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六十三节 吉祥物
    当天,快到晚上的时候,张越的家宅,再一次热闹了起来。

    十余位列侯贵戚,带着大量礼物,几乎不约而同的来到张府。

    礼品中什么黄金珠玉,都只是寻常之物。

    贵重品如火浣布、珊瑚、龙涎香乃至于西域特产罽布。

    种种珍宝,汇聚一堂。

    几乎将张府大厅,变成了一个争奇斗艳的炫富大会。

    没办法,自大宛战争后,丝绸之路彻底打通。

    无数汉室商人,出玉门关,从楼兰王国,走向西域。

    而无数的远方异域商人,也都像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样,不辞万里,不避艰险,带着各种各样的异域宝物,翻越葱岭,来到西域甚至进入汉室领土。

    这让汉室和整个诸夏民族都受益匪浅。

    旁的不说,后世的许多蔬菜瓜果,甚至经济作物,都是在这一时期流入中国的。

    当然,来自远方异域的珍宝和艺术品,也由之而来。

    在后世,甚至从汉代墓葬之中,出土过波斯、罗马的金币、艺术品。

    有好几件甚至堪称国宝,就连其原产地也已经寥寥无几。

    而在所有的宝物之中,最吸引人的莫过于随桃候赵昌乐拿出来的一块壁琉璃了。

    浑身晶莹剔透,浅黄色的光晕之中混杂着些翠绿的流光,整块宝石近乎完全透明。

    一拿出来,立刻就亮瞎了无数人的狗眼。

    就连张越,也有些动容。

    因为,他认出了这块宝石——它应该是一块猫眼石!

    在如今的世界,只有一个地区有产出——印度次大陆,准确的说是克什米尔地区。

    而在如今,这个后世的热点地区,是一个独立王国,名曰罽宾。

    当初张骞凿开西域,就曾派人前往罽宾,与之交通联系。

    这个数万里之外的印度王国,由之进入汉室视线。

    不过,除了艳羡当地的种种宝物和特产外,汉室对这个王国没有其他想法。

    但汉与罽宾的贸易量,却大的惊人!

    以张越所知,现在汉室出口的丝绸和茶叶,有三成是罽宾人买走的。

    但问题是,罽宾人对汉室的出口,也很强势啊!

    像在汉室,价比千金的火浣布,壁琉璃以及罽布,都让其赚的盘满钵满。

    在现在,汉室对所有的贸易伙伴,都是顺差。

    唯独对罽宾是逆差!

    作为穿越者,张越知道,这种情况不能一直下去!

    于是张越笑着对赵昌乐问道:“君候,此物恐怕价值不菲吧?”

    赵昌乐笑着道:“侍中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他当然是下了血本的!

    当年,为了买到此物,他可是足足花了三百万钱外加五百金。

    几乎掏空了家里的大半家底。

    如今,将之送出去,虽然心疼万分,但也是没办法啊。

    要拍马屁,抱大腿,舍不得孩子怎么行?

    张越听着,笑了,问道:“君候仔细说说看,此物究竟价值几何?可有一千金?”

    “差不多吧……”赵昌乐略有矜持的道:“不过,宝物者有德者居之,下官德薄,深感惭愧,以为独侍中方能有之!”

    “呵呵……”张越接过这块宝石,对赵昌乐道:“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他转头对身边的田禾吩咐道:“将诸位来宾的礼物都登记一下,记录好!”

    “诺!”田禾赶忙领命。

    众人则都是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

    他们最怕的就是张越不要他们的礼物。

    因为,这意味着,对方向他们释放一个信号——这个侍中官依然没有原谅他们。

    那可就太糟糕了!

    而接下这礼物,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汉家政坛潜规则之一就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就连宫廷宦官和妃嫔,也都遵守这一潜规则,百年来违约的事情,几乎是零,算是汉室最被人信誉的规则。

    赵昌乐更是笑着拜道:“前闻侍中之义,下官惭愧不已,犬子更是深受感激,愿奉侍中左右帷幄,以为牛马走,近贤近能……”

    说着,赵昌乐身后,一个年轻的贵族男子,扭扭捏捏的走到张越面前,颇有些不是很情愿的拜道:“晚辈末学后进赵玄拜见侍中公!”

    这也是赵昌乐肯下这么大的血本的缘故。

    他在家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赌一把。

    若能让这个纨绔子,成为这位侍中官身边的人,甚至是弟子门生,那自己就赚大了。

    张越却是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人。

    可能对方比自己还要大上一两岁,看上去,他也长的还算俊俏。

    身材与体型,也还算合格。

    至少不是那种弱不禁风,被风一吹就可能倒地的弱渣。

    只是,看他的神色,似乎好像有些不是很服气的样子。

    讲道理,这种纨绔子,张越才懒得搭理呢!

