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319山本勘助的铁炮队
    《孙子·兵势篇》有言,“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

    ——作为武田家中备受晴信信赖的重臣,饭富昌景有幸接触《孙子兵法》的学习。

    除了武田家广为流传的“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这十四字真言以外,有关“正奇相合”的这句话,也被饭富昌景记住了。

    所以,在他看到右翼用正兵无法取得显著的胜利之后,便启动了奇兵计划。

    所以,在他亲自率领的这支奇兵深入上杉军左翼阵中、又看到他前面那些黑洞洞的铁炮枪口之后,他明白了。

    饭富昌景终于明白,擅长骑战的佐佐成政为何在右翼的战斗中只指挥足轻。

    因为……这就是引诱他来攻击的陷阱啊!

    然而后知后觉并没有什么卵用,佐佐成政话音刚落,就有数十挺铁炮同时扣动扳机、出震耳的轰鸣。

    在这个瞬间,饭富昌景微微侧转身体,希冀能够躲过要害,希冀能够在铁炮的集火中生存下来。

    然后……硝烟升起,为的十几个骑马武士纷纷堕马,耳朵里的嗡鸣依然环绕不止。

    他成功了!

    饭富昌景虽然摇摇欲坠,周身疼痛无比,但射击到他身上的数枚弹丸,竟然没有一枚打中要害。

    他颤颤巍巍地坐在战马上,高高举起手中的太刀,忍着痛、用尽所有的力气再次喊道:

    “目标——佐佐成政的人头!”

    他的唾液与血液一起从口腔里喷出来变成血雾,身上的数个弹孔流出的血液浸染在赤色的甲胄和阵羽织上,从外表上看不出有什么,但他那双已经赤红的眼睛和嘶哑的音色,却在向两军士卒宣示着他的“鬼”!

    ——赤鬼,饭富昌景!

    “杀!”

    昌景身后还能坐在战马上的赤备骑士们齐声吼了出来,向近在咫尺的佐佐成政起决死的冲锋。

    太近了!太近了!

    只要冲过这几十个铁炮足轻,就能将佐佐成政斩于马下!

    饭富昌景几乎因剧痛和失血过多而有些神志模糊,但在他血糊糊的视野内,看到佐佐成政桀骜不群的身姿愈来愈近,这使他颇感振奋。

    但是……但是……哪里出了问题,有些地方不对。

    直到听见胯下坐骑的悲鸣,昌景才现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一帮没有近战能力的铁炮足轻。

    面前的这些士兵,端着他们手里的铁炮,而铁炮的前端,不知什么时候已生出了一截短小却锋利的刀刃!

    这些来自上田庄的山民们,端着他们的火枪、挺着刺刀狠狠地扎进了饭富昌景的坐骑、扎进饭富昌景的大腿,将他从马背上拽了下来,再一刀又一刀地刺进昌景的胸膛。

    ——主公大人早就说过了,不要级、不留全尸!

    一时间,冲到佐佐成政身边的十余骑骑马武士陷入了刺刀队的包围,在短短数息的时间里被屠戮殆尽。

    更外.围一点,本庄实乃指挥足轻迅切断了赤备队,将更多的兵力拦在了外面,跟随饭富昌景成功突入上杉军中的这三十余骑,就在佐佐家铁炮队的埋伏和围杀下全军覆没。

    被拦在外.围的赤备队士兵们,悲愤地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冲锋,企图抢回饭富昌景的尸体,但失去了主将的指挥,贾勇而战的他们只是一群力气大一点的蛮牛罢了。

    付出众多的伤亡之后,赤备队终于在原虎胤的“命令”下后撤,暂时性地并入原虎胤的备队,与上杉军左翼正面对抗。

    如此一来,左翼的对抗陷入胶着。

    但在饭富昌景动突击之前,武田家的军师山本勘助,为了尽快将越后第一猛将击败而作出了努力。

    内藤昌丰虽然用稍微厚实一些的阵型挡住了柿崎景家的进攻,但总是被压着打也不成体统,至少对武田家的家督晴信来说,被柿崎景家压着打,很没面子。

    于是,山本勘助和他一手训练的铁炮队,闪亮登场。

    在东国的诸大名中,武田家使用铁炮的时间极早,但在以往,晴信只是把铁炮当做是“打雷”的武器,用来吓唬敌人,从未想过将它用在实战中。

    近年来,军师山本勘助见多了识广了,开始研究铁炮用于实战的可能性。再加上邻国的越后似乎对铁炮的使用已经颇有心得,武田家的铁炮队由此迅地组建起来。

    由于没有掌握到“纸壳弹”、“早合”、“三段击”一类的核心技术,山本勘助组建的这三百铁炮队,在射击时采用两段射的方式,分为均等的两部分轮流射击,在射击间隔上虽然比“越后早击组”要慢,却比时下里绝大多数只响一通的“炸雷”部队要强得多了。

    山本勘助指挥铁炮队躲在板楯的后面,推着木楯逐渐靠近柿崎队,在马背上驰骋的景家当然看到了武田军的动作,但景家的视线被木楯挡住,也没什么心情来猜测武田军究竟要耍什么把戏。

    思忖间,他停下了四处浪的动作,摆动骑枪示意手下士兵稍整阵势。

    但在这个时候,一直龟缩防守的内藤队却开始了行动,他们一反常态地猛攻,令柿崎队根本无暇调整阵型。

    “八嘎!快后退,后退!”

    景家暴躁地驰骋在柿崎队中呼喝,凡他所到之处,交战的柿崎家足轻与赤备足轻都纷纷让开,停止战斗,但他一个人又岂能跑遍整条阵线?

    须臾之间,武田军的板楯已经停止了移动,从后面闪出一排排黑洞洞的枪口来。

    “唔呔!”

    啪啪啪啪啪!

    然后又一轮——

    “咔咔嘞!”

    啪啪啪啪啪!

    前排的柿崎家足轻纷纷倒地,景家本人却甚是幸运,只是被击中了战马,并未受伤。

    “撤退!撤退!”

    景家换了匹马,率领柿崎队稍稍退后,融入了上杉军的前锋备队。

    山本勘助恨恨地叹了口气……看来距离还是太远,根本无法狙击柿崎景家。

    这样,武田军中军与上杉军前锋之间的第一次战斗,以武田军的优势告终。

    随后不久,之中央的武田晴信就收到了饭富昌景战死的消息。

    紧接着,上杉军收拢了仍处于进攻态势的左翼与右翼人马,徐徐转换着阵型。

    虽说是转换阵型,但也只是在鱼鳞阵的基础上进行小幅度的调整,再加上对方占据兵力优势,使得布下鹤翼阵的武田军根本无法动全面的进攻。

    譬如“趁着对方换阵之际,一鼓作气冲入阵中,大杀一番,搅得天翻地覆”之类的话,大概只能出现在日后的军记物中了吧。

    少顷,上杉军完成了阵型的调整,此时担任前锋、面对着武田军中军的,赫然是——

    越后骑马队!

    两百名蔷薇骑士为,他们的白底三道红杠的指标旗被被风吹得舒展开来,像是八幡原上的血。

    蔷薇骑士的中央,亦已竖起那个巨大的——狼头马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