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90剑客与野兽 “aln苏伦”打赏加更
    进入六月份了。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蝉鸣聒噪,烈日难当,酷热的暑期似乎提前来了。

    望月千叶孤身走在北信浓的山间,时不时地抬手擦汗,他带着一顶斗笠,穿着一身灰衣,唯有腰间一长一短的两把武刀标榜着他的身份。

    虽然是武士,但千叶的样子却显得太过落魄,他的衣服看起来很破旧了,衣摆和腋下、腰侧这几个位置,早已打上补丁,灰扑扑的布料下面,露出惨白色的底色,像是落了一层浮土。

    他头戴着的斗笠也早已被汗水浸得黄,变成枯叶般的颜色。

    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湿、再被蒸干,如此反复,在他的灰衣上留下一圈圈的盐渍。

    但望月千叶的步伐仍未有一丝的改变。

    他的步子还是那样稳,仿佛每一步的距离都经过了精确的计算,不长不短,不偏不倚。

    他的身体还是那样直,仿佛是一根峭立在山巅的尖石,纵使风雨来袭,磐石无转移。

    顺着千曲川来到川中岛的东南侧,望月千叶看了看前方筑城的民夫和武士,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一个月前,由武田家家中的军师山本勘助为总负责,开始了在此地筑城的计划。

    那个时候,望月千叶才刚刚从上野、信浓边境的群山里走出来。

    回到位于北信浓的望月本家之后,他才现望月家已经历经大变,一切已物是人非。

    自己的叔祖,望月家的家督盛辉战死,他便理所当然地以侄孙的身份成为望月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但这只是“理所当然”而已。

    生逢乱世,似望月家这般的豪族,起命运亦如同水面浮萍一般,随波飘荡。

    起因是武田家家督晴信有意令自己的侄子武田信雅入赘望月家,继承望月家的名迹。

    武田信雅是什么人,千叶并不清楚,只是这些天来他在望月家的居馆里,常常看到望月信雅在侍女的搀扶下走路。

    ——原来望月信雅是个瘸子。

    望月信雅虽然继任了望月家的家督,但千叶的姑姑望月千代女却失踪了。

    时至今日,千叶仍然记得小时候他常常背着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两岁的姑姑到处玩耍的情景。

    虽然已经有十几年过去,他早已淡忘了昔日的住所和山谷间的田地,但背着千代女在田埂间奔跑的情景仍如烙印一般清晰可见。

    直到十天前,千叶听说望月千代女以侍妾的身份出现在越后坂户城。

    坂户城的领主乃是越后名将佐佐成政,自己的姑姑是什么时候跟上杉家牵上线的?

    怀着这个疑惑,望月千叶在三日前接受了武田信繁的召见。

    信繁的身材中等偏高,留着两撇八字胡,坐在上位上自有一股君王般的气度,以至于千叶在看到信繁的时候,不自觉得低下头道:

    “拜见御馆殿下。”

    话一出口,他才意识到错了……只因眼前这人乃是武田信繁,并非是武田家的家督晴信。

    “起来吧……你本该是望月家家督的继承人,但此时只能为信雅效力,可有怨言?”

    “没有。”

    千叶的回答简明利落,从他那略显拘谨的神色中,信繁也拿不准是他太过紧张还是真的不善言辞。

    “搜噶?我听说你志在成为一名剑豪,可是真的。”

    “哈伊。”

    “我想给你一个任务,你愿意做吗?”

    “大人请吩咐。”

    “你可要听好了,对方虽然不是剑豪,却拥有强大的剑术,这个任务,很危险!”

    千叶微微一怔,眼中燃起了莫名的兴奋。

    ……上钩了。

    武田信繁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你的任务目标在越后上田,他的名字,叫做……佐佐成政。”

    佐佐成政?

    佐佐成政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从海津城的筑城工地旁穿过的时候,千叶仍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他脚程很快,不多时就把海津城工地抛在身后,也看到了前方的两道身影。

    千叶眯了眯眼睛,现前面的那两个人已停了下来。

    ……一个武士,一个忍者。

    望月千叶继续观察着,脚步不停,目不斜视,即使是渐渐靠近,他也像极了一个路人。

    或者说,他本就是路人。

    对于在北信浓武田、上杉两方边境上出现的这一对主仆,望月千叶对他们没有兴趣,尽管他们很可疑。

    但千叶没兴趣,不代表那两人没兴趣。

    “这个剑士走路的时候目不转睛,实在是太奇怪了。”

    “所以呢?”

    “是不是需要试探一下,如果危险的话……”

    个头矮小的忍者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武士却摇了摇头,一声叹息。

    “现在身居险地,还是谨慎些好。”

    “哈伊!”

    望月千叶绷紧的肌肉放松下来,他虽然看不到忍者作出的那股手势,却感受得到那股穿刺而来的杀意。

    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忍者很强,强到可以比很多上忍还要强的程度。

    若是他们主仆两人合力……千叶还真的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当然了,全身而退是全身而退,打得赢是打得赢,这是两码事。

    两天后,望月千叶终于来到坂户城下,赶上了佐佐成政的婚礼。

    现场人山人海,联袂成荫、挥汗如雨,行人皆摩肩接踵,车马塞于道而不能回头。

    简单一句话,人很多。

    望月千叶有些疑惑了。

    他疑惑的不是人多,事实上,佐佐成政这次虽然只是纳妾,但这个“妾”却是上杉家家督的亲姐姐,地位之高自不必说,就是年龄大了些,老女人一个。

    让望月千叶疑惑的,乃是佐佐成政故意在城外办婚礼。

    以佐佐成政和绫御前的身份之尊贵,为何放着坂户城在一边,偏偏要什么劳什子“与民同乐”,将婚礼、婚宴全都放在城外?

    你就算是与民同乐,还真的可以让人家去跟你一起来个大被同眠么?

    望月千叶吐槽吐得正欢,忽然觉察到一丝野兽的气息,心中一凛。

    又来了。

    那个在北信浓遇到的忍者,又在附近出现了。

    望月千叶用心观察之下,果然在人群中找到那一对主仆,只是那个武士似乎很是难过的样子……

    位居人群中央的佐佐成政和绫姬开始喝交杯酒的时候,千叶看到那个青年武士竟无声地落下泪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众道在大名和豪族之间是很流行的东西,可是众道又不能生小孩,当然不可能取代娶妻生子。

    既然是搅基的,这个青年为何却因为佐佐成政的婚礼而流下泪来?

    千叶正思索着,蓦地觉察到两道犀利的目光……他抬起头来,现那个忍者已眯着眼睛锁死了他的身形。

    千叶微微侧过步子,按住了打刀的刀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