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门生 > 第1581章 佳人已逝
        遥想当年,东方墨踏入古凶之地后,除了要找到身上的解毒之法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要救下南宫雨柔。

    可最终他不但没有成功解毒,反而还让那夜灵族女子,占据了南宫雨柔的肉身给逃走了。

    当年在那片低法则星域上,南宫雨柔就曾见过骨牙,知道东方墨身边有这么一只诡异骷髅头的存在。

    因此之前在看到骨牙之后,此女应该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在东方墨看来,当年的南宫雨柔只有化婴境修为,被巅峰时期可是有着归一境修为的夜灵族皇族长老占据了肉身,不用说也知道此女最后的下场如何了。

    现在看来,南宫雨柔应该是被那夜灵族女子给夺舍了。

    夺舍之后,此女便能拥有了南宫雨柔的记忆。

    一念及此,东方墨深深吸了口气,心中感到无比的凄苦。

    没想到此生他第一次动情的女子,最终却是落得这个下场,这让他觉得修行一道,当真是残忍至极的。

    任你风华绝代,任你天资卓绝,稍一不慎,便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他能够一路走到这一步来,的确是极为不容易的。

    “好歹毒的女娃!”

    就在东方墨心中感到了万般苦涩之际,只听他一旁的骨牙忽然开口。

    闻言东方墨终于回过神来,他长长呼了口气,压下了心中剧烈的情绪波动,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佳人已逝,想再多也没有意义了。就让南宫雨柔这四个字,就成为他心中永远的一道伤疤吧。从今往后,没有谁能将他的这一道伤疤给撕开。

    只见他看向了骨牙,道:“什么歹毒的女娃!”

    “自然是她了!”

    骨牙看着躺在地上,那笼罩在黑烟中的夜灵族女子。

    “嗯?”东方墨眉头皱起,露出了不解之色来。

    “这女娃贼喊捉贼,将这些人都给摆了一道。”只听骨牙道。

    “这……”

    听到他的话后,东方墨在看向躺在地上的南宫雨柔之际,目光就变得沉着了起来。

    没想到之前的毒是南宫雨柔下的,此女使得扶桑长老还有毕良二人中毒,最后她在佯装中毒不起的样子,而在这种千钧一发之际,那夜灵族老者还有夜灵族少年立刻就中计了。二人都以为是对方下的毒,因此自然不可能再给对方先出手的机会,此时瞬间暴起,拼杀了起来。

    东方墨脸色阴沉,这些活了无数年的老怪物,果然是人老姜辣,恐怕换做是他,也会瞬间就中计的。

    并且这时他立刻就想到了什么,只看他伸出手来,对着仰躺在洗灵池中白色小猴一抓。一股吸力立刻从他相信爆发,将此兽给隔空摄了出来,并抓在掌心。

    从让此兽躺入洗灵池,到现在已经二十余个呼吸了,试了这么久,只要这洗灵池没问题就行。

    对于他的举动,白色小猴自然百般不满,更是龇牙咧嘴起来。

    到东方墨却一翻手,直接将此兽给封进了镇魔图。

    再看此时的夜灵族老者跟少年,那老者一声低吼之下,五人所处的整个空间,都变成了漆黑如墨之色。即使是东方墨施展了石眼术,他也看不清其中的情形。

    至于另一处空间的殇长老,此人双目瞳孔化作了两个漩涡,继续看向扶桑长老五人所在的空间。

    这时此人嘴角的戏谑之色更甚,似乎对于踏足洗灵池空间,还能看到这几位夜灵族修士自相残杀,感到颇为欣喜。

    毕竟夜灵族如今正跟阴罗族打得不可开交,这两族的人可谓是水火不容。

    仅仅是片刻间,东方墨就听到了从那一处空间的夜色中,传来属于夜灵族老者跟少年的惊怒之声,以及砰砰的斗法声响。

    显然二人的拼杀,正处在白热化的阶段。

    这时的他也一阵心惊,虽然无法看清其中的情形,但他能够想象这些归一境修士斗法时的惨烈。恐怕稍有不慎,就是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东方墨仅仅是观摩了十余个呼吸,就听“砰”的一声,仿佛重物撞击的声响。

    接踵而至,就是“轰”的一声沉闷爆响。

    “嘿嘿……”

    从前方夜色中,传来了一声冷笑。

    东方墨瞬间就分辨出来,这一声冷笑赫然属于那夜灵族老者。

    在他的注视下,只见那一处空间的夜色瞬间收缩,尽数没入了那夜灵族老者的体内。

    只是而今的此人,胸膛有一个拳头大小前后透亮的血洞,脸色也极为苍白。

    可是除了此人之外,他已经没有再看到那夜灵族少年的身影。

    唯独在地上,有着诸多的铠甲碎片,以及大量鲜血和碎肉。

    看到这一幕的东方墨瞳孔猛缩,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两人就分出了胜负。而看架势,那夜灵族少年的肉身都已经被打坏了。

    “嗖!”

    就在这时,只听一道破风声响起。

    而后他就看到了夜灵族少年巴掌大小的元婴,出现在半空,此人惊怒交加的看着下方的夜灵族老者。

    “去死吧!”

    只听夜灵族老者一声低喝。

    话音落下后,此人食指抬起,向着半空夜灵族少年的元婴狠狠指点而去。

    “嘭!”

