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4863章 病了
    骆宝宝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家里的大人。

    王翠莲道:“哎呀,我们还以为小孩子不喜欢吃鱼,刺儿多,夜里就没烧鱼,不过灶房的水桶里养着一条鳊鱼呢,我这就去给景陵烧了。”

    左君墨拦住王翠莲:“今夜就算了吧,太麻烦了。”

    王翠莲笑着道:“一点都不麻烦,快得很,景陵晌午也就喝了一点稀饭,晚上再不吃饿坏了就好了,我去去就来!”

    大概两碗茶的功夫,王翠莲就端来了一碗鳊鱼面。

    鳊鱼在油锅里炸了个七成熟,然后放在调好了酱料的汤汁里烧开入味,连鱼带汤汁一块儿铺在面条上面,撒上葱花,香得不得了。

    “我来端。”骆宝宝道。

    当鳊鱼面条送到景陵的面前时,景陵撩开被子就下了床,来到床边抓起筷子就是一顿稀里哗啦的吃……

    鳊鱼全吃下去了,面条也吃了一大半,实在是吃撑着了。

    坐在凳子上摸着自己的肚子朝骆宝宝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骆宝宝看傻了。

    “景陵,我还以为你不会笑呢,你这笑起来可真好看呀!”骆宝宝激动的道。

    并像大姐姐般伸出手在景陵的脑袋上轻轻抚摸了下。

    “姐姐的名字叫骆无忧,无忧无虑的意思,姐姐也希望你能开心,往后多笑笑,你是我见过的除了我辰儿哥哥外,笑起来最好看的男孩子了!”她道。

    景陵望着她,认真的听着她的每一句话,深深记在心里面。

    这个漂亮的小姐姐,让他觉得很舒服很舒服……

    吃饱喝足,又泡了一个热水澡,景陵夜里睡得很踏实,一觉到天亮。

    隔天一早,王翠莲从池塘那边浆洗回来,便带回来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兵兵那孩子听说昨夜烧了一宿,半夜的时候周生还去请了福伯父子过去瞧呢,这会子也不晓得咋样了。”她道。

    骆铁匠讶了下,“必定是昨日掉到水里去冻着了,这会子才正月,可冷了。”

    王翠莲道:“景陵也下了水啊,年纪比兵兵还小几岁呢,睡一觉就没事了,咋兵兵还病成那样呢?瞧着也壮实得很啊!”

    骆铁匠道:“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并不是瞧着壮实就不生病,景陵虽然清瘦,可这孩子我算是瞧出来了,身子骨结实,不愧是打小就在船上长大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左君墨坐在一旁喝茶,茶碗遮住了唇边的那一抹苦涩。

    景陵七岁之前都是在扬州那边的一条河上的渔船里过日子,船家的孩子,一年四季几乎都不怎么穿鞋袜,全都是赤着脚在船上跑来跑去。

    至于划水,潜水,左君墨感觉自己都不一定能比过景陵。

    这孩子身子骨确实好,确实让他欣慰,可这孩子吃的苦头也是一星半点。

    旁边,王翠莲跟骆铁匠已经商量好了,等会吃过早饭带些东西去一趟周生家探望兵兵。

    不管咋说,兵兵终究是被骆宝宝一脚给踹下水的。

    送些东西过去看望下,多少心里也舒坦点,对周生也是个宽慰,不闻不问说不过去。

    左君墨从身上拿出一锭银子来放到桌上,道:“骆大叔,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也劳烦你们代我转交给周生大哥吧,让他给兵兵买点好吃的补补。”

    左君墨随手给的一锭银子,都有五六两重。

    这么多银子能够做很多事情,别说给兵兵买吃的了,看病抓药什么的都不用为钱犯愁了。

    骆铁匠和王翠莲也从家里拿了很多好东西,吃过早饭去了一趟周生家。

    回来的时候,骆宝宝跟景陵两个在院子里玩耍,两人手里都拿着球,在训练泰迪狗捡球,孩子的乐趣就是如此简单,相同的动作可以反反复复的做很多遍,而且还乐此不疲。

    “大爷爷,大奶奶,你们回来啦?见着兵兵了没?他还好吧?”骆宝宝让景陵接着玩,自己则小跑着来到了骆铁匠他们跟前。

    骆铁匠面色有点凝重,道:“烧得好厉害,还不停的咳,瞧着很严重的样子。”

    “啊?”骆宝宝脸上的笑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都怪我,是我害的兵兵生病吃苦头。”她垂下头来,小声道。

    王翠莲抬手摸了摸骆宝宝的头:“这也不能全赖你,一只巴掌拍不响啊,何况你也还是个孩子嘛!”

    骆宝宝挤出一丝苦笑,但还是无法让自己释然。

    王翠莲又道:“你和景陵先耍,我和你大爷爷还有事情要忙,等会你们饿了就吱一声,我来烧饭。”

    骆铁匠和王翠莲离开后,骆宝宝还是站在原地,垂着头,很不开心的样子。

    身后,景陵也停了下来,他望着骆宝宝沮丧的背影,歪了歪脑袋,眼底闪过一抹思忖。

    骆宝宝感觉有人碰了碰自己的手臂,扭头,是景陵。

    景陵手里拿着一根树枝,见她看过来,他便蹲下身,在树下松软的地上写了几个字。

    去看兵兵?

    骆宝宝有点心动,又有些迟疑。

    “兵兵是因我而病的,我有点不敢去看他……”她喃喃着道。

    景陵便埋下头去又写了几个字,再次抬头望着她。

    别怕,我陪你去!

    “你陪我去?”骆宝宝问景陵,轻咬着春,还在犹豫。

    景陵小眉头皱了下,女孩子真是麻烦,磨磨唧唧的不干脆!

    他站起身,丢掉手里的小树枝走过来直接拉起骆宝宝的手掉头往前院走去……

    兵兵反反复复的烧了三天,也咳了三天,上吐下泻折腾得没完没了。

    就在周生和萍儿都快要被折腾得蜕掉一层皮的时候,兵兵的烧总算是退了。

    大家伙儿都松了一口气。

    而这三天里,骆宝宝和景陵每天都会去探望兵兵,尽管兵兵烧得浑浑噩噩的压根就不晓得他们来了,他们也还是每天都坚持过来,站在屋门口,扒在窗户外面远远的瞅几眼就走。

    起初周生还对骆宝宝积着一些怨气,可是看这小丫头内疚自责的样子,周生的怨气早就平了,就盼着兵兵早些好起来,早些跟这些孩子们一块儿耍。

    又过了两天,兵兵总算是好些了,而此时也已经过了元宵,骆宝宝和景陵耽误了回湖光县看元宵花灯。

    但骆宝宝一点都不难过,反而非常的开心。

    “兵兵好了,这下我也能放心去湖光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