    但,看在乃祖的面子上,张越露出一副灿烂的笑容,上前扶起他,柔声道:“汝既有此志,正好本官打算在新丰编组一支郡兵,汝便在我身边学几天,然后去郡兵营报道吧……”

    然后,张越扭头,对赵昌乐咧嘴一笑:“君候将来可不能责怪,本官苛责贵公子……”

    对付这种纨绔子或者中二少年,张越有的是办法。

    只是,他的时间宝贵,讲道理,要不是这货的出身和背景,张越才懒得搭理他呢!

    随桃候家族在番禹、交趾等郡,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更重要的是,这个家族还有着旧雒越王的血统!

    当初,赵佗在秦始皇驾崩后自立,率军向南扩张,打进交趾,与彼时在交趾立国的百越王国雒越发生战争。

    最初战争陷入僵局,于是赵佗与雒越人握手言和,划平江而治,江北归赵佗,江南归雒越。

    必须指出的一点是,雒越王国是一个标准的诸夏王国。

    虽然它从未被承认,但其立国者,却是被秦所灭的巴蜀王国遗族。

    [笔趣阁 www.biqugew.co]秦人当年曾以法律文书的形式承认过彼时的雒越王是蜀王之后,封其为安阳王。

    而在赵佗和那位安阳王陷入僵局时,赵佗曾派了他的一个儿子,进入雒越王王宫,成为质子,质子娶了雒越王之女为妻,这就是随桃候赵光的始祖。

    后来,赵佗灭亡雒越,依然以其子为王,坐镇交趾、日南。

    到了赵光这一代,便封其为苍梧王,坐镇桂林。

    故而,随桃候家族,在整个百越地区,都有着强大影响力。

    这个家族的立场,甚至可能决定了百越很多部族的立场。

    不然,汉室现在不可能这么顺利稳当的在交趾、日南、苍梧建立统治。

    所以,教(调)育(教)好这个纨绔子,很可能在未来能发生奇迹。

    赵昌乐却开心的几乎都要手舞足蹈了,他连忙拜道:“侍中公尽管教训!家父生前曾说过:子不打不成才,人不教不知礼,犬子倘若顽劣,侍中尽管责罚……”

    作为当事人,赵玄却已经是一脸苦瓜,有些生无可恋了。

    落到张蚩尤手里,赵玄感觉,自己恐怕是来到地狱了。

    但无论是乃父还是张越,都不在乎他自己的感受。

    特别是赵昌乐,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运气来了。

    长安城有多少贵族,想要将儿子送到这个侍中官身边锻炼?

    恐怕成千上万了吧?

    但,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成功的。

    因为,几乎无人知晓,这个侍中官的喜好,万一不知道其喜好被拒绝,那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而看着这个情况,其他宾客,都是感觉心脏跳得有些厉害。

    几乎每一个都打起了送儿子到张越身边来‘锻炼’的想法。

    每一个人都清楚,若能实现,那么好处恐怕要大到无法想象!

    ……………………………………

    送走众宾客,张越让下人关上家门,然后就回过头来,看向那个似乎在瑟瑟发抖的年轻人。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确实是生来就含着金钥匙的。

    就像他……

    张越看着赵玄,他深知这个年轻人的潜力。

    准确的说,是其血统的潜力。

    没办法,在整个已知世界中,以张越所知,只有汉室,只有诸夏,破除了血统贵族的魔咒。

    而在其他所有地区,血统都是无法绕开的限制。

    哪怕是可堪与汉室诸夏文明一样,共同照耀周边世界的罗马-希腊文明。

    那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而在诸夏,在中国,经过春秋战国数百年的战争,血统世袭贵族们,早就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大泽乡的那一声呐喊,更是彻底撕碎了这些人最后的残余。

    于是,汉兴,高帝一百零五位功臣之中,真正有旧贵族血统的,寥寥无几。

    有确切血统可查的,不过留候张良。

    其他人?

