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是污妖王 > 第九百二十八章 确认关系
见兰欣婷一直纠结着这事,沈一凡只能告诉她:“他永远没机会散播那些照片了,也不会再来找你麻烦。”
兰欣婷愣了一会,担心地问道:“你,你把他怎么了?”她怀疑沈一凡杀了冯宥伦,以她对沈一凡的了解,沈一凡做得出这种事,毕竟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差点把人打死。
她有点后悔把冯宥伦的事告诉沈一凡,一方面觉得冯宥伦还罪不至死,另一方面要是害得沈一凡成了杀人犯,她也过意不去。
沈一凡看着兰欣婷慌乱无措的样子,只能骗她说:“你想什么哪,你觉得我是那种嗜杀成性的人吗?我已经把所有他偷拍的东西拿到手了,还逼着他离开了东华,以后你应该没机会再见到他了。”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事没必要瞒我吧?”兰欣婷疑惑地问。
“因为我把他送去了国外,等他赚够一百万才有机会回来,这种人可不能太便宜他。”沈一凡理直气壮地说。
“啊?这才几天啊,你就把他弄国外去了?他在那边工作多少年能赚到一百万?”兰欣婷越来越好奇。
沈一凡不解地问:“你是不是舍不得他?现在想把他再弄回来可没那么容易了。”卖出去的人他可没打算赎回来,再说,冯宥伦现在是不是完整的都不能确定。
“谁舍不得他了!我是想确保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兰欣婷气呼呼地说,随后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轻声嘀咕着:“既然你做到了,那我说话算话,以后就当你情人。”
沈一凡简单“嗯”了一声,就继续埋头吃饭,昨天在梁溪他和叶婧柔、白婕、阿花加起来做了至少七、八次,夜里污妖王还去找易文琪,因此现在双の腿依然有点抖,如果兰欣婷今晚想留他在这做点什么,他估计是力不从心。
兰欣婷很不满意他的态度,提出说:“就算我当了你情人,也不代表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你让我陪你我也就认了,绝不会去陪其他人!”
沈一凡古怪的看着她说:“你当我是老鸨吗?我让你远离那些场所就是不想让人随便占你便宜,怎么可能会让你陪客!”
兰欣婷被问得愣住,过了一会又问:“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你前女友的替代品?”
沈一凡明白对女人有时候不能实话实说,于是含糊其辞地回答道:“我注意到你当然是因为你长得像我前女友,但现在我明白你和她完全是不同的人,你是不知道她烧菜有多难吃。我现在纯粹想保护着你,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那以后她回到你身边,你会踢走我吗?”兰欣婷略带不安地问。
本来她这种年纪不该是随便会被男人哄住的,尤其对方还是个小男人,但如今她却有点不想离开沈一凡,苦了那么多年,突然能有个男人可以依靠,让她身心从内到外的放松,她有点憧憬起未来的生活,这在她和冯宥伦分手后从没有过。
沈一凡这时正色说道:“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负责任,既然你愿意跟着我,那我就绝不会亏待你。”说完,他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兰欣婷,解释说:“这里面有三百万,你先拿去用着,密码是六个一。”
兰欣婷没接,而是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不需要这么多钱,够吃够用就行了。”
“你就当是冯宥伦还给你的本金加利息吧,还有精神损失费。你总不能以后还租这么小的房子住吧?去买个大房子,或者搬我那里去?”沈一凡开导她,心想着总不能告诉她自己用冯宥伦换了两包至少值几千万的宝石啊。
兰欣婷笑骂了一句:“我才不住你那里去!”就把银行卡暂时收着,有了钱,做什么事都有了底气,反正都已经决定跟着对方,又何必装清高。
提起冯宥伦的事,她又问:“那些照片现在都在你那里?”
“呃,是的。”沈一凡已经好好欣赏过那些照片,虽然兰欣婷的身材比林梦夕要差那么一点,但也足够的诱人,尤其照片内的人就在自己身旁,让他不由得蠢蠢欲动。
“你看过那些照片了?”兰欣婷问起这个,自己脸上都不由得发烫,不过她还是死死盯着沈一凡,看他是什么反应。
沈一凡不敢直视兰欣婷,眼神四处飘散着说:“我就是确认一下真伪。那些照片我都藏好了,明天还给你。”
“你要觉得不错就送给你吧,反正人都是你的了。”兰欣婷咬了咬嘴唇,羞涩地说。
沈一凡感受到了危险,连忙说:“我看还是销毁算了,万一家里遭贼被偷了怎么办?有真人可以看,还要照片干嘛。”他其实是担心那些照片被自己其他女人看见,会觉得他变态,虽然男人变态也没什么错。
“那你还是还给我吧!”兰欣婷有些生气,这男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呢?随后她又继续问:“我和你前女友比,谁的身材好?”
