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341樋口与六的诞生 (书友藤原千代子打赏加更)
    “你把我姐姐当成什么了!”

    面对上杉辉虎的质问,佐佐成政一时间答不上话来。(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我不管你那些龌龊的心思,只是想告诉你,绝对,绝对不可以伤害我姐姐!”

    上杉姐露出了罕有的冷厉眼神,直视着身侧佐佐成政,仿佛面对一个仇人。

    “不然的话,我绝不会饶了你!”

    佐佐成政只看到辉虎在这一刹那,竟然化身猛虎,呲牙咧嘴地在他面前吞吐着火热的气息。

    成政眼中的景象,竟已不是疾言厉色的辉虎,而是一头散着危险气息的白虎!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佐佐成政用力地眨了眨眼睛,白虎幻想亦随着上杉辉虎的怒火一起消失,但直面她的成政,到此刻仍然觉得心惊肉跳,有着躲过一劫的直感。

    “可恶……这股威压……”

    佐佐成政暗自惊叹,惊讶于这一年来辉虎的再次突破。原来,第四次川中岛之战所造成的结果,并非只是他佐佐成政和武田晴信拼了个两败俱伤的结果,这一场战斗,竟然也让辉虎觅得了再度突破的时机。此刻上杉辉虎的气势已经收自如,甚至达到元转如意的境地,想必战场用兵亦是如此,今后在战阵之上,只怕再无能够击败上杉辉虎的人了。

    “小宝贝,从今以后,你可就是樋口家的儿子了。”

    辉虎又抱着怀中的婴儿轻轻摇晃起来,望向婴儿的慈和目光里充满了不舍。

    许久,辉虎才站起身来,将襁褓递到了樋口兼丰妻子的怀中。

    “今后,就请你们好好照顾他!我辉虎,感激不尽!”

    说罢,她竟然向兼丰夫妇拜了下去!

    樋口兼丰夫妇如何敢受她这一拜,都是连忙侧过身去,而辉虎和成政的儿子在兼丰妻子的怀中,竟然也未有任何哭闹的迹象,反而笑嘻嘻地伸出小手去抓继母的长。

    见此情景,樋口兼丰虽然是诚惶诚恐,还是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不知少主……不知这个孩子的名字叫什么?”

    他本是说“少主”,但意识到上杉姐的脸庞遽然变了颜色,才连忙改口。听辉虎的意思,似乎她无疑让自己的亲子继承上杉家。

    “他是六月初一生的,小名便唤作与六吧,至于长大之后……他长大之后,要取什么名字,也不是我能干涉的了。”

    辉虎颇显落寞地坐回了原处,目光在婴儿的襁褓上来回转了几圈,终于忍住胸腔内汹涌的情感,扭过头去。

    “哈伊!下臣樋口兼丰,必定会尽心尽力地抚养与六,让他成为樋口家的出色继承人!”

    “嗯……你们回到上田之后,至少半年内不要外出,不可走漏了风声。”

    “哈伊!谨遵殿下之命。”

    “稍后我会派人用轿子将你们送回,现在没事了,退下吧。”

    辉虎疲惫地挥了挥手,樋口兼丰夫妇再次拜了拜,正要离开这个房间,却蓦地听到一声暴喝。

    “慢着!”

    两人悚然一惊,立刻就注意到角落里已经双眼赤红的佐佐成政。

    是成政出的声音!

    “我佐佐成政的儿子,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样任意摆布了!”

    成政嗓音阴冷,在三人的注视下慢慢站起身来,身上更多了股野狼般的桀骜。

    “兼丰,你是我非常信赖的家臣,基于这一点,我不希望你我之间有什么龃龉,所以……”

    成政注视着樋口兼丰,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咬了出来,

    “放下我儿子,我今后不会为难你。”

    终于意识到上杉辉虎和佐佐成政两人存在巨大分歧,樋口兼丰顿时慌了。

    他本以为上杉辉虎的意思就是成政的意思,这才喜滋滋地应下了抚养与六的任务,可是……没想到佐佐成政竟然不同意!况且,方才也没见到成政出言反对啊,现在他已经应下了上杉辉虎的命令,却要与主君的意愿相悖,这让他如何是好?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个孩子,他到底养不养得?

    “不用管他,你们出去。”

    却是上杉辉虎话,她直言驱赶兼丰夫妇,想来是要跟佐佐成政单独谈一谈了?

    或许的确该他们俩好好谈谈。

    “主公大人,不如我和拙荆先出去,您和殿下两个人谈一谈?”

    樋口兼丰转过身来向成政躬身致歉,同时也示意妻子放下婴儿的襁褓。不论是上杉辉虎还是佐佐成政,都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虽然他们此刻并未带走孩子,但此事仍有转圜的余地,若是他们夫妻俩与上杉辉虎般执意将这个孩子入继樋口家,想必佐佐成政非得当场狂不可。

    “北6孤狼”狂时的恐怖与可怕,樋口兼丰这数年来只见过一次,但那次佐佐成政狂怒时骇人的气势,至今回想起来,仍然让兼丰觉得胆寒。

    “下臣告退。”

    兼丰拽了拽对婴儿颇为喜爱的妻子,拉着她缓缓退了出去。

    房间里又只剩下佐佐成政三人了。

    辉虎扭头看了看躺在房间中央的襁褓,语气冰冷地道:

    “这个孩子今后便是樋口与六了,吾意已决。”

    场中的局势可谓剑拔弩张,但佐佐成政竟然笑了。

    成政虽然是笑,可笑的比哭还难看,他咧开嘴角,一边高高挑起的眉毛下的眼睛里,闪烁着戏谑和鄙夷的光芒。

    “这就是闻名天下、忠义为先的关东管领?没想到竟然只是个残忍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敢抚养的懦弱之人……啧啧啧,世道无常啊世道无常。”

    佐佐成政也是被烧起了真火,把往日里对辉虎的呵护和爱慕全都抛得一干二净,说着尖酸刻薄的话,仅仅是那种故作姿态、矫揉造作的语气,就已让听者十分恶心。”

    谁知辉虎并不作任何反驳,而是直接就接了下来!

    “不错,我所秉承的大义,就是如此虚伪,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她的脸色变得有些惨白,坦诚自己秉承的大义竟是虚伪,不知道是她赌气才这么说,还是因为她真的如此想法?

    佐佐成政一瞬间有些后悔,他如此大言炎炎,是否真的刺伤了她?

    “不论如何,我都不同意将这个孩子送到樋口家,就算他不能成为上杉家的继承人,也必定可以作为我佐佐家的下一代家督而成长!我绝不会同意将他送到别人家里去!“

    “搜噶,还真是决心坚定啊。”

    上杉辉虎轻轻地笑了笑。

    这冷笑让成政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若是所料不差,辉虎大概要威胁自己就范了?

    但就算是成政自己也没想到的是,辉虎忽然从腰间抽出了一柄肋差,背对着他说道:

    “既然你不愿意,我只好将他杀了!”

    佐佐成政万万没想到,辉虎威胁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们的孩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