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88我愿意
    人比人,气死人。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曾经和灌土一样是单身狗的前田庆次,现在竟然变成了新郎官,真是让灌土感到十分地入肉之蛋。

    凭什么八嘎庆次就可以高高兴兴地结婚做新郎官,他就不可以?

    铃木灌土散着凌乱的长,坐在阶下盯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那怨念简直能杀死十头牛。

    “铃木大人……似乎很羡慕庆次郎啊。”

    同为铁炮队教官的斋藤利三坐在了灌土的身侧。

    “我羡慕他?我羡慕他个逑!”

    灌土不屑地撇了撇嘴,脑袋高高地抬了起来,望向天空的眼神却颇为空洞。

    利三旁观者清,自然知道灌土为何有这么大的怨念……

    “宇佐美大人那里……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我觉得……大人带着奈美公主亲自去求的话,老大人兴许会答应的。”

    “切……那个死老鬼,一心向钱看,老想着把女儿嫁给主公,我才不会对他抱有什么期望。”

    “铃木大人这么讲就不对了……战国之世,将女儿嫁给主君、豪族以及大名,不才是最好的选择吗?若灌土大人也能早日成为一国一城之主,宇佐美大人想必便不会阻拦了吧。”

    听到利三这番劝告,灌土才叹了口气。

    “说的简单做的难啊……庆次这家伙从小就跟主公混迹在一起,这时候不也才是侍大将?我们在主公手下,一开始就是足轻大将,一年升任侍大将,这度我知道算快的了……但是……”

    灌土想说“此时奈美尚值青春年少,可岁月不等人”。

    “去年还是足轻大将,今年就是侍大将,明天差不多就是城主了吧……灌土大人成为一城之主,大概也就两年的时间,难道灌土大人连两年都等不来?”

    “不是我等不来啊……我怕奈美等不来啊……”

    灌土揉了揉脑袋,解下腰间那个硕大的酒葫芦,仰头咕咚咕咚灌了一气。

    几口酒水下肚,灌土的怨念似乎也被稀释了不少,他将酒葫芦塞进利三的怀里:

    “喝光它,然后我们再去灌醉八嘎庆次。”

    利三掂了掂怀里的酒葫芦,有些哭笑不得……他本就酒量浅,但这葫芦里还有至少半斤的酒水,若是一次喝光,只怕他站都站不起来了。

    虽然心中憷,但灌土却是一副不容拒绝的态势,利三做惯了好人,只好仰头狂饮。

    待他喝了大半,将酒葫芦放下换气时,举目之内,已寻不见铃木灌土的身影,但见人群簇拥着美丽的新娘,缓缓步出本丸。

    为了准备今天的婚礼,前田庆次是早早地从城内搬出去,在北条城城下的町里找了个小院子。

    “哦哈呦,利三酱!”

    一身小号武士服的美貌少年跳到了利三的眼前。

    纳尼?

    利三觉得自己的眼有点花,连忙摇了摇头,才现这个少年竟是织田市。

    “阿市公主,有何吩咐?”

    阿市在佐佐家虽然是人质,但自佐佐春以下的人们都怕极了这个混世魔王。

    不错……阿市萝莉在佐佐成政的放纵下,俨然是一副混世魔王的样子。

    北条城的城町本是整个越后治安最好的城下町,但因为阿市这个混世魔王的存在,町民和小商人三天两头就会遭遇“偷窃”和“抢劫”,阿市一旦见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便非得拿到手不可。

    她也从不带钱,因此赊账还算好的,最常见的就是强抢横夺,虽然事后佐佐春总是会出来给她擦屁股,但这种“混世魔王”,又有几个人会喜欢呢?

    “这可是最新潮的南蛮婚礼哦,难道利三酱不去看看?”

    “喔!搜噶!那么,快去吧。”

    利三恍然大悟,想起前些天刚刚建成的教堂。

    有教堂就必须有传教士,来越后的这个传教士,似乎就是去年在关东时见过的葡萄牙人路易斯·弗洛伊斯。

    根据利三所知……前田庆次和前田松的婚礼,似乎要在葡萄牙人的教堂里,由“神的爸爸”路易斯·弗洛伊斯做主持人。

    ……奇怪了,主持人难道不应该是主公吗?

    利三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不自觉地打了一个酒嗝。

    他摇了摇那个硕大的酒葫芦,里面出哗啦啦的空响。

    “大概是没多少酒了吧……”

    不知不觉间,簇拥着前田松的队伍已走出了北条城,利三连忙抬脚跟上,却未曾注意到身侧的织田市悄悄在他身前探出了一只脚。

    “啊啊!”

    利三猝不及防之下,被阿市绊了一下,噗通摔了个嘴啃泥。

    阿市却已敏捷地夺走他手中的大号酒葫芦,蹦蹦跳跳地往前去了。

    “酒是好东西啊,本少爷可喜欢喝了。”

    她粗声粗气地模仿者男孩的声音,如猿猴般敏捷地挤入了人群。

    送亲队伍和迎亲队伍都是越靠近教堂、愈规模壮大。

    北条城里建立了全东国第一个天主教堂,这本身已经是大事了。

    北条城领主佐佐成政的爱将前田庆次结婚,这本身已经是大事了。

    前田庆次这个家伙竟然和自己的姑姑结婚,这本身就已经是大事了。

    而实际的情况是……作为北条城领主佐佐成政爱将的前田庆次将在新落成的全东国第一天主教堂内与自己的姑姑前田松结婚!

    大事件!

    北条城下的町民们不约而同地走出门来,围观着这样一场盛事。

    机灵的小商贩则是直接在教堂外面做起了生意,吃得喝得玩得,应有尽有,其中生意最火爆的,竟然是——

    波风铁板烧!

    佐佐寿司!

    还有……成田拉面!

    简直是哔了狗了,成田拉面连锁店里面的厨师竟然把煮面的家伙都给弄到了外面,当街拉、煮、调,顿时香飘十里,令人垂涎三尺。

    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教堂里里外外围着的这么多人,大概有99.99%都是来看热闹的。

    能真正看明白这个婚礼仪式的人,除了结婚的前田松和她的侄子(丧失),大概就只有佐佐成政了吧。

    礼堂的钟声响起,“神的爸爸”路易斯·弗洛伊斯站在台阶上开始了宣讲:

    “喔我滴主啊,我们来到你地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走进神圣婚姻殿堂的褴褛。遵照主滴制衣,饿人合为一体……”

    咳咳……作为一个地道葡萄牙人的弗洛伊斯,在短短一年里把日语学成这个样子,也算不差了。

    冗长的之辞环节之后……

    (向阿松)“前田松女生,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阿松低着头有些害羞:“我愿意。”

    “前田庆次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八嘎庆次挺起了胸膛:“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