    然而他动作尚未落下,忽然间一道蓝光,从此人头顶炸开,化作了一张大网当头对着此人罩下。

    仅此一瞬,这夜灵族老者就觉得身躯一紧。只见他整个人,都被那张突如其来的蓝色大网给罩住,此刻他双手双脚紧紧贴着,就连丝毫都无法动弹。

    此人唰地一下抬头,这回就看到之前还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南宫雨柔,此刻竟然站了起来,并保持着伸手向着他一个指点的动作。

    “丹青,是你!”

    只听夜灵族老者震怒道。

    那只剩下了元婴的夜灵族少年,看着黑烟中南宫雨柔也惊怒异常。此女之前竟然使诈,让他跟夜灵族老者以为下毒的都是对方,因此他二人二话不说就拼杀了起来,如今他还落得一个只剩下元婴之躯的下场。

    “咯咯咯……承让了。”

    黑烟中的南宫雨柔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接着就看到此女纤细的五指猛地一捏。

    “不好!”

    见状,夜灵族老者脸色大变。

    但此人根本来不及有所动作,就见罩在他身上的蓝色大网一个收缩。

    蓝色大网宛如锋利的网刀,直接切入了夜灵族老者的身躯。

    “噗噗噗……”

    当此物彻底收缩成一团拳头大小的蓝光之后,夜灵族老者的身躯,也变成了一块块切口整齐的碎肉洒落了下来。

    “嗖!”

    只见从这一堆碎肉中,此人巴掌大小的元婴激射而出,同样站在半空。这时看着身处黑气中的南宫雨柔,露出了龇牙欲裂的神情来。

    对此南宫雨柔只是撇了撇嘴,之前她施展的毒,其实是难以对实力全胜的夜灵族老者和夜灵族少年得手的,这两人中毒的几率最多只有三成。

    不过她施展的毒,却很容易让重伤的扶桑长老还有毕良中招。略施小计之下,这夜灵族老者和夜灵族少年果然中计了,拼了个你死我活。

    就在此地的四人,看着她全都震怒无比之际,此女玉手抬起,对着头顶那根石笋打出了一道法决。

    “咻!”

    一道灵光从此女指尖弹射,没入了头顶的石笋中。

    这时东方墨就看到,在五人身后,浮现了一个指头大小的漩涡。随着漩涡的旋转,此物越来越大,最终化作了一条丈许大小的通道。

    “要么滚,要么死!”

    此时只听南宫雨柔包含杀机的声音响起。

    虽然在座的四人全都身受重伤,可这些人都是归一境修士,即使两人重伤,还有两人只剩下了元婴之躯,可有些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对付的,说不定就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

    她的修为在此地乃是最低的,只有归一境中期。因此不到万不得已,此女可不想跟这重伤之后,只能拼命的四人斗下去,能将他们惊退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此女话音落下后,扶桑长老等人脸色铁青。

    “唰……”

    但就在这时,只见那身上有着灰色毒斑的毕良,身形一花,瞬间冲出了通道。

    见状,那夜灵族老者跟夜灵族少年一咬牙,二人还是身形一动,亦是没入了通道中。

    这两人极为果断,知道拼下去他们败多胜少。此仇他们记下了,他日必然会奉还。

    至此,南宫雨柔将目光看向了最后的扶桑长老。

    可在此女讶然的注视下,扶桑长老屈指一弹。

    “咻”的一声,一道灵光从此女指尖弹射,没入了头顶的那根石笋中。

    至此,丈许大小的通道再次化作了漩涡,并飞快缩小,最终彻底消失。至此,二女一同都被封印在了洗灵池空间中。

    看到这一幕,南宫雨柔讶然之余,看向扶桑长老就露出了一抹凌厉之意来。

    “扶桑,有点胆识!”只听此女道。

    “丹青,你应该知道我渡劫失败了一次,所以这洗灵池将是我唯一能够突破到半祖境的希望,这次若是你与我争抢,那你我二人就同归于尽吧。”

    话到最后,扶桑长老压下身上的毒斑,并将手中的夜灵珠举了起来。

    “那你也该知道,本宫早已损失了肉身,而今不过夺舍了一个人族女子,若是不浸泡这洗灵池,他日同样无法踏足半祖境。”南宫雨柔道。

    “既然你我二人都不肯退让,那就动手吧。”扶桑长老眼中露出了一抹疯狂之色来。

    听到她的话,南宫雨柔却陷入了沉吟,一时间没有开口。

    “嘿嘿嘿……二位何必呢!”

    就在这时,一旁驻足观摩的东方墨,终于出声了。他刻意将嗓音压低,避免殇长老将他给认出。

    其话音落下后,不但是南宫雨柔和扶桑长老,就连一旁的殇长老,亦是不解的转身看着他。

    “既然二位都有必须要浸泡这洗灵池的理由,那不如一起享用就好了,何必拼个你死我活。”东墨含笑出声。

    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不想看到南宫雨柔的肉身,最终也彻底烟消云散而已。

    闻言,扶桑长老跟南宫雨柔二人具是一愣,随即二人都陷入了沉吟当中。

    东方墨所言的确有些道理,一起享用的话,似乎比她们二人拼个两败俱伤更好。

    毕竟真要拼杀起来,二女谁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最后活下来的是自己。

    “嗯?”

    就在东方墨含笑注视二女之际,此时他眉头一皱,因为他再次听到了一道破风声传来。

    而这一次,破风声传来的方向,居然是他身后的通道。

    “嘶!”

    仅此一瞬,东方墨便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