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九阳绝神 > 第39章 比试开始

“轲儿,你没事吧?”



烈阳王看着八皇子走远,这才冷哼一声,关切的望向秦轲!



“多谢父王挂心,我没事,都是些小伤!”



秦轲朝着烈阳王见礼,回道。



“小伤?我看看!”



但是,秦轲万万没想到,话音刚落,烈阳王就紧张的拉住他的手掌!



顿时,一道温和的血气力量,从烈阳王的体内冲进秦轲体内!



秦轲装作一脸平静,却匆忙把魄海里面的血饮刀,人王剑,以及三大血色骄阳,都隐藏起来!



这些都是秦轲的秘密,不能暴露!



就算是在烈阳王面前,也不能暴露!



“嗯!没什么大碍!”



烈阳王检查过后,这才放下心来,缓缓说道:“待会我让人给你送几颗云血丹,修养一阵,也就好了!”



“回去吧,好好准备,别耽搁了明天的比赛!”



烈阳王朝着秦轲的肩膀拍了拍,鼓励说道。



话音落下,烈阳王和秦蟒两人,就驾驭血气,腾空远去!



望着这来去匆匆的烈阳王,秦轲的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就连他自己也捉摸不透,烈阳王对他到底是真正的亲情,还是只是看在他能够维护烈阳王府面子的作用上!



不管如何,烈阳王对于他并无恶意,还三番两次的在紧要关头维护他,这就足够了!



“秦轲,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云芊芊低着头走过来,一脸惭愧的望着秦轲。



“我没事!”



秦轲冷冷的说了一句,就转身离开!



此时此刻,秦轲竟然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心态对待云芊芊!



一方面,秦轲确实对这个明明柔弱,却假装坚强的女人动心!



却又格外介意,她竟然是八皇子的皇妃!



一想到云芊芊之前对他告白的话,秦轲的心里就是一阵酸楚,停下脚步,不回头的说道:“既然你已经是八皇子的皇妃,又何苦来戏弄我这等升斗小民?皇妃娘娘!”



说完,秦轲就头也不回的离开!



“皇妃娘娘?”



望着秦轲逐渐消失的背影,泪珠不争气的从云芊芊的眼眶里滚落下来!



‘皇妃娘娘’,从秦轲嘴里喊出来,就像是一根锋锐无比的倒刺,直穿心脏!



云芊芊只觉得有百般委屈和凄楚,想要倾诉,但是却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倾听!



一时间,就在这大街上,云芊芊委屈的蹲下去,抱头抽泣!



乌云漫天,遮挡住了骄阳!



一阵突兀而至的阵雨,匆忙而下!



硕大的雨点,滴落在青石板上,摔成八瓣,每一瓣都晶莹剔透!



每一瓣,都倒映着一张委屈的泪脸,和一颗破碎的心!



一柄油纸伞,悄无声息的出现,遮挡住匆忙而下的雨点!



“芊芊,回去吧!别淋坏了自己!”



八皇子擎着伞,嘴角挂着冰冷的微笑!



“父皇已经为我们定好了婚期,我这一次来,就是要带你回皇城的!”



八皇子似乎漫不经心的说着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嘴角勾起的冷笑里,隐隐能够觉察出来,被他深藏的杀机和怨恨!



他不喜欢云芊芊,但是为了讨乾皇的欢心,却必须娶云芊芊!



他更加知道,云芊芊并不愿意嫁给他!



但是,这也无关紧要!



他要的,并不是眼前这个女人,而是权利和欲望!



只要他娶了云芊芊,在云家流传了千百年的那个秘密,以及那遮天的宝藏,就都是他的!



“只要你和我完婚,这烈阳城就能够重新回到你云家!”



八皇子望着云芊芊微微抽泣的肩膀,傲慢说道。



他和云芊芊之间的婚约,更像是一场交易!



云芊芊默默起身,从油纸伞下走出去,冰凉的雨点打落在她的身上,但是,却比不上她的心里的寒意!



“难道你不想夺回烈阳城了吗?难道你忘记你云家的族人,都是怎么死的吗?”



望着云芊芊走进雨里的背影,八皇子嘴角浮现冷笑,在身后喊道!



云芊芊孱弱的肩膀,猛然一震!



透过无穷的雨幕,她看到在道路的尽头,一个宽阔的身影,撑着一把伞,急匆匆的朝着这里跑来!



“秦轲!”



云芊芊破涕为笑,她甚至想要冲过去!



但是,八皇子的话,却让她寸步难行!



八皇子也看到了踏雨而来的秦轲,眼神里迸射出恐怖杀意!



“走吧!”



就在此时,云芊芊突然转身,走进油纸伞下!



