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318各单位注意,那人,便是饭富昌景
    很多年之后,跟随饭富昌景去支援右翼的赤备军士们回想其那天早晨时的情景,都是唏嘘不已。([[[〈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他们都没有想到,向来以勇猛筑城的饭富昌景,竟然是败在了自己的勇猛无畏上,那日早晨离去之时,武田晴信对饭富昌景说的话,竟然也一语成谶。

    ——“活着回来!”

    当然了,用比较浅显地词汇来表达“一语成谶”的意思,就是“自立f1ag”。

    饭富昌景带着赤备队进入右翼的时候,看见上杉家足轻保持对武田军的压制,攻势如潮。

    装备了三间长枪的上杉军,显示出严明的纪律和整齐划一的行动,在与武田军足轻的对战中保持了优势,短短十数息的功夫,就将武田军的阵线逼退了三步。

    上杉军中早已立起了北6佐佐家的家纹——“黑底白桔梗”,但昌景却并未见到佐佐成政的狼头马印。

    这既令人疑惑,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据说,佐佐成政曾经以美浓的领地在土岐乡为由,使用土岐家的桔梗纹作为自家的新家纹,而狼头马印却是在他亲率骑马队出阵时才打起来的,因此,此刻看不到佐佐成政的骑马队,自然也看不到他的狼头马印。

    但是……这样,应该吗?

    擅于运用骑兵的佐佐成政,为何要舍弃擅长的骑战,转而指挥越后国的农兵足轻?

    饭富昌景站在马鞍上,从高处观察右翼的战场,现原虎胤备队在上杉军的持续进攻下,已经有了败退的迹象。

    ——原虎胤向来作战勇猛,只可惜善攻不善守,只是个斗将,让他指挥右翼这两千人防守上杉军,的确是难为他了。

    “佐太郎、勘兵卫、传兵卫、你们各自带5骑去寻找佐佐成政麾下的骑马队,得到情报后尽快返回,务必避免交战!”

    顷刻间,饭富昌景作出决断。

    “哈伊!”

    十余骑赤备武士纵马绕过战场,驰向上杉军的一侧。

    “弥助!去告诉原美浓守,务必坚守阵型,全军胜负,皆系于一身!”

    “哈伊!”

    出人意料,饭富昌景并没有直接救援原虎胤的打算,他带领赤备队绕到原虎胤备队的右侧,便下令原地待命。

    他在等什么?

    等自己的同僚跟上杉军拼个两败俱伤,再去捡便宜?

    还是等待上杉军进攻受挫、阵型散乱的时机?

    赤备队的骑马武士们不知道,赤备队的足轻、原虎胤队的足轻更不可能知道,就算是此刻代理右翼大将的原虎胤,亦是难以揣度清楚。

    “饭富家的赤备队来了啊……麻烦咯。”

    上杉军阵中的一员将领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皱着有些花白的眉毛。

    “萌大.奶,本庄大人放心吧。”

    一旁的一个青年将领漫不经心地道。

    这个小老头被称为“本庄大人”,难道是杨北众第一猛将本庄繁长?

    不不不……本庄繁长还很年轻,不可能如此衰老,那么,这个人的身份,便只可能是上杉辉虎的元从老臣、枥尾城城主本庄实乃了。

    本庄实乃多年来作为枥尾城城主,辅助上杉辉虎控制南越后、监视上田、杨北各地,在他的麾下,有越后数一数二的精锐足轻——这些足轻,都是当年跟着长尾景虎打遍了大半个越后的老兵了。

    此次两军决战,上杉军摆出了攻击力强悍的鱼鳞阵型,佐佐成政虽然是左翼大将,但手底下并无多少兵力,真正倚仗的,除了他自己的三百常备,还有本庄实乃麾下的枥尾足轻。

    没错,将“夜叉美浓”原虎胤打得节节败退的,就是这群来自枥尾的越后农民。

    不仅是本庄实乃,就连作为陌生人的佐佐成政,对他们也很有信心。

    但现在……本庄实乃却没有多少信心了。

    “饭富昌景的才能究竟能不能跟那个‘甲山猛虎’饭富虎昌相比,还是未知数,但此人既然得到了武田晴信的看重,想必能力不差,现在他们来救援右翼,只怕我军难以取胜了。”

    “本庄大人难道对这些勇敢的越后士兵没有信心?”

    “不……不是这个原因。”

    本庄实乃将目光从远处收回,又一遍打量着佐佐成政身前的这一百铁炮足轻。

    他怎么也想不通,佐佐成政为什么要放弃使用强悍的骑马队,若是从一开始就用骑马队配合足轻攻击敌人,只怕此时已将武田军打得溃败了吧。

    “佐佐大人……你带来这一百铁炮足轻,却不让他们上前射击,究竟何意?”

    佐佐成政咧起了嘴角,却不立即作答。

    “除此之外,骑马队回到了中军,也是令在下疑惑不解,难道不应该将骑马队投入战场吗?”

    本庄实乃自觉这几年有些老了,但他还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老到了跟不上年青人想法的地步。

    “本庄大人莫急……你说,如果双方都没有外援,依靠大人麾下的足轻,能够击破武田军,取得胜利吗?”

    本庄实乃一挑眉毛:

    “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只要我军稳扎稳打,击败对面的人是迟早的事,就算是饭富昌景将赤备队投入战场,我军亦能坚持很长一段时间,纵然不敌,也不至于军势溃散。”

    “那么,既然是将赤备队投入战场也不可能取得大胜……若本庄大人是饭富昌景,会怎么做?”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若是我的话,会率领最精锐的骑马队突击中军,就算是不能将对方的主将击杀,也能打乱对方的阵势,令敌人溃散逃亡。”

    佐佐成政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他对本庄实乃竖起了大拇指。

    “大人所言,甚合吾意……想来饭富昌景也会这么想的,只不过……只要这附近还有骑马队,他就不会轻举妄动。”

    “马萨卡……”

    本庄实乃蓦地明白了成政的计划,一双花白的眉毛不住抖动着,激动不已,

    “之所以这样布置……就是为了引诱饭富昌景突击?”

    他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到了那一群手持奇怪铁炮的足轻身上,那些铁炮很奇怪,没有火绳,还加装了刀刃……

    “本庄大人所言不错。”

    佐佐成政敛去了笑意,一双眼睛注视着前方,在那里,武田赤备已经在饭富虎昌的率领下动了冲锋,纵使越后足轻骁勇善战,也绝抵不过武田赤备从侧翼的突袭,更何况,侧翼一直是三间枪足轻的弱点所在。

    “目标——佐佐成政的人头!”

    须臾之间,饭富昌景已带队冲至仅有数十步之遥的地方。

    佐佐成政微微垂下头颅,左手按在太刀的刀柄上,手臂微微有些颤抖……

    再近一些……再近一些……

    随后,他蓦地一声高呼:

    “各单位注意,那人,便是饭富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