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371宿命的相遇
    “全行军!必须在天黑到达富山城!”

    在各级武士的带领下,神保氏张率麾下一千人纷纷撒开脚步奔跑着。(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但神保氏张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得大急。

    虽然行军度已经算是飞快,但却受制于道路的狭小不平,使行军度还是慢的可以。

    神保氏张第一次怨恨起当初阻碍他拓宽这条道路的人。

    “氏张大人!”

    一名家臣气喘吁吁地骑着战马来到神保氏张面前:

    “主公,再这样行军,就算到了富山城也会失去战斗力啊!”

    “胡说什么!”

    神保氏张的一声怒吼,将那名家臣劝谏的话全都逼回了肚子里。

    “唉……”

    神保氏张又如何不明白这一点,但事已至此,却非他能够轻易改变计划的了。昨日午后,他去见了一次神保觉广,希望觉广能够延缓进军的度,但神保觉广坚持要快行军,不论神保氏张如何劝说,都无法改变他的心意。

    无奈之下,神保氏张主动请缨,以本部较弱的农兵足轻先行一步、全向富山城靠拢,而神保觉广所部则蓄养体力,常进军,除了要保持必要的战斗力,还能防备可能存在的各种意外。

    这样一来,神保觉广总算应承下来,将军势缓缓押后。

    这才有了眼前的一幕。

    从本质上说,神保氏张乃是代替了觉广、自愿在前方探路,成为了吸引敌军来攻的诱饵,但这些事,神保氏张却不可能对下面的人说的。

    “若不能在天黑前赶回富山城,万一少主大人出了差错,你我的项上人头不保啊!”

    他喟然一叹,不无唏嘘地道,

    “弓庄众区区五百人,却跟吃了药一样,轻而易举地击败了寺岛职定,还砍了那老家伙的头……此行凶险非常,你告诉众人、小心行事吧。”

    那名家臣只觉得额头冒汗、头皮麻,从未想到原来竟已是如此困厄的境地,只得吼了一声,匆匆转身通知大小武士去了。

    午后,神保氏张势有惊无险的来到滑川的东岸,那名家臣欣喜地道:

    “只要渡过滑川,再有十几里便到了富山城了!”

    氏张仍是面有忧色,只因他知道,行百里者半九十,此时他们几乎跑了一整天,体力已经到了筋疲力尽的边缘,如是在河对岸出现一只伏兵,那……

    大事不妙,氏张摇了摇头,赶紧驱散这个不吉利的想法,下令道:

    “立刻渡河、徒步疾行!”

    滑川水流平缓,河水亦浅,本不该是安排伏兵的地方,但氏张不敢掉以轻心,仍是下令尽前进。

    不过片刻的功夫,一千人已有半数渡河,附近未有伏兵的迹象,这让神保氏张略微安心。

    军法有云,兵半渡而击,方才他们立足未稳,敌人并不前来,若是等到全部兵力渡过滑川,便更加不会给敌人机会了。

    剩下的数百人很快也踏进了河道,就在神保氏张下令士兵结阵以备不测的时候,西南方向忽的扬起一阵低矮的烟尘,马蹄声由远到近,渐渐地震耳欲聋、响彻天地。

    人未至,却声先至。

    若只是如此,神保氏张还不至于为之色变。

    马蹄声虽震耳欲聋,听起来却又不疾不徐,极具节奏感,仿佛浑然一体,如若一人。

    在旁人听来,这马蹄声气壮山河,有如天籁之声,但对年届三十,见识颇丰的神保氏张来说,这无疑是死亡的交响曲!

    因为这不止是骑兵,而且还是数百人的骑军!

    能配备如此多的骑军,除非是将所有的骑马武士都聚集起来,否则别说是椎名一家,就算是越中一国之内,也未有如此庞大的骑马队。

    更何况,这支骑军散出的强大气势,告诉他这并不是仓促拼凑的杂牌武装。

    既然这支骑军不是本家,亦不属越中国,那又是何方势力?

    神保氏张可愚蠢到认为这是土肥政繁的弓庄众啊。

    “列阵!列阵!枪足轻前排列阵,弓足轻……”

    赶了一天的路,又过于紧张,神保氏张的指挥声有些沙哑。

    不过神保氏张貌似忘了,不止是自己,麾下一千兵马亦是赶了一日的路程。没有战马代步,又刚刚涉水渡河,原本浑身绷紧的的肌肉开始酸痛,麻痒难忍。别说列阵,就是拿起武器也有些困难。

    对于这些普通的农兵足轻来说,此刻拿起武器都已经算是不错,又怎能如正规军般迅地列成森严的阵势?

    “哟……这家伙还没被吓趴下,不知道是那一只?”

    在距离两百步后,佐佐成政手一扬,身后的五百骑军也“踏”的一声停下马来。

    “看旗号,是一门众神保氏张的部队……他在越中国内也算颇有威名,但萤火之光,又岂能与皓月争辉?”

    佐佐成政旁的河田长亲不假思索道。

    “你小子倒是会溜须拍马。”

    佐佐成政笑骂道,内心中对河田长亲的表现暗暗惊讶。

    不是因为河田长亲的奉承,而是因为河田长亲的心态。

    对于前日自己在城下町的暴行,河田长亲似乎还留有执念,那种年轻人才有的天真幼稚的想法,那种对弱者的悲悯还未抛弃。原本成政还在想,河田长亲需要多久才能适应,但现在看来,这倒是自己多虑了。

    鲜血果然是淬炼人心的“宝具”,只需踏出、踏过这一步,那便能使人在最短时间内成长。

    对于自己,成政也算是知之甚深。自己已经化身为魔鬼,无法回头了。自己如此,那些跟随自己的人也是如此。若是河田长亲不能适应,那只能被淘汰。这样的仁慈、这样的悲悯,是无法成为自己的家臣,与其如此,不如一拍两散,这样对你我都好。

    “话说神保氏张还没排好阵型吗?”

    佐佐成政手搭凉棚,望着两百步外仍旧乱糟糟的神保军,不屑一笑。

    没有列阵的军队,在己方的铁蹄之下必定会溃不成军。

    当然,即使列阵也是如此。

    “此战,仍由土肥你来指挥。”

    “哈伊!”

    “记住……不留降兵!”

    不留降兵?!

    土肥政繁和河田长亲都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他们虽有了心理准备,但佐佐成政真的下了这样的命令,还是令人觉得难以接受。

    此战之后,不光是土肥政繁的骁将之名将响彻越中一国,与之伴随的,亦将是他“杀降”的恶名!土肥政繁和他麾下的弓庄众,将变得恶名昭著!

    想到这里,土肥政繁忍不住有了一丝犹豫,身前的佐佐成政似乎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轻轻地笑了笑道:

    “不愿意弄脏自己的手吗?”

    这句话犹如黄钟大吕,在土肥政繁的脑海中猛地震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