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327哀兵必胜
    在武田义信带着精锐备队从左翼突围之后,与武田信繁前后夹击,将主公左翼的本庄队打得大败。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叔侄两人成功会合时,晴信派过来的侍卫也到了。

    望着那杆由两人抬架的四如军旗,信繁和义信的心中都涌起了强烈的不安。

    “大殿下有令,将家督传位于少主太郎殿下!”

    “拜见主公!”

    武田义信还未反应过来,身边十几米为半径的人们都呼啦啦跪了下来,就连他一直景仰的叔父武田信繁,也不例外。

    愣了愣,义信终于反应过来,他已经成为了武田家的家督。

    别的呢?

    更多的信息呢?肯定不止这些的吧。

    义信渐渐地疑惑起来,总觉得有些东西还没有抓住。

    父亲呢?

    自己的父亲、武田家的老家督武田晴信呢!

    “父上呢?本阵怎么了!”

    他的神色遽然间变得狰狞,像是一头被铁笼困住的老虎。

    “大殿下仍在坚守本阵,在下离开之前……佐佐成政带领越后骑马队动了突击。”

    “囔哒……”

    武田义信感到一阵眩晕。

    他之所以带着最后一只后备队擅自出击,就是为了击败佐佐成政,扭转战局,但没想到的是……佐佐成政故意躲在暗处,等着他主动出击。

    在义信离开之后,本阵便只剩下右翼的败兵和久战的疲军,想来是无论如何也拦不住蔷薇骑士的。

    原来,我不仅害死了军师山本勘助,还害死了父亲!

    悔恨自义信的心底翻滚上来,令他感到强烈的自责和深深的愧疚。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周围的人们忽然生了骚乱,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兴高采烈,但这只会让义信更加痛苦罢了……热闹是他们的,高兴是他们的,属于我的,只有悔恨和痛苦而已。

    因为自己的莽撞引起的恶果,武田义信唯有忍着泪吞咽下去,却无从消化。

    痛苦和悔恨让他丧失了思考的能力,直到耳边响起众人的欢呼。

    “援军来了!援军!”

    还有援军?从早晨战斗到这个时候,他们还有援军?

    义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抹去眼眶内的泪滴,入目的是叔父武田信繁一脸的振奋神色:

    “主公,别动队到了!”

    什么?别动队?

    坐上战马像西方望去,义信现比上杉军更西侧的位置上,出现了黑压压的大军。

    冲在这支大军最前面的骑马武士,皆是红衣红甲、就连战马也用染料涂成了红色。

    是赤备!

    是马场信春率领的赤备队!

    别动队抵达战场了!

    武田义信迅地冷静下来,马上就作出了判断。

    “此战,我军或可取胜,我去救父亲。”

    “不!”

    信繁伸手挡住了他。

    “此战,我军的确可能取胜,但那是建立在主公你坚守本阵的情况下。”

    “你……作为武田家的家督,绝不能以一个斗将的身份,再次出击!”

    说罢,信繁立刻召集了几十名善战的骑马武士,在义信的注目下向旧本阵、也即武田晴信的方向驰去。

    “其余人,随我坚守本阵,等候别动队合流!”

    从这一刻起,武田义信真正地成为了武田氏的后继者。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一直保持进攻态势的本庄队与杨北众退却了。

    随后,别动队与本队合流,武田军士气大振。

    义信派遣机动力最强的马场队前去旧本阵支援武田信繁。

    一想到可以同那个杀了自己的嫡子、奸.淫自己的妻女的佐佐成政决一死战,马场信春的胸腔内就燃起了熊熊火焰,那复仇之火烧得如此炽烈,似乎要将他整个人都烧得通红、烧成一块滚烫的烙铁。

    在这个时候,武田信繁率领的骑马队已经抵达旧本阵,但他看到的,只是旧本阵周围散落的死尸、马尸还有一挺挺因频繁使用而不可能再炸响的铁炮。

    以及最中央那个仍坐在马扎上的兄长——武田晴信。

    武田晴信虽然还是睁大眼睛坐在马扎上,他仍然穿着那身鲜红的具足,他的身旁仍然供奉着武田氏的家宝“楯无大铠”与“日之丸御旗”。

    但晴信这些年来爱不释手的四如军扇跌落在地上,晴信的白熊毛头兜上的白毛也变成暗红。

    信繁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他已经死了。

    不过……身为生者的他,还有些事情可以做。

    “为大殿下复仇!”

    “喔!”

    他们如一团烈火般冲向还来不及撤退的蔷薇骑士,与内藤昌丰统领的赤备队一起,一步不舍地咬住蔷薇骑士。

    晴信的战死,让所有在场的武田家武士都蒙上一层深深的悲哀。

    为主君效死是他们曾经的誓言,但就在刚才,武田晴信被一刀刺死的时候,他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都做不了,无法与主君一同赴死,更无法将晴信从成政的倒下解救出来。

    但现在……他们还有事能做。

    他们,还可以为主君复仇。

    这些久战疲惫的武士,心怀着悲哀和愤懑死死地咬住了蔷薇骑士,令敌人举步维艰。

    ——哀兵必胜。

    在许多年后,这一支受到欺侮的部队在甲斐、信浓、飞驒与骏河各国转战,留下了许多动人的传说,令无数热血少年为之神往。

    佐佐成政付出极高昂的带价收割了武田晴信的生命,但这并不能灭亡武田家,更不能扑灭甲信二州的,武田武士之魂。

    在武田信繁和内藤昌丰主导的追击战中,蔷薇骑士第一次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

    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主将都已经被击杀了,为什么这些山猴子还能有这种程度的战斗?

    佐佐成政虽然从未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但他的心里,已经慌了。

    倘若再这么战斗下去的话,这两百蔷薇骑士一定会被敌人留下。

    “留下”是个省略词,意为“被留下”。

    在这个时候,留下,即是死。

    “枪组的小崽子们,随我断后!”

    前田庆次在乱军中高呼一声,在他周围的二十余人迅地聚成一个小战团,以庆次为先导,向追击而来的武田军动了一次反冲锋。

    “八嘎庆次!我命令你回来!”

    佐佐成政立刻就意识到了庆次的目的,他一瞬间就急了,连忙呼喊庆次,希冀他能够回心转意。

    然而急躁并没有什么卵用。

    庆次着实是武艺高强,在击杀一名武田军的足轻大将后,竟然还有余暇转过身来,仰头一阵大笑:

    “逗比左!祝你武运昌隆!”

    小幡信贞悄悄来到成政身后,用力地给他来了一下子,佐佐成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