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98望月千叶
    “好啦,太郎还小,你把他拉出来晒是个什么意思,天气怪热的,回屋吧。[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佐佐成政看到了佐佐春脸上的尴尬,微笑着抱起太郎,为她解了围。

    看着这个自己的孩子……被他命名为尾张佐佐家继承人的佐佐太郎(政次),成政的心里涌出一股不可思议的别扭感觉。

    ……自己还年轻,竟然就已经有儿子了。

    再加上他常年奔波在外,跟太郎相处的时间更少,父子之间也没有什么亲切感。

    就这样,庆次左手拉着直虎,右手抱着太郎,身侧有佐佐春亦步亦趋,四人几乎是肩并肩走进了屋子里。

    只剩下仍跪在廊下的绫姬……

    只剩下那个佐佐成政在婚礼进行到一半就抛弃掉的,关东管领的姐姐,绫御前。

    从始至终,成政没有多看她一眼,更没有跟她讲一句话。

    佐佐成政三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之后,跪在地上的绫姬终于忍不住堕下泪来。

    纵然她已经是大龄剩女、纵然她内心刚强……若是她自己对丈夫不喜欢,那还好说。

    若是她能够抱着敌意和厌恶,将这段婚姻继续下去,那么绫姬必定会像是一个战士一样地在坂户城内的本丸活跃着。

    但……她偏偏对这个男人心怀爱慕。

    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这便足以构成痛苦的根源了。

    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

    佐佐成政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他单方面的认为上杉辉虎对自己没感觉罢了。

    虽然很痛苦,很难过,但佐佐成政却没有能够令对方改变心意的办法,只得一反常态,开始处理领内的事务和纠纷。

    见到成政一改往日的惫懒,变得勤政,家臣们都很开心,纷纷称赞成政实乃明主。

    半个月后,坂户城外又举行了一个小规模的婚礼,还是新郎官还是佐佐成政。

    只不过,这次的新娘换了个人。

    新娘乃是出身公家的高门,现任关白近卫前久的妹妹,绝姬。

    婚后数日过去,由铃木灌土负责招募的常备足轻队组建完成。

    一共一百人的常备,成政打算给他们装备最先进的燧火枪,成为自己手中的一支奇兵、一柄利刃。

    在这个时候,却有一个自称是成政同族的年青人来到坂户城内,佐佐成政马上就在本丸内召见此人。

    望月千叶在阶下解下了佩刀,小心地脱下草鞋,一步步走进这间并不算大的评定间,坐在正中,缓缓放下了头上的斗笠。

    高位上的佐佐成政眼前一亮。

    眼前这个人虽然衣衫破旧,风尘仆仆,但着实有着妖异般的美貌,美到单看他的脸,都难以分辨其人是男,是女。

    “望月千叶,拜见内藏助大人!”

    他双手撑地叩下头颅,连声音也是那样的轻柔纤细。

    “千叶桑……阿布、千叶酱,你和千代女是同族吗?”

    望月千叶保持着平静的神色,但在听到到“千叶酱”的时候,肩膀还是稍稍耸动了一下。

    “千代女大人是在下的姑姑。”

    “搜噶……这么说我们还是一家人咯。”

    佐佐成政摸着下巴,将望月千叶的小动作看在眼里,遂更加疑惑……

    望月千叶?

    看装束,的确是个男人,不过……这俊美到妖异的容貌、水灵灵的大眼睛和柔媚的音色……

    啧啧……如果对方真的是个伪娘,那么一定是全日本第一的伪娘。

    ……虽然对方胸膛平坦,屁股也不大,但中古时代日本美少女没胸没臀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因此胸围方面,几乎对于判断一个人的性别毫无参考价值。

    “千叶啊,我听说你是从信浓来的。”

    望月千叶心中一凛……他孤身一人前来,虽然没有刻意隐藏行踪,但在今日之前,他于上田庄不过是一个路人罢了,佐佐成政又是怎么知道的?

    莫非是千代女?可是……千代女并未见过他呀!

    “哈伊,从望月馆。”

    “嗯……既然是要做我的家臣,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佐佐成政笑吟吟地说,

    “你和武田信繁之间讲了什么,我并不关心,我需要确认的,只是你作为我的家臣,就要做好本分、向我效力。我并不要求家臣们为我赴汤蹈火、死不旋踵,但是该做的要做,不该做的也一定不能做,不然的话,不论是我,还是那位典厩大人,都会很困扰,你说对吗?”

    佐佐成政虽然是在笑,但他的笑容在千叶看来,却比哭还要看看。

    他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被武田信繁召见的?

    他对自己的底细摸得这么清楚,难道是已经明了了自己的间谍身份?

    愈是这么想,千叶便愈感到恐惧。

    于是对于佐佐成政的长篇大论,千叶唯有以简短的“哈伊”来回应。

    佐佐成政唠叨了半天,嘴皮子磨得都快破了,见千叶还是那么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不由有些挫败……这个装逼的法子可是从无数的网路小说中学来的,在这个时候,难道对面的人不应该“面色如土、汗流浃背”吗?

    怎么对面的望月千叶还是这么淡定?

    口胡,网文不可信呐!

    “撒……千叶酱你擅长什么事情呢,有什么特异功能没,有的话我才好帮你安排职务啊。”

    佐佐成政伸了个懒腰,然后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伸出一根手指开始抠鼻孔。

    注意到成政的粗俗举动,千叶微微皱眉,心中却倍感疑惑。

    假定佐佐成政已经知道了自己是武田信繁派遣过来的间谍,不应该安排在身边做侍卫吗?这样才方便监视,也比较容易将计就计,为何看他的样子,像是把自己外放一样?

    “在下只是酷爱剑道罢了。”

    “原来是兵法家啊……你的太刀呢,拿来给我看看。”

    在门外的侍卫将千叶的太刀递上来之后,佐佐成政忍不住一挑眉毛。

    这太刀的尺寸很大……差不多一米多的长度,应该是野太刀吧。

    用这么长的刀,灵活性自然大打折扣,不过看望月千叶的身材,显然不是力量型的选手……也就是说,他所谓的“酷爱剑道”,多半是有真才实学的。

    “这样吧,你去担任我常备足轻的兵法指南,指导他们使用野太刀的实用技法,给你足轻大将的俸禄。”

    “阿里嘎多搞砸一码西塔。”

    很奇怪的一个……豪杰。

    这是望月千叶对成政的第一印象,只是令他不明白的是,佐佐成政的常备足轻为何要使用野太刀这种重武器?

    “等下一起吃晚饭,千代女也说很久没有见过你了,要和你好好聊聊。”

    “哈伊!”

    心怀疑惑的千叶连忙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