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356三式刀意
    回到北条城后,好几个小时的时间,佐佐成政还沉浸在即将大展宏图的喜悦之中。[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根据他早前定下的辅佐上杉辉虎、最后窃取天下的计划,攻略并且掌握越中的确也是他必须实施的一步,但成政未料到的是,越中偌大四五十万石的地盘,上杉姐竟然就这样毫不吝惜地许给自己了。

    她怎么转性了,变得这么大方?

    带着些许腹诽,佐佐成政立刻安排加藤段藏和望月千代女转变今后情报工作的方向,将工作重心放到越中、飞驒与加贺一带,并且,向飞驒北端的江马家派出使者。

    屯驻在北条城附近的两大精锐备队——蔷薇骑士联队与越后早击组也迅进行兵员的补充与装备的更新维护。

    尤其是蔷薇骑士联队,在去年九月的川中岛一役中损失惨重,令佐佐成政尤为心痛,经过大半年的休养和训练,连队的兵员数量已经恢复,但多数都是新兵蛋子,实战能力尚是堪忧。

    神保家虽然召集了万余的军队进攻椎名氏,但他们的行动不会很快,而椎名氏多年经营的城池,想必也不会一碰就碎。

    虽说是军情紧急,佐佐成政却一点也不着急,悠闲自在地进行准备工作,在椎名氏的求援使者抵达足足半个多月后,成政这才下达了出征的命令。

    出征之前的这天晚上,佐佐成政如往常一般地于庭中练剑。

    起初,他在每日早晨用木刀联系劈砍五百次,后来出阵关东之际,得到过上泉信纲的指点,开始在傍晚的时候也练习劈斩。

    长期在昏暗的光线中练习,使得佐佐成政就算不用眼睛,仅凭刀剑挥出时的风声,便足够判断其路线和度。

    成政自己尚未注意到这一点,挥出木刀的手臂一次次地用力,在稀疏的星光下,他汗津津的臂膀微微亮。

    不远处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容貌俏丽的少女,她穿着一身粉色的小袖,抱膝坐在离佐佐成政有六尺之遥的地方,一双忽闪忽闪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庭中挥汗如雨的男人。

    她就只是这么痴痴地盯着看,嘴角已露出满足的微笑来,在朦胧的夜色中显得愈迷人。

    不知过了多久,虫鸣声也渐渐弱了,佐佐成政忽然扭过头道:

    “阿市,拿起木刀。”

    少女的脸上微微有些讶异,但更多的却是掩饰不住的惊喜:

    “成政萨玛要指点阿市剑术吗?”

    “不错,我要教你三式剑意。”

    “诶?”

    虽然疑惑,但阿市很快就像模像样地握着木刀,站到了成政的对面。

    “你横着砍我一刀。”

    “诶……哈伊!”

    阿市一刀斩了过来,佐佐成政并不出刀格挡,而是同样回以一记横斩,虽然阿市占了先手,但成政却是后先至,这一斩极具气势,有着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孤傲和偏执。

    “啪”地一声,两柄木刀相撞,震得阿市的小手微微有些麻。

    但更令她震撼的,是成政这一斩所逼出来的气势。

    泥轰人不论是用太刀、打刀还是野太刀,都是劈砍较多,而斩击较少,尤其以横斩少之又少,这一招本就奇怪,但佐佐成政用出来,便带着横眉冷的寒意,大有孤傲不群,孑然独立的气势。

    这一式横斩招式普通,但其中蕴含的孤傲冷意却非阿市一时能够领会。

    她面露疑惑之色,兀自缓缓挥动木刀,模仿着成政方才的动作,一遍又一遍地、用重复的动作去体悟剑意。

    如是挥出十几刀来,阿市已经将自己记忆中的这一式剑意大体吸收,但仅凭她放才一眼所见,显然和成政的真实气场还有所差距,于是她求助般地望向成政,成政也似是心领神会一般地再次挥出一记横斩。

    阿市将其与方才的体悟印证结合,再次演练起来。

    之后,佐佐成政又前后挥出十四记横斩,同一招共计使了十六次,阿市方才习得。

    “记住了,这一斩唤作‘横眉冷’!”

    横眉冷?

    阿市微微瞪了瞪美丽的双目,已经完全领会了这一式刀意的她,当然明白‘横眉冷’的意蕴,正所谓横眉冷对千夫指,千军百战,我自横行!

    “下面是第二刀,‘怒问天’。”

    这次,成政不让阿市喂招,直接一记竖劈使了出来。

    阿市听到这一式的名字时就是心中一惊,见到成政将它使出来时,更是心中震撼。

    怒问天,刀如其名,这一记竖劈带着力破华山的力道,令人有种窒息之感,只因它的使出,正是因为持刀者心中的怒!

    为何良善之人每遭厄运,为何作恶多端的匪徒总是逍遥法外?

    为何真心的付出,总是被无端抛弃,而即便两情相悦,亦多半劳燕分飞?

    天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

    天!你为何如此不公!

    虽然成政并未出言解释些什么,但阿市却能够更快地领会这一式刀意——佐佐成政前后仅仅演练十次而已。

    这究竟是阿市也怀着与佐佐成政一样的怒意,还是爱屋及乌,心思玲珑的她,试着去理解成政所想的一切?

    佐佐成政当然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第三刀,这是一式斜斩,唤作‘傲苍生’。”

    这一刀使出,带着挥洒自如的意气,不管对手是谁,都能够傲世而立,带着睥睨天下的自负,刀势亦如行云流水般元转如意,虽是名为斜斩,但实际上可斩可劈,若是能得其中真髓,只怕能刀出夺命,天下虽大,亦可去得。

    这一次,阿市仅需要成政演练七次,便已领会了这一式刀意。

    佐佐成政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心中却实在震惊于阿市于剑道上的天赋。

    这三式刀意,分别是从先前的创刀——横斩、竖劈、斜砍中,加入刀意演化而来,佐佐成政自己是花费了颇多时日推演,就算是武艺过人的井伊直虎,习练多日也未能将这三刀领会,可阿市看起来一个娇滴滴的小公主,竟然在短短一个时辰间就将这三式习得了。

    虽然阿市的体格娇小,天生力气不足,但若是她用心练好这三刀,今后就算自己不在,也足够保护自己了。

    三式刀意传授完毕,佐佐成政微笑着摸了摸阿市的头,示以嘉奖之意,然后便要将她打走。

    阿市却不愿意就此离去,这几天北条城里里外外有着一股骚动,阿市虽然不晓得北6的军情,当然也不是瞎子,知道佐佐成政很可能要出征了。

    “成政萨玛,这次出阵,能否带阿市一起去?”

    佐佐成政对此并不意外,但仍是条件反射般地摇了摇头:

    “不可能,一来军中不可能有女眷,二来,越中确实很危险,我不想你去。”

    “军中可以有女人啊,早击组的姐姐们难道就不行吗?”

    得知成政是真的关心自己,阿市的心里美滋滋的。

    “那是早击组……你又没接受过训练。”

    成政没好气地道。

    就在这时,绫姬悄无声息地站在了走廊里,向着成政款款一礼:

    “明日便要出阵了,妾身略备薄酒,想请夫君大人一同饮宴,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对于绫姬的邀请,成政当然很意外,但这个关头,却不好拂了她的面子,遂点点头道:

    “好,我马上就去。阿市你也回去睡觉吧。”

    “哈伊,哦雅思米娜萨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