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61国之将亡,遍地舰娘 书友打赏加更!
    感谢书友“我要福利啊”赏金!!!

    ***

    弘治二年(1556)1o月初,联军和北条军在相模湾海域生激烈的战斗。([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数量庞大、船只更庞大的李家舰队和葡萄牙舰队从馆山军港出,作出一股向伊东冲大举进兵的架势。

    北条水军因此从下田军港出,前往伊东冲拦截舰队。

    上午的阳光很好,天气也很热,不过身在海面上一直有凉风吹拂,倒不算太难过。

    佐佐成政和李华梅肩并肩站着,一人拿着一个单筒望远镜往前面瞅来瞅去,也同时放了下来。

    华梅轻轻地叹了口气,佐佐成政却忍不住笑出声来。

    “北条家的水军也被骗过来了……看他们貌似不太给力的样子,这样我就放心了。”

    李华梅冷哼一声:

    “跟濑户内海的海贼比起来,关东的水军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

    “那濑户内海的海贼呢?”

    “瓦鸡土狗吧。”

    佐佐成政默默转过身来,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竟然这么狂!

    据说……当然了只是据说,在成政那稀薄的印象里,日本海贼不是还蛮出名的么?

    什么能岛海贼啦、什么熊野水军啦、什么淡路十八家啦……游戏里把他们吹得神乎其神,又是为何?

    “全员,第一种战斗配置!”

    华梅朝着身后大喊一声,旗舰的主桅之上,一个瘦得像猴儿、灵敏得也像猴儿的人立刻就打出了旗语,整个舰队迅改变了队形,体量庞大、船身坚实的大船和灵活的小船各自搭配着,把度催到了极致,准备直接用撞击的方式碾压对方。

    然后……咔咔声响,两支舰队接触,北条水军的许多船只在第一个照面就被撞成了粉碎。

    距离稍微拉开一点之后,福船两侧的火炮嘭嘭嘭炸个不停,把稍微有些规模的敌军关船轰得一个不留。

    十几条小早船慌慌张张地逃命,身后是一艘李家舰队的大船全力追逐。

    小早船虽然灵活,但度并不占优势,就在即将被大船追上的时候,华梅下达了继续行军的命令,那艘船看到旗语,才悻悻返回。

    那艘穷寇穷追的大船缓缓回归队形的时候,佐佐成政远远望见船头站着一个一头金色卷、身材高大的御姐……这御姐似乎很嫌热的样子,一边的肩膀直接袒露在外,佐佐成政用望远镜清晰地看到了她小麦色的肌肤和深深的沟壑。

    不仅身材火爆,颜值似乎还相当高,高鼻深目,一张锥子脸,最要命的是还戴了个眼罩,尽显女舰长的英姿!

    佐佐成政还在用望远镜贪婪地瞄着独眼女船长的红唇,鼻血就自然而然地流了出来。

    “切~~没点长进。”

    身后突然冒出来果心御姐,掏出了一个香喷喷的手帕,伸手去把成政的鼻血轻轻地擦了擦。

    意识到突然出现的果心御姐,华梅有些惊讶,佐佐成政却是陶醉于独眼女船长的卓绝风姿,对华梅的反应后知后觉。

    直到那条船归队的时候,女船长把右手放在唇边,给了佐佐成政一个飞吻……

    卧槽……醉了!

    ……佐佐成政当然不是圣人,不过对面那个独眼的女船长,似乎是生了黑色羽翼,集邪恶与圣洁于一身的天使呢!

    午后,船队在伊东冲一带找地方靠了岸。

    由于附近没有天然的良港可供停泊,船队在距离6地不远的地方直接抛锚,到从船队到6地的这一段……是要靠小船来载人了。

    李家舰队今年来日本的时候一路从九州开到越后,早就把船上的货清理掉了,此刻一艘艘福船的船舱里,满满地装了里见家的士兵。

    这一批里见军以土岐家少主土岐赖春为,紧紧携带了三天的口粮,在他们抢滩登6之后,立刻就翻越低矮的伊豆山脉,向韭山城的方向去了。

    佐佐成政有心给土岐赖春多一点福利,但赖春究竟能不能把握得住,还是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当天晚上在华梅旗舰上,李家舰队开了个庆功宴。

    那个时候佐佐成政才面对面地见到了独眼女船长,原来她的名字叫阿芝莎!

    面对佐佐成政犹的银荡眼神,独眼女船长很不客气地一把从身旁搂过一个萝莉来,端着萝莉的小脸来了个湿吻。

    佐佐成政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这尼玛,此处应该有本子啊!

    然后独眼女船长就叽哩哇啦地说了一通,最后伸手捏捏萝莉的脸蛋,似乎是让她给自己翻译。

    萝莉红着脸,支支吾吾地道:

    “阿芝莎姐姐说……她不喜欢男人,李提督似乎很喜欢你的样子,你可以去找她。”

    萝莉的日语说的也不流利,结结巴巴的,但是看她又不是中国人,难道是棒子国少女?

    佐佐成政刚要说“百合**好”,但果心却从后面扯了扯他的袖子。

    然后果心就趾高气昂地站到阿芝莎的面前,也是叽哩哇啦地说了一通。

    然后阿芝莎怒从心起,果心亦不甘示弱,两人针尖对麦芒,斗争一触即。

    “干嘛呢干嘛呢,都让开让开。”

    舰队副官杨希恩走过来分开了两人,成政赶紧拉着果心到一个角落里问:

    “你们刚才都说了什么?”

    “你真要听?”

    果心御姐一挑眉毛。

    “当然咯……我身为当事人,也有知情权的。”

    看着佐佐成政的一脸希冀,果心叹了口气:

    “不长眼的公.狗,要.情去一边去,别在姑奶奶面前晃悠,信不信老娘我一枪崩了你。”

    这……着就是阿芝莎刚才对佐佐成政说的话?

    果心点了点头,示意翻译绝对无误。

    佐佐成政瞬间石化。

    “然后我说……公.狗又如何,你这样的母.狗一辈子也别指望遇上一条,就怕母.狗不知道自己是母.狗,还一个劲儿地唁唁狂吠。

    “怎么样的小主公?”

    果心笑眯眯地伸手摸了摸成政的头,看样子就像是一个大姐姐安抚受挫的小男孩一样

    ……乖,摸摸头。

    佐佐成政欲哭无泪……敢情自己是落实了“公.狗”的称呼了?

    这绝对不可以!

    于是佐佐成政继续躺在果心怀里撒娇,不知不觉中就枕着果心的大腿酣然入睡。

    从小田原城下离开到现在两个半月,佐佐成政虽然没去打仗,但忙于应酬和纵横捭阖,简直比打仗杀人还要累一万倍。

    果心御姐对成政的疲劳显然有些意外,却没有把成政叫醒的意思,看着佐佐成政熟睡的脸庞,安静地像个婴儿一样。

    果心眼里,佐佐成政的样子似乎和记忆深处的某张脸渐渐重合到一起,她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