八皇子脸上的冰冷,瞬间消散!



透过雨幕,八皇子得意地望向已经在大雨中,呆呆站住的秦轲!



八皇子擎着伞,簇拥着云芊芊,像是凯旋而归的将军,一步步走远!



望着那越走越远的背影,秦轲的嘴角划过一丝凄苦,觉得仿佛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了一样!



似乎,有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正在离他远去!



啪嗒!



油纸伞,坠落在青石板上,被风吹翻,像是一个倒地葫芦,越滚越远!



雨打在脸上,有一种刺骨的疼!



一柄油纸伞,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秦轲的头上!



“她,也是迫不得已的!”



媚娘静悄悄的站在伞下,朱唇轻启!



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又是一个大好晴天!



一大早,秦轲就和众人,一起离开王府,朝着烈阳城外而行!



不到半个时辰,已经到了燕山脚下!



这是烈阳城外最大的山脉,就连血魔山也只是燕山的一个山头罢了!



燕山之内,凶兽众多,甚至就连七星皇级别的凶兽,都有存在!



称之为步步凶险,也不为过!



当然,这燕山之内,也是天士狩猎的大好去处!



烈阳王当先勒住胯下的火马兽,从上面跳下来!



在燕山脚下一块开阔的平地上,已经摆开了五六座帐篷!



帐篷之内,佳肴美酒,早已经准备妥当!



就在这五六座帐篷的中央,是一块空地!



早有人把众人胯下的火马兽安置妥当,并且安排坐席!



一切停当之后,烈阳王走到最中间。



“诸位,这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试,就在这燕山之内举行!”



烈阳王话音落下,八皇子就已经开口说道:“王爷,难道是要让他们在这里直接比试?”



“当然不会如此简单!”



烈阳王嘴角挂笑,声音虽然不大,却足以清晰无比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自有一股令人恐惧的威严!



“我这里有一百枚烈火令,分为红黄黑白四种颜色!”



烈阳王手中凭空出现一把手掌大的令牌!



每一块令牌之上,都刻着一个硕大的‘烈’字!



“王爷,你这是干什么?”



八皇子已经低笑一声,冷嘲热讽道:“难道是要让他们三个喝酒猜拳不成?”



“喝酒猜拳也行,不过那要在他们分出胜负以后!”



烈阳王的话音已经有些许不满!



轰!



陡然,烈阳王身上血气冲出!



庞大的血气覆盖着眼前的一百枚烈火令,迅速飞起,随着烈阳王大喝一声‘走!’!



这一百枚烈火令,就像是雨点般,朝着燕山深处飞去!



直到数里之外,这些烈火令,才各自坠落下去!



更有飞得远的,一直深入数十里,才坠落下去!



“老秦,你这是干什么?”



镇南王也一头雾水,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一百枚烈火令,我已经把它们全都丢进燕山之内,就连我也不能确定它们此时的位置!”



烈阳王话音落下,众人都暗暗点头!



只怕就算是七星皇天士,也不能记住这么多烈火令的位置!



“这一百枚烈火令,红色的算一百分,黄色的算五十分,黑色的算三十分,白色的算十分!你们三人进入燕山之内,寻找烈火令,最终以得到的烈火令,计算分数!以分数多少,论输赢!”



烈阳王头头是道的说道。



这一番话落下,立刻引来一番热论!



“这办法好!一百枚烈火令在这燕山之内,谁都不知道它们的位置!想要找到,就要靠自己的本事!绝对公平!”



“更妙的是,有些烈火令会落在凶兽的老巢里,想要得到就要杀了凶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绝对可以检验出真正实力!”



“丝毫也不能作假,这方法确实不错!”



烈阳王等着众人议论落下,就再次开口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就以此比试!”



“你们三个,可有人要退出?我重申一遍,如今烈火令就在燕山之内,谁也不知道它们的位置!你们要取得烈火令,可不容易!甚至会遇到强大的凶兽!想明白了,告诉我,你们的决定!”



烈阳王环眼瞧了三人一遍,凝重说道!



“怕什么?俺参加!”



栾大拍着胸脯说道!



林动和秦轲都未说话,同时点了点头,表明决心!



“好,既然都同意,那就开始吧!”



烈阳王抬头望了一眼天色,示意旁边的家将,点燃起一株足有拇指粗的檀香!



“就以这檀香为限,在这檀香燃完之前,你们必须回来!过了时辰,不论得到多少烈火令,都是输!”



“好了,既然没有异议,那就去吧!”



烈阳王话音落下,栾大已经一马当先,朝着燕山奔去!



林动紧随其后,速度如电,化作一道电虹,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内!



只有秦轲,拉在最后,不急不慢的朝着燕山之内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