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300上野乱
    直到担任这支常备的教官十天之后,望月千叶才第一次见到了这种特制的“铁炮”。?(?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乍一看,与通常的铁炮相差无几,大约八十厘米的身长,但是没有火绳,反而安装了一种奇怪的传动结构……按照铃木灌土的说法,这个东西叫做“扳机”。

    没有火绳的话,如何点火?

    为了解答望月千叶的疑惑,铃木灌土自己装填火药射击了一次,千叶却还是未能看出什么端倪来。

    “看不懂吧,看不懂就对了!”

    灌土哈哈大笑。

    除了点火方式的差异……这种铁炮还装备了刀刃。

    铁炮的枪膛外侧,设计了精巧的卡槽,而刀刃本身则在后半段钻孔,本来是贴着枪膛安装。但灌土咔咔两声取下刀刃,将其向前移动不到二尺,再重新装上。

    望月千叶不由大吃一惊。

    因为此刻的铁炮,已经变成一杆短薙刀!

    铃木灌土双手握住铁制枪身的前后部位,用力地晃动几下,现刀刃老老实实地被固定在卡槽里,并未有任何铆接不严的情况出现,不由嘿嘿笑道:

    “没见过吧,这个东西呢……主公明的,叫做刺刀!”

    “刺刀?”

    “没错!你的猜测完全正确,这一支百人队,的确是铁炮队,不过他们可不是没有近战能力的纯射手,一旦敌人靠近或是弹药射光,他们就会把刺刀装上,与敌人正面搏杀。你的任务……就是作为本大人的副手,传授他们拼刺刀的技法。”

    望月千叶脸色平静,此刻的他,就连方才的惊讶之意都没有了,但他脸上平静,心里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不仅是这种闻所未闻的、不用点火就能射击的铁炮,还有这种将铁炮与太刀结合的战法。

    佐佐成政的这一支常备,一旦出世,便是惊世骇俗。

    至于他……他还能看到这支备队在战场上大放光彩的时刻吗?

    想起自己前来越后的使命,望月千叶缓缓握紧了衣袖里的拳头,俊秀的脸庞有些紧。

    “真不想与这位大人为敌啊……”

    当天的训练结束之后,望月千叶背起自己的野太刀,孤身走在回城的路上。

    身后的士兵们三三两两聚拢在一起,大声地吹嘘着自己如何如何,铃木灌土亦在其中,俨然自得。

    千叶听也不听,看也不看,更不用提去跟他们一起吹牛打屁。

    他只是孤零零地走在街道上,纤细的身影被斜阳投下一个长长的影子。

    忽然之间,身后出现一阵骚动……

    千叶亦在这时停了下来,靠到路边。

    举目望去,南方的群山之间扬起一阵微不可见的尘土。

    扬起的尘土很难分辨,乃是因为离得够远,可是……今天热的一丝风也没有,怎会扬起尘土来?

    千叶趴倒草地上,附耳听去,不由一惊。

    竟然是骑马队?

    哒哒哒哒的马蹄声愈来愈响,最后汇成了一道闷雷,如洪流一样从望月千叶身前的街道上驰过。

    看旗帜……是上野小幡家,这近百骑皆是红色甲胄,难道是闻名关东的小幡赤备?

    信繁殿下的计划已经启动,上野一国的平静已经被打破,关东也该乱了吧?

    只是……作为信繁殿下计划的一部分,他这边、或者说佐佐成政这边,究竟又该如何进展?

    千叶思索着这些问题的时候,小幡赤备已经在坂户城的城下町外放缓了度,走马而入。

    为的骑士精瘦干练,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剽悍气势,但他的盔甲啊和具足上皆蒙了一层厚厚的土灰,想来是连日赶路,不及清洗。

    望着不远处的坂户城天守,那个骑士高喊道:

    “上野小幡信贞,求见内藏助大人!”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小幡信贞就急匆匆地跨进了坂户城本丸。

    看热闹的町人们纷纷议论起来。

    “小幡大人真是面子大呀,以往内藏助大人都要人等的,这次他这么快就去了,难道是他们以前关系好?可是……听说内藏助大人是尾张人呀?”

    “嗨!一年前内藏助老爷在关东打仗,你把这事儿给忘了?小幡大人跟内藏助老爷那可是刀山火海一起踩过来的好兄弟啊。只是……小幡大人在上野也是有赫赫声名,他们小幡家在西上野如果排第三的话,大概没有人敢称第二!”

    “那第一呢?”

    “第一当然是箕轮城的长野业正老大人了。”

    “喔……可小幡大人既然是上州第二,为何要风尘仆仆的来上田?”

    坐在望月千叶身侧的那个商人捻着下巴上的一缕山羊胡须问道。

    抵达城下町后,望月千叶并未立刻进程,而是找了最热闹的一家居酒屋,坐了进去。

    这里热闹,当然不止是因为上田山民的热闹,山民基本上自给自足,没事的时候也会被领主征去服役或是打仗,又哪有闲心来喝酒?

    出入此地的,多半是武士、浪人、行商和来往僧侣。

    今天,这里就有一大票武士来喝酒。

    这些武士的衣服下摆上遍布泥土,显然是赶路来的,他们一个个都是手掌厚实、虎口生茧,可见他们不仅是武士,还是久经沙场,极为善战的武士。

    “为何来上田?若非是长野业正那个老贼……我等又如何会沦落到有家难回的地步!”

    一个颇为健硕的武士啐了一口,语气中的愤怒显而易见。

    不错……这群武士,正是小幡信贞从上野带来的赤备。

    只是……小幡信贞北上越后、他们有家难回,又与长野业正有什么关系?

    “听闻长野业正大人处事公正,在西上野颇得人心,小幡家又是境内数一数二的豪族,诸位的境遇,怎会长野大人的错呢?”

    因了一年前的关东出阵,酒屋里有些人对上野长野业正还颇有好感,不是说长野业正是上野的顶梁柱吗,为何会做出这种自毁栋梁的事情?

    “那长野老儿,总是妄想着要独占西上野!前些天有人在箕轮城一带散布谣言,说我们小幡家已经被武田氏策反……那老儿竟信以为真!趁着我等随主公外出狩猎,另外立了一个傀儡家督,占了小幡城!”

    “如此一来,我等岂不是有家难回?”

    “什么信以为真啊?你真以为长野老儿有那么笨?依我看呐,他根本就是把这个当做借口,故意侵吞我们小幡家的领地。”

    “对!就是这样,长野老儿该杀!”

    坐在角落里的望月千叶,这是缓缓端起了一杯酒,挡住了脸庞。

    ……果然,激愤的小幡赤备将罪魁祸归咎于长野业正,却忽略了此事的幕后推手——武田信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