

    露出怪异的笑容,乜一眼王一鸣的徐宿突然开腔,问:“说瞎话?你小子想看我这个糟老头子出洋相?”

    对这位老前辈让人头痛的古怪脾气无奈,王一鸣讪笑,“哎呀!哪能啊,宿老!您这可真是在冤枉人啦!”

    “呵呵!那就当是我说错了!”

    话语中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味道,徐宿继续说:“我们打个赌吧!赌赌谁能赢,怎么样?”

    王一鸣:???

    你不是刚才还说已经戒赌了吗?这特么的翻脸比翻书还快!

    不能扫了老前辈的兴致,王一鸣说:“呵呵,行吧,您说怎么赌。”

    徐宿:“要是我赢了,下个月的挑战赛你要向张业宣挑战,还要打败他!要是我输了,我就答应你收你儿子当弟子,怎么样?”

    前半句话让王一鸣也是头皮发麻,徐宿口中的下个月挑战赛可不是简单东西,那是深市银枝企业主办的银枝杯象棋赛,邀请函一般只会发到国内的一级棋手、大师、特级大师手中,有时候也会发给短时间里声名鹊起的天才棋手,或者久负盛名的业余豪强,是非常高水准的国内赛事,甚至与甲级联赛相比也不遑多让。

    更重要的是,银枝杯的头奖足足有一百万,对于收入一般水平的一级职业棋手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这足以让他们拿出真本事来。

    在国内象棋界,一级棋手和大师之间的差距实际上不大,胜负多在四六开,限于成为大师需要大量连胜保持胜率,这就导致一级棋手的数量远低于大师,而大师数量又低于特级大师。

    相比于五年、十年前,还是以中宫炮对屏风马为王道的“浑沌时期”,能开先河的棋手大多成了特级大师,最好的例子便是统治棋坛十载有余的胡荣大师,而如今的棋坛各路下法百家争鸣、一片繁荣,想要傲视群雄就变得非常困难,取得连胜成为特级大师也就更加艰难!

    言归正传,银枝杯挑战赛除了匹配战,还允许同级棋手之间进行邀请战,王一鸣可以挑战同为大师级棋手的张业宣,但他实际上也没有太大胜算,顶多五五开。

    赢了还好,输的话挑战方需要扣除双倍积分,赛前的初始积分以国家象棋协会公布的棋手积分为准,双倍扣除的惩罚无疑给了挑战者巨大的压力,任何一场失败都可能导致与冠军无缘,更别提双倍扣分。

    只是,徐宿抛出的诱饵太过诱人,与胡荣、杨霖一样,徐宿也是国内为数不多的特级大师,只是在国家级层面上较那两位泰山差了些许。

    胡荣、杨霖大师已经收了关门弟子,并且表示不会再收徒,王一鸣自认为自家孩子还有些天赋,就只能将目标放在徐宿身上,谁想这位老前辈一直不搭理,直到今天……

    看着正在揣度利弊的王一鸣,徐宿露出老谋深算的笑容,“你考虑吧,不过希望你快一点,不然这盘棋就下完了!”

    这话无疑在王一鸣的心口刺了一下,让他马上拍板决定,“宿老,我和您打这个赌!”

    “好小子,我果然没看错人!”

    徐宿很是欣慰地说,这语气让王一鸣心情有了些变化,他为什么感觉好像自己跳进徐宿挖的坑里了?

    这是错觉吧?

    “你说吧,你赌谁赢?”

    两人说话间,棋局已经推进到第二十四回,程学弈车沉底照将,随后炮八进四,准备做重炮绝杀,孙不胜不慌不忙,将6平5,打断了程学弈进六路炮的企图。

    看着两人的对局,两边强子子力相当,只是没了象士的黑棋裸露在外的将显得更加危急,但这并不能成为判定红棋获胜的依据,王一鸣不由犯难。

    如果是他来下,那他绝对会赌红棋胜,可问题在于现在不是他下,而是那两个学生,将决定结果的权力交在其他人手上的感觉真是不好……

    “快决定吧,你赌谁赢?”

    又被催促,咬咬牙的王一鸣作出决定,“我赌黑棋胜!”

    对王一鸣的选择感到意外,目前明显是红方优势,但徐宿没说太多,接着往下看就是了。

    王一鸣倒是很自觉地解释一句,“输赢我都是不吃亏的,又何妨冒冒险呢!”

    ……

    另一边,自认为局势多半已经明朗的千晓对橘枳低声问:“哎,你说谁会赢?”

    橘枳很平静地回答:“多半是红棋。”

    “哦!”

    千晓点着头,本想去问边上的言月,但发现这家伙好像是在发呆,她就自然打消了这种想法,毕竟有些人是真的没办法对这种东西提起兴趣。

    第二十五合,程学弈车三退一,照将,孙不胜随即将5退1,躲开。

    程学弈马上炮六进六,与车平齐放下重炮,下一步便是车三进一,照将绝杀。

    心中有底气,孙不胜车6进1,吃马,占一子优势,程学弈跟着车三进一,照将,孙不胜车6退5,兑车。

    被孙不胜占了一子先,如果这时候兑车,只剩下双炮的他胜算寥寥,程学弈只能拉开,车三退三,捉马。

    即便是子面上有优势,孙不胜也不敢怠慢,思索片刻后,马跳开,马5退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