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84人生赢家
    “八嘎!”

    景家怒吼一声,粗大的拳头破空而来,隐隐带着风声,倘若佐佐成政生受了这一拳,只怕不死也得残废。〈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坐在成政身后的望月千代女、藏在天花板上面的果心、还有稳坐在高位上的上杉姐,她们全都看到了柿崎景家含恨而出的这一拳,但她们均是无动于衷,只因他们都看得出来,这一拳打不到佐佐成政。

    只要成政还有点脑子,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作出回应,以他的武艺,虽然反制柿崎景家还远远不够,但要闪避的话,也是绰绰有余。

    唯有不谙武艺的绫姬,睁大了一双美丽的眼睛,为成政担忧起来。

    嘭!

    ……嘭!

    砰砰两声,众人的眼中有惊讶、有不解、亦有得意。

    只因佐佐成政不闪不避,竟然任由景家一圈砸在了胸膛,被打得向后倒飞数步,才嘭地一声砸到地板上。

    “呀……内藏助大人,伤着了吗?”

    绫姬被吓得连忙起身,小跑到成政的身侧将他缓缓扶起。

    佐佐成政斜倚着绫姬的怀抱坐起来,忽然意识到一丝冰冷的杀机,他先是有些惊讶:

    柿崎景家既然想压过他一头的话,这一拳砸得实实在在,也就够了,他竟然还想杀了自己?

    然而下一个瞬间,成政就反应过来,连忙低喝一声:

    “千代女!”

    望月千代女虽然穿了身和服,但武器和暗器都还随身携带,此时听到成政的低吼,跃起的动作生生停下,她回头望向成政,眼中仍有愤懑之色。

    佐佐成政浅浅地吸了一口气,摇摇头示意她不可轻举妄动。

    千代女绷紧的身躯这才彻底放松下来,那一丝冰冷的杀机亦随风消散。站在成政对面数步的柿崎景家心中微有疑惑,冷哼一声回到了座上。

    他本欲再奚落成政两句,但想起方才笼罩自己周身上下的杀意,不免凛然。

    以他的傲人武艺,不论是对付成政,还是对付那个穿着和服的忍者,想来都绝无败绩的可能。

    但佐佐成政并不是一个英雄……若是佐佐成政真的出手,一定不会顾及决斗的规矩,用尽所有能够调动的力量。

    坐下来时,景家还对佐佐成政竖起大拇指,夸奖了一句:

    “小子,你有种!绫姬就先让给你,咱们走着瞧!”

    佐佐成政伸手揉了揉胸前,嘿嘿笑道:

    “承蒙和泉守关照,小子谨记在心,这份恩情,来日必当偿还!”

    放完了狠话,他刚要站起来,挥下去的右手却撞到了一团柔软的东西。

    “啊呀!”

    身后的绫姬惊叫一声,忙不迭松开扶着成政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她不退倒好,衣裙被成政的屁股压在下面,脚下一个踉跄,仰天倒下。

    “咳……”

    高位上的上杉姐清了清嗓子。

    “佐佐内藏助和柿崎和泉守,你们两个身为同僚……竟然在我面前大打出手,真是太难看了!”

    上杉姐语气中的责备之意显露无遗,柿崎景家连忙躬下身来告罪,佐佐成政亦是起身道歉。

    绫姬和成政的婚事一旦确定,今天的这个庆功宴也就乏善可陈了。

    虽然上杉姐宣布了对于诸位功臣的封赏和提拔,但这个褒奖方案也是成政在关东时就起草的。

    从绫姬的肚皮上起来之后,他摸着隐隐作痛的胸口,时不时抬头望向高位上的上杉姐,心中再度陷入了沮丧。

    ……她不爱我。

    坂户城那个晚上,她的这句话一遍又一遍地回响在佐佐成政的脑海里,让成政既悲伤又愤怒,即便是佐佐成政在昨夜里忘情地陶醉于望月千代女的身体,却还是会在睡梦中不自主地反复呼出“景虎姐”的称呼。

    葡萄大师曾经讲过,如果你不是爱她的话,一定就是她欠了你很多钱。

    佐佐成政此刻盯着大厅中央那个谈笑风生、高高在上的上杉辉虎,宁愿是她欠了自己很多钱……

    因为他在上野救援和关东出阵所立下的巨大功劳,被提拔为上杉家的家老,领地从北条城附近一万石转封到上田一带四万石,居城在坂户城,基本上相当于“继承”了长尾政景那个可怜虫的领地和“女人”。

    作为一个对日本战国不甚了解的人,成政还记得长尾政景是上杉谦信的姐夫。

    现在他拥有了上田长尾家的旧领、即将迎娶绫姬,再过几年,不知会不会被宇佐美那个老头给淹死在野尻湖呢?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他便开始为应酬而忙碌了。

    升格家老、领地加增、迎娶绫姬,成为人生赢家,学习高等流体力学……

    呸呸呸……成为人生赢家的成政,自然成为上杉家众人所恭维和垂涎的对象。

    他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在短短三年混到家老、一门众的待遇,还外加了“猛将”和“大将”的光环,在北6、在关东打出赫赫声名。

    这令单纯的青年武士们热血沸腾,佐佐成政俨然成了他们效仿和学习的楷模。

    但成政的好友斋藤朝信和甘糟景持皆是奉命留守关东,庆功宴上的年青人虽多,却多是他不熟悉的人。

    这令佐佐成政倍感寂寞。

    “佐佐大人,恭喜恭喜啊。”

    又一个年青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成政看见,眼中微有了些暖意。

    安田长秀一屁股坐在了成政的身侧,帅气的脸庞上洋溢着满满当当的雄心壮志。

    “安田大人,我才要恭喜你呢。不仅继承了安田家的家名,更在关东闯下赫赫声名,假以时日,你一定会成为上杉家屈指可数的大将!”

    对这个叫做安田长秀的年青人,成政不吝溢美之词。从两年多以前的越后骚乱到关东北条讨伐,安田长秀的飞成长,成政也看在眼里。

    “大人客气了……您可是人生银家,我辈楷模!”

    长秀夸张地做了一个揶揄的表情,自然而然地凑到成政的耳边低声道:

    “柿崎景家跋扈已久,必定不是大人的对手,只是刚才那一下……”

    “无妨、无妨。”

    成政呵呵笑了起来,他没有躲掉景家的这一拳,是因为他是故意的!

    ……他不仅没躲,还做了准备,借着这一拳的力量,向后一跃而起,造成被景家一拳击飞数步的假象。

    在旁人看来,他这一拳捱得极重,但身为当事人之一的柿崎景家,却知道佐佐成政是故意的。

    “佐佐大人好本事啊,我景家也敬你一杯!”

    说曹操曹操到,柿崎景家竟然也端了一杯酒来到成政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