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搜异录 > 第49章 :与特搜队交锋
    铁雄询问了当时在飞机上生的事情。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金姗姗简单告知。

    “铁头,这份是记录表,被害人在这病房救治的人是一个叫莉娜的外国女子。”特搜队队员方智杰把一份表格交给铁雄。

    铁雄与金姗姗相视一眼,脸上都露出惊讶的表情。铁雄把表格拿过去细看,果然被拯救的人就是莉娜,这就奇怪了,金姗姗不是说那个莉娜已经死了吗?怎么还会被送到病房?而且她在这儿被救治,那她人呢?

    铁雄找了负责人询问,那负责人说莉娜被送到医院之后,忽然奇迹般的恢复了心跳,于是就被送到这间病房抢救。奇怪的是医生护士忽然莫名其妙的死了,病人却消失不见了?莉娜的人呢?

    铁雄要求院方把所有的监控记录备份,然后让人去取回局里。

    其他队员也进行了仔细的勘察,但除了被害人的脚印,没有再现其他的脚印了,就连指纹也没有找得到。铁雄不禁陷入了沉思,凶手是何人?莉娜为何不见了?凶手到底是莉娜还是另有他人?

    铁雄自问与异能人斗争了几十年,这等任何痕迹都不留的奇怪的案件还是非常罕见。他双眼不断在病房里猎取任何的细微的痕迹,最后目光定格在那个打开的窗户上。

    他朝着窗口走过去,让手下拿着仪器在窗台上侦查一下,依旧没有什么现。

    江风扬就站在铁雄头顶上的窗檐上,动也不敢动,以铁雄的能力,就算微小的一个小动作也难逃他敏锐的听觉。

    铁雄没有放弃他的推算,凶手一定是从窗口跳下去的。他把丹田之气凝聚在右手食指指尖之上,然后闭上眼镜,让指尖轻轻在眼睛前划过,闪烁着一道蓝光。

    他睁开双眼,黑色的眼珠变成了蓝色,看到的也只有蓝色,但蓝色中,有一丝金色在随风飘荡。铁雄伸手去抓取那一丝的金色。那是被挂在窗檐下的一根细短的金色的头。

    那根金色短,是被窗檐下的细缝夹住弄断的,很细微也很隐秘,如果铁雄不是用了探索眼,恐怕还真的现不了。

    铁雄把金姗姗叫到身边,问:“这根头,你可认识?”

    金姗姗点头,说:“这头与莉娜的一样。”

    铁雄说:“那就是说莉娜是从窗口跳出去逃走的。”

    金姗姗问:“铁头你怀疑凶手就是莉娜?可……”突然不往下说了,因为在特搜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生。

    铁雄说:“你是想说,莉娜原本是没气了,就算心脏突然恢复跳动,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杀人逃走的?”

    金姗姗点头说是。

    铁雄说:“在特搜队,面对的都是些奇能异士,不能够用正常的逻辑与思维去推断。这案子的疑点有很多,咱也暂且不能够下断言,莉娜就是凶手,或许凶手另有其人也不一定。”

    金姗姗问:“铁头,那接着该怎么办?除了这根头,这里一点线索也找不到了。”

    铁雄却说:“最大的线索你们都忽略了。”

    金姗姗问:“最大的线索?是什么?”

    铁雄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说:“尸体就是线索。咱们什么都不用干了,就封锁这病房,任何人都不准进出。”

    命令一下,特搜队员立即行动,封锁现场,什么都不许动,什么都不许碰,铁雄带着队员就站在门口,盯着那两具尸体。金姗姗等队员不明白铁头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

    但没有人敢问铁头,是为什么这样做?

    铁雄忽然问:“金姗姗,说出莉娜在飞机上死亡的准确时间。”

    金姗姗闭眼回想,想到当时飞机上的时间显示是十五点二十五分三十八秒。她说:“莉娜被现倒在洗手间的时间是十五点二十五分三十八秒,但她进入洗手间是半个小时前。准确的时间,我实在没办法判断。”

    铁雄说:“那就估算莉娜的死亡时间在十五点吧。这里的案时间是凌晨一点,也就是说相差十个小时。那么……那么如果我没猜错,这两具尸体也会在十个小时后恢复心跳,接着……总之这段时间里,你们都得打起精神,一刻也不能松懈。”

    “是。”金姗姗等队员一起说。

    十个小时后,那被杀死的两个人会恢复心跳?这是睁眼说瞎话还是天方夜谭?江风扬怀疑铁雄的推断。突然,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他赶紧按住手机,然后脚尖一点,往对面的楼顶上跳过去。

    手机的颤抖的声音只有一下,但还是让铁雄听见了,并且准确的判断响声的具体位置。他立即大声说到:“方智杰与金姗姗留下,其他人跟我走。”然后第一个往窗口跑去,看见夜色中一个黑色的身影正跃到对面楼顶。他跳上窗户,展开轻功也跃过对面平台之上,其他三名特搜队队员也紧跟着铁雄脚步,跃了过去。

    江风扬拿出手机一看,是教父的电话,可不敢不听。但铁雄带着人紧追不舍,江风扬只能一边在高楼大厦中飞跃,一边接听电话。

    电话的那头声音十分愤怒,“江风扬,你胆子不小啊,我让你查能量陨石的下落,你却消失了几天不见。你是不是觉得羽翼丰满了,教父我的话就可以不听了?”

    “教父你先别生气,我待会亲自向你解释。”江风扬说。

    “不,现在立刻解释。”教父不允许江风扬有任何的借口。

    江风扬虽然想摆脱被教父的控制禁锢,但毕竟是教父,尊重是一定要有的,他说:“教父,我也想立刻和你解释,不过现在真的不行。十五分钟,你就等十五分钟,我就会出现在你面前。”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特搜队员的能力也不是虚的,他们轻功了得,各有一样特殊技能。

    铁雄与江风扬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的缩小,而且其他队员没有跟着铁雄后面跑,而是分开包围敌人。三个人分三条不同路线,要在前面的国贸大厦那儿把敌人包围,让敌人无路可逃,然后准备瓮中捉鳖。

    江风扬岂有不知特搜队的目的,国贸大厦后面就是一条大江,若是逃到那儿,便能一片空旷,摆脱特搜队的缉捕就容易多了。只是对方的布局没有江风扬想象的那么容易,毕竟特搜队有四个人,能从多个方位立体的灵动的把他包围住。

    尤其是在后面的铁雄,此人就像一头不会累的牛,身体充满了能量,让江风扬觉得是在被一团火球追着跑,难受又着急。

    在江风的两边,有两个特搜队队员已经出现,并且以不可思议的度朝着江风扬飞跑而至。

    另外一个队员已经在国贸大厦路口站着,他等的就是江风扬的自投罗网。

    这个局面就是前堵后截,左右夹击,江风扬真的成了一个瓮中之鳖,无力反抗了?

    当然不是,江风扬自有妙计。前面那个特搜队员站着不动,后面的铁雄势不可挡,左右两个特搜队员合力夹击,那么就让他们瓮中捉鳖吧。不过这个鳖可不是江风扬自己。江风扬算准了时机,等两个特搜队员张开双手要擒拿他之时,他突然停下,接着往旁边一躲,然后迅后退。

    如此这样的一连串动作,江风扬就躲过了后面追捕的铁雄,让铁雄跑过去,到他的前面。两旁的特搜队员原本卯足了劲,一击即中,把敌人制服,但没想到敌人如此狡猾,既然突然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