    连宗周天子的后代,也沦落成为了市井庶民。

    要不是当今天子突发奇想,想要存亡续断,那位周南嘉子,现在都还在种田。

    而曾经高贵无比的那些姬姓、赢氏、姜氏、田氏卿大夫贵族们,现在连个祭祀的地方都没有了。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以至于公羊学派,甚至可以公开宣称:《春秋》讥世卿,恶宋三世为大夫,及鲁季孙氏之专权。

    就差没有将反对世袭官位,作为自己的核心主张了。

    但在周边地区,情况截然相反。

    百越各族也不例外。

    血统,在这些部族眼中,几乎就像天条一样,不可逾越。

    而作为雒越王国最后的血统,蜀王子孙、安阳王之后,这个叫赵玄的年轻人,在张越看来,他能发挥出远超他本人能力之外的威力。

    若是教育的好,未来说不定,赵佗未完成的任务,可以在此子手上实现。

    南越王赵佗,一生分裂国家,割裂一方,当然是可恨。

    但是,其合辑百越,融越为夏的努力,也要客观承认和点赞。

    连伟大领袖,也曾赞誉其为:南下干部第一人。

    可惜的是,赵佗终究未竟全功。

    百越各族,也没有完全汉化,甚至大部分依然处于蛮荒状态。

    这样想着,张越就走到赵玄面前,问道:“汝叫赵玄?”

    “回禀侍中公,然也!”赵玄听着张越的声音,内心充满了恐惧。

    他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有着足以将他撕碎的能量和力量。

    而其性格……

    自是暴虐无比,甚至据说残忍万分!

    赵玄有个朋友,在执金吾当差,故而他听说过,执金吾内部的仵作,对那几个刺客的尸体描述——全部都是被外力震碎内脏甚至还有人连身体组织都已经打碎了。

    所以,面对张越,赵玄感觉自己仿佛在面对着一头流着口涎的史前巨兽,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其吞入腹中,连渣都不剩一点。

    “可有表字?”就听着张蚩尤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赵玄一个机灵立刻拜道:“在下表字草之……”

    “草之?”张越笑了,问道:“可是‘何草不玄,何人不矜’之草?”

    “侍中明鉴!”赵玄俯首道:“此先祖父大人所赐……小子惭愧……”

    “草之也知道惭愧啊……”张越看着他,笑道:“随桃顷候,吾素来敬佩!”

    对于乃祖赵光,张越的敬意,自是非常深重的。

    “哀我征夫,独为匪民……”张越轻声吟唱着:“随桃顷候,为草之赐此表字,寓意深刻啊!”

    “草之,为何背乃祖之教,而行乱法度之事呢?”

    “草之可知,如汝之计得逞,数千百万之民,将陷于水火,而草之之行就真的是‘匪兕匪虎,率彼旷野’”

    赵玄听着,只感觉瑟瑟发抖,连忙拜道:“在下鬼迷心窍,贪恋财帛,误入歧途,望侍中公恕罪!”

    只是内心,却未必有什么真的悔意。

    在他看来,自己没钱花,当然要想办法搞钱了。

    泥腿子什么的,管他去死!

    张越看着他,也懒得去深究他究竟真的悔过了没有。

    反正,他已经送上门来了,有的是时间调、教。

    张越还不信了,纠正不了这么一个纨绔子的三观?

    于是,张越道:“草之既然知错,那就要用心悔过,诚心知错,这样……明日吾再来告知草之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君子!”

    赵玄如蒙大赦,连忙拜道:“多谢侍中公……”

    此刻他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忽然,他听着那位张蚩尤对下人吩咐道:“去将今日各位贵客所赠礼物,全部整理出来,装入箱中,吾要带去宫中,献给陛下!”

    黄金珠宝什么的,他不稀罕也不需要。

    但不接受又不行,不然可能会被人以为他是追究到底。

    好在,身为前公务员,他早就被教育过怎么处理这些东西了——交公。

    虽然,其实哪怕他留下,天子也不会说什么。

    毕竟,这汉家政坛,人人都在贪污。

    当年,平津献候公孙弘也只能做到自己不贪不拿而已。

    苛求别人,那是自绝于天下。

    不过,张越的志向和抱负,实在太高了。

    高到,他能够视金钱如粪土。

    当然,这也和他有着大把赚钱的法子有关。

    假如能站着,清清白白就能富可敌国,何必去跪下来脏了自己的手?

    但听在赵玄耳中,却是让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满脸诧异的看着张越。

    今天,来访的客人之中,最低的一个爵位也是关内侯,最差的一件礼物,也是价值百金的珊瑚。

    七八个贵戚,加起来送的礼物价值三千金以上,仅仅是他爹送的那一件壁琉璃,就是天下罕见的珍宝,现在市价超过千金,足可以作为传家宝,代代相传!

    但,这个侍中官,这个张蚩尤却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要拿去献给天子。

    他是傻还是蠢?

    赵玄不知道,但他心中却被深深震撼。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真的不爱钱的达官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