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87《庆次与松》
    感谢书友“诗菲圣幂嫣轩畅甜心冰乔玲”赏金!

    ***

    耶元2oo2年元旦期间,电视台反复播放着新年大河剧《庆次与松》的pV宣传片。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数日后的1月6日晚,日本八岛的无数台电视机将频道锁定nhk,迎来了《庆次与松》的播。

    电视剧直接略过了庆次的少年时光,以桶狭间之战为开篇,第一集所讲述的故事,就是由名演员兼大帅哥北村一辉饰演的前田庆次,与阿部宽饰演的佐佐成政两人合力,将东海道第一弓取今川义元击杀的经过。

    当电视荧屏上出现“本集终”的字样时,观众们都是松了口气……只因刚才前田庆次与今川义元之间的战斗,真是太精彩,也太惊险了!

    “下集预告”开始之前,依旧是nhk大河剧摄制组在各地的采风短片,在播当日的短片,播出的则是北6前田家在加贺金泽城的遗迹。

    由于前田庆次晚年时,拥有为数近百万石的领地,因此《庆次与松》的别名也可以叫做“加贺百万石物语”。

    “下集预告”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了。

    到了第二集,万众瞩目的女主角、由名伶松岛菜菜子饰演的前田松,终于闪亮登场……

    ……前田庆次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拥有一国领地,担任xx守护,左边抱着阿松,右边抱着鲸屋里的花魁,面前是吃不尽的美食,身后是喝不干的美酒。

    想着想着,庆次的口水就忍不住流了出来。

    “阿松快来看啊,他又流口水了。”

    美少女阿市拉着美少女阿松围在了庆次的两侧,阿市颇为调皮,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株狼尾巴草,用它毛茸茸的穗头去探庆次的鼻孔。

    “黑莓萨玛……”

    阿松在旁边低声地恳求着……虽然地板上躺着的这个男人看起来很邋遢,但他的确是自己的未婚夫啊。

    可是这个家伙……还真是……

    明明还有几天就结婚了,但他像是一副完全不紧张的样子,每天晚上阿松自己想起这件事的时候,都会兴奋地睡不着觉呢。

    “啊阿嚏!”

    前田庆次猛地打了个喷嚏,把阿市的狼尾巴草都给喷断了,他才一睁眼,就看到阿市这丫头的鬼脸,马上就作出回应,皱起了眉头。

    “调皮捣蛋的阿市公主,我要代替主公打你屁股了!”

    他低声吓唬阿市,一边随手擦去嘴角的垂涎,心里想的却是阿市这丫头也老大不小的了,不晓得逗比左什么时候收了呢?

    他那一双铁钳般的巨手还未触及阿市,庆次就看到了站在阿市身后的阿松。

    “麻次酱(まつ),今天……今天……”

    庆次马上就换作了一副笑脸,努力地想要在阿松面前说出些什么……

    但他愈是与此,就愈难在阿松面前言语,这仿佛成了困扰他的不治之症一般。

    “今天天气不错啊。”

    身为风月场老手的前田庆次竟然败给阿松这么一个纯情的丫头,倘若佐佐成政在侧,大概是一定会再把庆次骂一顿的了。

    “哈伊。”

    对于庆次笨拙的搭讪,天性害羞的阿松也唯有轻轻地符合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天际响起一声惊雷。

    pia啦一声,把阿松给吓了一跳,庆次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非常之尴尬,但心思灵敏的他马上又跨到阿松的身后,轻轻抱住了被雷声吓到的少女。

    “大胶布。”

    他用巨掌轻抚着阿松的秀,像是在抚摸一只受惊的小猫。

    “萌大.奶!”

    阿市在两人身前叫了一声,就拉起阿松的手臂,将少女从庆次的怀里拉了出来。

    “天气这么热,去淋淋雨吧。”

    身为尾张大傻瓜的亲妹妹、阿市丝毫没有一个做公主的觉悟,反而更像是个野孩子,她拉着阿松飞快地穿过一条条的长廊,冲进了北条城本丸内并不宽敞的庭院。

    外面已淅沥沥下起雨来。

    “好险好险,再慢一点就要被淋到了。”

    佐佐成政飞快地冲进了街道边的一间宿屋,在他身后跟着一个个头矮小的少年,两人的身上都沾了些雨点,但幸而淋得不多。

    “好雨知时节啊。”

    佐佐成政自顾自的淫了一句好湿,转身望向门外的雨帘,身后的宿屋老板娘亦附和道,

    “这位大人说的是……再不下雨,庄稼可就长不开了,这场雨来的是时候。”

    佐佐成政转过身来,径自走向厅中视野好的位置,他身后那个少年亦步亦趋,神色极为恭谨。

    “老板娘,来两份点心,外加一份清酒。”

    “好嘞,大人稍候。”

    成政和那少年面对面坐下之后,便问道:

    “归蝶他还好吗?”

    “哈伊……夫人一切都好,只是……似乎比较思念主公,写下了不少和歌。”

    对面的少年点头哈腰,神色忠厚,俨然是与成政有数面之缘的木下秀长。

    秀长的衣着简朴而整洁,但面容颇有些憔悴,带着风尘仆仆之色,想来是从美浓跨越数国来到越后,路上翻山越岭、着实辛苦。

    佐佐成政将木下秀长打量一番,见他稚嫩志气虽然未脱,但举手投足间已露出精明干练,不禁心中欣慰。

    “这是夫人给主公的书信。”

    成政接过归蝶的来信,先打开快浏览一遍,脸上阴晴不定,不知是喜是忧。

    “织田信清败了啊……现在他还在玉蝶城吗?”

    “是的……信清大人现在在本家领取足轻大将的俸禄,不过,他自号犬山铁斋,并不过问任何事务。”

    “喔……他和织田信长的争执,可以算作是织田家内部对领地的争夺,但若是效力于我,则是无异于背叛织田家了……也罢,我写一封信给归蝶,把织田信清也调到越后来好了。”

    佐佐成政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把其中的关节讲给木下秀长听,秀长对人心的揣摩尚不如日后那般敏感玲珑,此时听成政将织田信清在佐佐家吃干饭的缘由一语道破,大有恍然若悟之感。

    “多谢主公指点。”

    “……谈不上,归蝶让你留在北6助我,你知道吗?”

    “哈伊,在出之前,夫人便已找小人谈过。”

    “嗯……把饭吃了之后,就跟我回北条城吧,我们在尾张国的老乡,前田庆次和前田松,就要结婚了。”

    两人交谈间,宿屋老板已经送来了堪称精致的点心,秀长拈了一块递到嘴里,眼中不禁有些惊讶。

    “不料越后雪国,亦有如此美食!”

    “想不到的还多着呢……越后的足轻和骑马队,可是天下闻名啊。”

    佐佐成政咧开嘴笑了笑,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担忧和紧张。

    但他掩饰得再好,亦是被细心的秀长现了。

    织田信长既已全取尾张,下一步计划自然便是进取美浓了。

    玉蝶城和所在的土岐郡,乃是位于美浓边境,与尾张接壤的地方,在此之前,玉蝶城与织田信长之间上有犬山城的织田信清作为缓冲地带,眼下信清的势力败亡,不知归蝶她……

    ……不行,一定要快,要比现在更快,一定要让归蝶免于信长的魔爪。

    佐佐成政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