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74樱花抄
    说好的加更来啦!

    打赏588及以上加更!!每1ooo推荐票加更!!!优秀长书评加更!!!兄弟们还在等什么,快来加更吧!***

    好不容易吃完了一大碗拉面,不二神一的鼻血也流的差不多了。?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马上就被喜多拉去城外赏樱。

    玉绳城附近有什么景点没?

    有啊,鹤岗八幡宫!

    鹤岗八幡宫就在玉绳城外几里的地方,神一和喜多又都是骑着马,蹦跶蹦跶一会儿就到了。

    在岔道小路边把马拴上之后,神一和喜多并肩走来,看见八幡宫前面的这条大道上人还真尼玛多。

    虽说这樱花是很美型,但是架不住游客多呀。

    神一看见前方络绎不绝的赏樱游客,就有点打了退堂鼓,扭头正要开溜,却被喜多揪住了领子。

    “别跑路呀,欧尼酱,伦家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你都不陪着,真是伤心~~”

    神一笑眯眯的眼神有点呆滞,他叹了口气,回头站到了喜多身旁。

    “我就不该因为贪吃去什么劳什子的成田拉面馆!我这张嘴,该打!”

    他挥起手佯作掌嘴,手掌悬在半空却迟迟不落下,扭头望向喜多,才现喜多也在盯着他白皙的脸庞看:

    “快点呀!快点掌嘴,我也想看看欧尼酱的皮肤白里透红的模样。”

    神一泪目……

    “好啦走起赏樱。”

    神一的手臂机智地转了个圈,拉住了喜多的小手,把她扯着往小路上走。

    小路通往何处?

    当然是小树林。

    小树林这一场所,可以触n多主线剧情、支线剧情与事件,能够观摩野战、触野合、也可以在无数的小树下参与到角色扮演的趣味游戏里来。

    神一的脑子里闪烁着邪恶的想法,然后他们兄妹俩经过一个小树林、再经过一个小树林……神一无奈了。

    “弘治三年的春天来了,关东平原又到了.情的季节。”

    神一老气横秋地低估了一句,万万没想到自己在无意中说出了一句经典至极的话。

    “.情的明明是欧尼酱好不啦!人家只是想看看樱花罢了,哪有你这么多的坏心思!哼!”

    喜多把小手从神一的掌中抽了出来,双臂抱胸,扭头转向一边。

    神一讪讪地笑了笑,伸手挠挠头,敛去了邪恶的想法。

    “诶……那个武士大人好帅啊。”

    喜多本是鄙视神一才扭过头去,马上就像现新大6一样地尖叫起来。

    神一也顺着喜多的目光去看,现一个青年武士和一个和服美女正面对面地坐在樱花树下喝酒。

    ……这也叫帅?

    神一默默地吐了个槽,那个武士虽然个子比自己高,但是颜值吧也就那样,中上的姿色,怎么会是“好帅”?

    再就是……好好的樱花不赏,喝个毛的酒啊?

    仗着自己有钱是土豪,所以连赏樱都要显摆一下?

    出于雄性动物的本能,神一对那个青年武士抱有浓重的敌意。

    喜多却是拉着神一的手一溜小跑接近了那一对男女,躲在了树的后面准备偷.窥。

    “快点快点,上次讲到哪里了来着?”

    那个女人虽然服饰华丽,声音也蛮好听,但只是听到这一句,喜多就已断定她是个急性子。

    “呐呀……你自己都不记得了让我怎么讲。”

    男青年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反了天啦!本公主命令你继续给我讲故事!不然的话……嘿嘿……”

    “行行行,阿一服了油,上次讲到贵树和明里约定好了时间和地点,然后贵树出了。”

    ……听到女人自称“公主”,喜多忍不住挑起了长长的眉毛。

    这个女人,年龄也蛮大的了,应该有二十多岁了吧?

    可是看她这么跋扈的样子,多半是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了吧。

    嗯……一定是这样,这个男人看起来也是一个高级武士,竟然对这个女人怕得这么厉害,她一定是个祸害。

    这么想着的喜多,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也已经19岁了还没嫁出去……后之视今,亦尤今之视昔啊。

    神一无精打采地坐在喜多的对面,昏昏欲睡,那个男人讲的什么故事,好像是叫做《樱花抄》?

    什么玩意儿……故事的主角远野贵树历经跋涉、冒着大雪,终于赶到岩舟跟心爱的女子相会……

    这种纯情的故事也就只能骗骗喜多这种小女生罢了!

    可笑的是不论喜多、还是那个听故事的女人似乎还都深陷其中,真是太年轻!太单纯!

    有句话叫做什么来着,春困夏乏,这么好的春天怎么可以不困觉?

    听故事的女人听着听着就歪倒身体,把脑袋枕在了男人的腿上,眯着眼睛昏昏入睡。

    听故事的喜多也跟着模仿,想要躺在神一的怀里,却被神一那一副“图样图森破”的眼神给挡了回去。

    她气呼呼地嘟着嘴靠在树上,心想神一八嘎不懂我,老娘还有树……

    “嘛……又睡着了呀,真受不了你。”

    那个讲故事的男人温柔地嘟囔了一句。

    在树后面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喜多没由来地一阵心酸。

    她也想拥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啊,可是……神一那个八嘎,一想到他就来气!

    在不远处,佐佐成政瞥见喜多在树后面露出的一片一角,心里有了些许疑惑,正要起来去看看偷.窥的人是谁,腿上的景虎姐又扭了扭脖子翻了个身。

    成政低头看着她恬静的睡容,心头涌出无限的温柔,伸手想要摸摸景虎姐的脸蛋,却是害怕把她吵醒,悬在半空迟迟不敢落下。

    终于,佐佐成政轻轻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保持着正坐的姿势,一双眼睛痴痴地停留在景虎姐的身上,微风吹过,落英缤纷。

    “乃,景虎姐,樱花飘落的时候,是秒5公分哦。”

    樱花的花瓣从树梢上缓缓飘落,坐在树下的两人,此刻宛如沐浴在花雨中一样。

    纳尼?

    躲在树后面的喜多和神一同时瞪圆了眼睛。

    景虎姐?

    这个女人是谁?

    想到玉绳城里那个没有多少英武气质、对政务得心应手的“上杉辉虎”,神一马上就脑补到了一种非常之狗血的可能性。

    “来年……如果还能和你一起赏樱就好了。”

    佐佐成政喃喃自语,对树后面的兄妹俩视若罔顾,因为此时在他的眼中,也只有景虎姐一人罢了。

    “乃,成政萨玛原来躲在这里口牙。”

    不远处又来了一个容貌极为艳丽的少女,一听口音就不是关东人,连语调也软绵绵的,神一才刚听了一句就觉得半边的身体已经酥了。

    这时,那个艳丽的少女已走到佐佐成政的身前,屈膝一礼:

    “小女子绝,见过绫公主、见过成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