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战尊传奇 > 第七十九章 失守
    大王朝朝堂之上争论下了定论,可谁又知晓此刻在皇宫外的城墙之上却是一副截然不同场面,这里充满了厮杀声、兵器撞击声、惨叫声等等,时不时还有人从城墙上方坠落而下身亡。

    “M的,孙王两部人马疯了不成?”郑春龙身为主将此刻也已经上阵杀敌,一边杀敌,一边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他此刻内心有点焦虑了,原本他还以为靠着一万左右禁卫左军残部完全依靠城墙可以支撑到杨王殿下援兵到来,可没有想到他估算错误了,不,应该来说是估计错了孙王两部战斗力,跟前些日子比起来,简直是换了个人似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将军!左城墙兵力不足,需要马上派遣人马支援,否则。。。”一名传令官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冲杀到郑春龙身边,大声禀报起来,因为此刻在战场上没有时间给他轻声细语,不过就算是轻声细语,那也得听得到,君不见整个战场上到处不是兵器撞击声便是惨叫声,不大声一点,谁听得到。

    “什么?左城墙这么快就兵力不足了?”

    “诺!敌军疯了,根本是不计后果进攻,我方损失惨重。”传令官也红着双眼回应道,手中长刀也时不时朝着登上城墙敌军砍去。

    “M了个巴子,疯了。”郑春龙挥动手中长刀劈到了几名敌军,趁机喘了口气,观望了一下战场,随后没有马上凝皱起来,因为他看到了敌军中几名士兵举动,居然不畏生死冲上城墙不说,哪怕是死,他们也为后面攀登云梯伙伴创造机会,而且还有几个身中数刀后,居然抱着禁卫军士兵一起跳下城楼,奶奶滴,啥时候孙王两部将士有此等战力,简直是见了鬼了。

    “报!将军,右城墙损失惨重,急需支援人马,否则。。。”就在郑春龙郁闷之时,又有一名传令官杀到他身边禀报起来。

    “什么?右城墙也损失惨重?”郑春龙此刻脑袋有点大了,两边护城城墙上兵力不足,那麻烦了,一旦有一边失守的话,那么整个战场将要面临崩溃!一旦崩溃掉,那么孙王两部数万人马将会趁虚而入,到时候皇宫便会失守。

    “M的,不过了。”郑春龙左思右想之后,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于是心一狠,干脆就拼到底了,能杀多久就先杀多久吧!

    “你们二人马上去传本将命令,后备役全部压上来,先杀敌。”郑春龙行事作风从来不拖泥带水,既然决定好了血拼到底,那干脆就不要计划留守人马,干脆就战个痛快。

    “诺!”数名传令官听到郑春龙命令后,个个朝着后方安全地带杀去,去后方调动留守兵员。

    “楼上的禁卫军兄弟们,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投降,本皇子可以保证不追剧你们过失,如果在一刻钟内部投降者,杀无赦,禁卫军兄弟们,你们不为自己想想看,也为你们家中父老妻儿想想吧!”就在此刻,内城外响起了一道道劝降呐喊声,声音十分洪亮。

    “不好!”郑春龙听到城外传来劝降内容后,内心顿时一抽,心中涌上一丝不详之感,果然不出他所料,在城外响起几遍劝降喊声后,城墙上防守的禁卫军士气顿时跌落下,而对方却抓着这个机会斩杀了不少禁卫军,一时间,城墙上双方战力开始渐渐倾斜到孙王两部将士身上,禁卫军在这短短那么一会儿时间中便损失惨重。

    “来人,快速回禀太子殿下,城墙失守,让太子殿下准备撤退,快!命后备役撤退防守东大门,快!”郑春龙此刻也急了起来,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城墙要失守了,孙王两部人马将士此刻跟疯子一般冲杀,禁卫军虽然战力卓绝,但是人手不足,俗话说得好,蚂蚁多了也可以咬死大象,况且今日禁卫军已经整整战斗了一整天,一刻都为停歇过,铁打的人都熬不住,更别说是正常人。

    “诺!诺!诺!”数名传令官奋勇朝着后方快速奔跑而去。

    “杀啊!杀呀!杀呀!!!”孙王两部人马见到禁卫军节节败退,原本疯狂的劲头更加疯狂起来,个个不畏生死冲杀起禁卫军来,短短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中,城墙上到处都是孙王两部将士人马。

    “将军,撤吧!”数位校尉带着参与部众与郑春龙汇合到一处,劝说起郑春龙来!

    郑春龙满头满脸都是血迹斑斑,一张老脸望了望四周景色,脸上露出落寞之色,最后挥了挥手道:“撤到东大门去,我们在哪里与敌军一决生死!”

    “诺!”禁卫军果然不亏是禁卫军,哪怕是残兵败将,他们撤退的时候也不会学那些散兵游将,个个各顾各的,而是有条有序撤离,同时在撤退的时候还不断与追兵厮杀,边撤边杀。

    皇宫东大门前,后备役人马个个皆是紧张兮兮,场面十分凝重,而东大门后面便是皇宫,此刻皇宫里面“鸡飞狗跳”起来,一名名下人不断来回跑动起来,个个皆带着包袱四处逃命起来。

    郑春龙率领不到二千人马撤到了东大门前,与后备役汇合在一处,孙王两部人马见到东大门前后备役后,他们也停止了追击,人马不断集结起来。

    “将军!”后备役数位校尉来到郑春龙跟前,齐齐抱拳行礼。

    “战况紧急,这些俗礼能免当免。”郑春龙大手一挥道,随后望了望四周,神色微微一变,顿时怒道:“后备役不是有五千人马吗?怎么才这门一点人马?”

    也难怪郑春龙发如此大的怒火,原本他是在后方准备好了五千后备役,原本在他的计划当中,自己保存住两千禁卫军老兵与这五千人马汇合在一处,到时候兵力便可达到七千多,还可以依靠南大门防守优势与孙王两部对持一下,好歹可以支持个一个夜晚,好为后面支援援兵争取一点时间,可现在一看,五千后备役居然不到一千人?这仗怎么打?

    “属下有罪!”数位校尉齐齐抱拳,低着脑袋。

    “到底怎么回事?”郑春龙没有责怪这些校尉,这些校尉什么样的品性他比谁都了解,因为这些校尉都是禁卫左军老校尉了,也是他特意挑选出来当后备役校尉的。

    “将军,那些护院集结出来的人马一听说城墙失守,一个比一个滑溜,我们稍微一不留神,他们就不见影踪。”一名校尉抬起头回应起郑春龙问话。

    “你们猪呀!不会杀呀!”郑春龙此刻内心尽是怒火。

    “将军,我们杀了,差点炸营了。”

    “好好好,这些人你等给我记下来,此战本将若不死,这些人必死!”郑春龙一脸杀气腾腾表情放出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