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309算盘落空
    武田义信的八百人前头部队,得以顺利从妻女山下的街道通过,安全抵达海津城,带给了海津城城主高坂昌信一个消息:

    武田晴信不日将亲率大军来援。〔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义信成功抵达海津的消息传到葛尾城,武田晴信正和心腹亚麻摩多砍死鸡面对面地坐着,晴信轻轻地叹息一声,问道:

    “这件事,砍死鸡你怎么看?”

    “上杉辉虎选择妻女山设立本阵,看似是自觉坟墓,实则大有深意。”

    “有何深意呢?”

    “这个……上杉辉虎和佐佐成政行事不依常理,属下也无法揣度。”

    “义信已经安全抵达海津了……我故意让义信只带八百精锐,轻装简从,示弱于敌军,就是想引诱上杉军下山攻击。因为就算是被攻击,相信以义信的本事和那八百人的战力,亦能够快的进入海津城中避难。”

    “主公英明。”

    “可是……我的算盘落空了。上杉军……不,上杉辉虎这个女人,很能沉得住气啊。”

    晴信不无遗憾地感慨着,他本意用嫡子义信作为诱饵,将上杉军诱下山来,即便只是一部分的军队,只要他们沉不住气下山,就是露出了破绽。

    然而这只是他的希望罢了。

    然而一厢情愿的幻想(大家通常称其为意银)并没有什么卵用。

    “大军既然要出阵……不知主公打算将本阵设立在何处?”

    独眼龙砍死鸡亦已经听出来晴信的言外之意——放了诱饵但鱼不上钩,就只好亲自上阵,准备大军了。

    晴信的一双鼠眼在地图上来回打量。

    “上杉辉虎既然将本阵设立在妻女山,也就不用怪我们用大军将其包围了,我意将此处作为本阵!”

    咚咚两声,晴信的手指落在犀川南岸的茶臼山上。

    8月23日早晨,在葛尾城的本丸里,武田晴信再一次召集了将领,进行战前的最后动员。

    “诸位,越后的上杉辉虎……她想要我的脑袋!”

    下座的家臣们都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晴信,等待着他的下文。

    “但我……想要的只是她的身体!”

    与以往的一呼百应不同,这次晴信讲完之后,家臣们并未及时地爆出呼喊,这令晴信颇觉尴尬。

    啊哈哈哈哈哈,他仰头干笑几声,家臣们得了提醒,亦是纷纷干笑起来。

    “诸君,出阵!”

    一万七千余人从葛尾城出,先在城下渡过千曲川,来到河川西岸。

    武田军沿着千曲川西岸缓缓前进,于当日傍晚无惊无险地抵达茶臼山,在此设营驻扎。

    至此,驻扎在妻女山的上杉军已经被武田军从三个方向包围。

    妻女山向东北7里(5oo米制里),是高坂昌信驻守的海津城,向南不到二十里,是葛尾城,向西北约16里,是武田军的本阵茶臼山。

    他们被武田军从三个方向包围,若想要回到北方的善光寺,必需先后渡过千曲川和犀川,摆脱武田氏大军的堵截和海津城守军的追击。

    上杉军在人数和地利上,均已陷入歹势!

    但上杉谦信仍稳坐在妻女山的大营中,一点也不慌乱。

    在佐佐成政看来,上杉姐甚至是有些得意的,似乎上杉军被包围,正是她想要看到的结果。

    当天吃晚饭的时候,连佐佐成政也忍不住问道:

    “我说主公啊……你就不怕武田晴信真的丧心病狂,动全部的兵力围杀我们吗?”

    上杉姐用筷子夹了一粒萝卜干,扔进小嘴里慢吞吞地咀嚼着,她此刻骄傲地昂起小脑袋,鼻孔朝天地讥讽道:

    “连智计百出的佐佐内藏助大人都沉不住气了吗?我倒是很怀疑……你的聪明劲儿呢,难道全都被你胯下那条虫给吃了?”

    佐佐成政瞬间石化。

    自从半个月前有了肌肤之亲,上杉姐对那天夜里的事情缄口不提,第二天(8月15日)一早还把佐佐成政赶了出去。

    此后不论成政怎么暗示、怎么死乞白赖地想要吃她的豆腐,都被上杉姐一巴掌给pia开了。

    想不到,今日她竟然开这样玩笑……佐佐成政反应过来之后,呵呵呵傻笑个不停。

    原来上杉姐也学会荤.段子了啊。

    上杉姐这话一出口,立刻就后悔起来。

    “没错没错,主公所说的正是真相……那条虫有多凶猛,相比主公您也是明白的——哎呀,疼疼疼……疼啊,别揪耳朵行不行啊主公!”

    “竟敢如此粗鲁无礼!你欠揍!”

    佐佐成政痛得呲牙咧嘴,连忙讨饶:

    “我错了我错了……主公别这样……快松手啊痛死啦!”

    观察了佐佐成政精彩至极的表情之后,上杉姐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那只可怜的红的耳朵,放下已经空了的饭碗,从旁边的饭桶里又乘了一碗……不知道是第十碗还是第十一碗了,反正泥轰的饭碗一直都很小,上杉姐只是比别的女孩子胃口稍微好一点而已,记住了……就多吃了那么一丢丢,至于这一丢丢是多少……你懂哒。

    “这么愚蠢的问题,真的是你问的?你真的不明白?”

    上杉姐再次动嘴炮攻击,暴击了佐佐成政,造成99999点伤害。

    “……不明白,地上爬的虫,怎么会明白翱翔在天上的龙的心思呢……我们都是毛毛虫,自然揣测不出越后之龙的心思咯。”

    “揪揪你耳朵还耍脾气了啊?”

    上杉姐的柳眉竖了起来。

    佐佐成政欲哭无泪……

    “算啦,不惩罚你了,我也知道,柿崎大人他们很不满我的决定,不过嘛……等着瞧就是了,山人自有妙计,如果武田晴信真的敢来攻打妻女山的话,嘿嘿嘿……”

    上杉姐笑得阴恻恻的,让成政觉得有些不妙。

    “你就把我的话告诉他们,相信他们也不会再为难你了。”

    “哈伊!”

    佐佐成政低头扒饭……怎么上杉姐跟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连本庄繁长他们缠着自己的事儿都被她知道了?

    是先见之明,还是说……那个忍者,御门牙兽?

    倘若上杉姐真是有什么妙计的话……会是什么呢?

    佐佐成政不禁陷入遐想。

    就这样,他们一直等到了月底29日,武田军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