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春闺密事 > 二百三十二·逼宫
    隆庆帝的面色铁青,宫中禁军都掌握在了平安侯手里,这个人他是信得过的,说什么禁军起了冲突,还弄的炸药炸开了,他是怎么都不会信的。

    这里头肯定还有其他的猫腻。

    眼皮剧烈的跳了起来,隆庆帝伸手捂住眼皮,尚且还能维持镇定的吩咐安公公:“去看看,今天当值的是谁!给朕找过来!”

    大约是出事了,隆庆帝忍住了咳嗽,心里知道是最近把临江王给逼得太狠了,恐怕已经引起了临江王背水一战的决心。

    不过他也不算很怕,临江王很大的概率上来说是不会成功的,自古以来都讲究师出有名,可是临江王现在要是敢动手,那他就是谋朝篡位。

    这么个大帽子压在头顶上可不是什么好受的事,因为以后是要被千秋万代唾骂的,临江王这个人别看野心勃勃,可是却很是重视这层遮羞布,他应当还没有嚣张到那个份上。

    林淑妃很害怕,呆在隆庆帝身边寸步都不敢动,等到安公公他们都出去了,太极殿偌大的东配殿里只剩下了几个服侍的內监和他们自己,她才轻声问隆庆帝:“圣上,是不是……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这话问的其实很没水平,可是刚刚毕竟林淑妃才表示过要跟自己共患难的决心,隆庆帝没有表达不满,只是冷冷的扯开嘴角算是笑了:“是不是出事,很快就知道了。”

    宫中常备着吉祥缸和救火队,就算是西苑那边出了乱子炸药出了事,加上锦衣卫和羽林卫的帮忙,动静也应该会很快就小下去,可是如果一直都没有小下去的动静,那就当然是出了事了。

    林淑妃紧攥着自己的衣摆,战战兢兢的跟在隆庆帝身边,似乎很是想跟着隆庆帝一起笑一笑,可是到底是没有笑出来,反而一脸的惊恐。

    这也不能怪她,隆庆帝把一切都收在眼里,心里对于林淑妃的胆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女人们对于突发事故的触变性向来不强,她能够忍住不出丑,原本其实就算是很难得了。

    东配殿里只剩下了隆庆帝时不时的翻看奏折的声响,林淑妃咬着唇站在一边,好几次都被外头的响动给惊得几乎跳起来。

    可是外头却始终没有什么人进来,之前那次出去探听消息很快就回来了的安公公这次一直都没有再有动静,慢慢的,连隆庆帝也有些沉不住气了,将手里的奏折忽然猛地摔在了地上。

    原本就已经如同惊弓之鸟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吓了一跳,忙不迭的全部跪了下来求隆庆帝饶命。

    隆庆帝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他们的性命,面色冷淡的指着一个脸熟的内侍,道:“你,出去看看安公公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回来!”

    那个内侍吓得两腿打颤,几乎都站不起来,苦着脸一步一步的蹭了出去

    林淑妃还以为他大约也最少得要一两个时辰才能见到影子,谁知道他才跑出去不到一刻钟,就飞快的跑了回来。

    这回也顾不得隆庆帝的面色差和自己的项上人头了,跨过了门槛跑了几步就被绊倒在了地上,哭丧着脸说:“圣上!圣上,宫变了!宫变了!临江王带人打进来了!”

    虽然是早已经有了预料的事,可是当这件事真的发生的时候,隆庆帝还是忍不住勃然大怒,顺手将手里的一方端砚猛地砸向了那个内侍:“胡说!”

    内侍捂着头破血流的头,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忌讳不忌讳了,只差真的嚎啕大哭的分辨:“是真的!是真的!奴才往外头跑,却见到处都有人在杀人!都是穿着甲胄的……”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的极为凄惨:“圣上,王爷打进来了,安公公都死了!”

    “大胆!”隆庆帝没有料到临江王竟然真的有那个胆子,更没料到他竟然短短时间就攻破了宫门进了内宫。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宫门下钥都有规定的时间,一到时间宫门自动关闭,除非第二天,否则就算是天大的事,也也还是不可能再开的。

    之前便有阉贼造反的时候被官员发现,官员却无法敲开宫门,最后用了信纸写了写了几个大字传进宫里来的事发生过。

    而想要用武力来打开宫门,那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

    之前楚王想要造反的时候,何尝没有试过逼宫,可是他连第一道宫门都奈何不了,宫门守卫何其森严?!

    临江王是哪里来的本事,竟然能神兵天降,打开了宫门攻进来的?!

    这完全出乎了隆庆帝的预料,而且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可是他竟然在之前半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那要锦衣卫做什么?!

    锦衣卫…….

    是啊,为什么锦衣卫竟然半点情报也不曾报上来过,这么大的事,难道他们就真的一点消息也没有吗?那要他们有什么用?!

    隆庆帝心里疑心大起,面上却还是并没有露出什么端倪来,在他看来,哪怕是真的锦衣卫没有消息,那也不能怪到林三少的头上------让林三少去跟着沈琛的事,这是他自己下的命令,还因为这个疑心过林三是不是偏袒沈琛。

    林三少把心思都放在了沈琛那边,每天几乎都有新消息送上来,就难以分出心来来兼顾临江王这边了。

    他心里瞬间掠过了千百个念头,可是实际上时间却并没有过去多久,那个内侍吓得够呛,一个劲儿的请他快躲一躲。

    隆庆帝反应过来了,声音干涩的问他:“那禁军呢?!禁军和羽林卫呢?”

    正说着,他便立即想起来了,徐家的那个小子今天该当值的,可是现在却并没有进来报信,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不来拱卫圣上,跑去哪里了?!

    小内侍哭丧着脸,吓得几乎尿裤子,见隆庆帝这么问,更是哭了出来:“圣上!禁军不是都在去西苑救火了么?!西苑起火了,羽林卫和禁军都去西苑救火去了啊!”

    留下来的那些,也不够临江王的人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