沈一凡越来越紧张,这样的话题继续下去,他今晚怕是难逃这女人的魔爪,于是摸了摸鼻子,随意说了句:“各有千秋吧。嗯,那个,我有点事要先回去了。”
“你就不能带着我去吗?!”兰欣婷无法理解,不应该是这男人觊觎自己的美の色,才软硬兼施逼着自己当他情人吗?怎么现在有点反过来了?都答应当他女人了,他还不动手,是看不上自己?
眼看兰欣婷生了气,沈一凡决定退一步,带她去外面逛逛,这同样可以断了她求の欢的心思,下意识里,沈一凡总把她当成林梦夕,不忍心看她难过。
听沈一凡说要带她出去逛街,兰欣婷才转怒为喜,两人一起收拾好餐桌,洗好碗,兰欣婷就去房间换衣服。
她特意没关门,但沈一凡却完全没有要偷窥的动静,让她无比失落。
虽然现在已经十月底,不过兰欣婷还是穿了一条白色长裙,丝毫不惧寒冷。简简单单化了个妆后,她女神范十足,再也见不到一丝风尘气息。
沈一凡有他的打算,开着他的奥迪就带兰欣婷去了附近比较热闹的新光路商业街,然后直奔人气最旺的千达商场里规模最大的周氏珠宝店。
兰欣婷不由得感慨,这男人其他方面暂且不论,出手是真的大方,刚和自己确定关系,什么都没做,就给了三百万包养费,还带自己来买首饰。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抵得住这种诱の惑啊!
沈一凡其实主要是来看看别人家的珠宝店是如何布局,如何定价的,如果自己的珠宝店能够顺利开起来,以后扎伊尔那里的钻石矿就不愁销路了,同时他还能去缅电搜刮一堆的黄金和翡翠在国内卖。
到了店里,兰欣婷根本就没了心思注意沈一凡,直接去柜台看展品,女人对珠宝首饰都有一种天生的狂热,而见到打扮靓丽的美女带着男人一起进来,导购小姐十分热情,因为这种组合是消费能力最高的。
兰欣婷被导购带着去看白金项链,沈一凡则独自一人四处转着,想看看什么首饰最受欢迎,价格最高。
就在这时,一个不怎么友好的女人声音传来:“哟,这不是欣婷嘛,你也来看首饰啊?”
沈一凡抬眼一看,有位打扮十分妖娆的年轻女子走近兰欣婷,跟她搭话,而那位女子身旁跟着一个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头上已经略微有秃的迹象。
兰欣婷跟那女人的关系似乎不算太好,不过还是微笑着打招呼,那女人正是她在银河上班时的同事孔晓艳。
孔晓艳长得十分妖の媚,一看就是很擅长勾の引男人的类型。
在银河时孔晓艳一直被兰欣婷压着,心中自然颇为不服,两人也闹出过一些矛盾,但银河老板很器重兰欣婷,孔晓艳想闹也闹不成,只能憋着。
兰欣婷其实并不想跟其他公主争名夺利,她去银河只为了赚钱,没想着出风头然后傍个大款,可她的容貌、身段和气质,都不是那些庸脂俗粉能媲美的,即使她没这个打算,她也切切实实的成了银河的头牌。
因此等到她被某个来闹事的“公子哥”看中,强行包养走后,有一些她的竞争对手着实松了口气。
今天再遇到兰欣婷,孔晓艳有意要跟她比较一番,出出曾经长期被压制的那股恶气,于是阴阳怪气地问道:“你怎么一个人来逛珠宝店啊?你那位贵人呢?”说完,特意搂起身旁那位微秃男人的胳膊,以示自己有了靠山。
微秃男人是新来银河的客户,没见过兰欣婷,初一见面,就被她与众不同的气质所吸引,不由得舔着脸问道:“晓艳,这是你朋友吗?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呢?”
孔晓艳心里不由得冷笑一声,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混蛋,这老色の鬼还没玩够我,就想着找新欢了!不过场面上她只能友好的介绍说:“黄老板,这是我以前的同事啦,兰欣婷,人家可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不用跟我们一样每天辛苦赚钱。”
“哦?兰小姐现在是在哪高就啊?”那位黄老板意味深长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