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56天使与魔鬼
    不知不觉中,景虎姐已经把小豆长光从成政的脖子旁边拿开,成政的脖子虽然还有血迹,也已经不再流血。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他们俩一个是一身白色武士服裹了个白色大头巾,一个是黑色的武士服和乌黑的散乱长。

    白与黑。

    光明与黑暗。

    也是——天神与魔鬼!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也渐渐松弛下来,两人对峙良久,都是紧紧地盯着对方的眼睛。

    ……很多话我只想要对你诉说。

    虽然没有开口,也没有听到佐佐成政再次表白心迹,但长尾辉虎相信已经自己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比以往更加地明白无比。

    直到此刻,她才完全地成长为了足以让对方效忠的主君,也才完全取得了这头北6孤狼的心。

    “我在小田原城外安置的东西……在明国有一个称呼,叫做‘京观’。”

    “我明白的……京观不是为了震慑北条氏康,而是为了威慑关东豪族。”

    “另外……与武田晴信决战之后,我要去北6。”

    直到此时,景虎姐才眨了眨眼,连忙转过身去:

    “我知道了。”

    “那么……告辞了。”

    从姬武士侍卫哪里取来佩刀之后,佐佐成政步出大帐,回到营中的时候,为数7o骑的蔷薇骑士已经全副披挂,等待着他的命令。

    佐佐成政朝着前田庆次身侧的那个一身狩衣的年青人点了点头,便跨上了战马。

    七十二骑缓缓向东,离开连绵的联军大营之后,踏上了通往下总的道路。

    此时的时间尚不过午,联军并未开始攻城,小田原城的本丸天守内却乱成一团。

    在这个开会的大厅里,n多北条方的将领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他们神色或惊或怒,但更多的却是恐惧,上位上的北条氏康一脸阴沉,下处的太原雪斋仍然形容枯槁。

    这次的军议,比战前的那次“热闹”了许多。

    底下的人乱糟糟地吵个不停,或许是失去了耐心,雪斋和尚和身后的庵原忠胤、松平元信率先起身告辞。

    三人出了本丸,才稍微觉得清净了一些,庵原忠胤和松平元信都是皱着眉低头走路,向来少言语的太原雪斋忽然问道:

    “城外的那座京观,你们怎么看?”

    京观,又是京观。

    京观还是那座京观,只不过看京观的人变成了北条军这一方,思考起问题来当然也会不一样。

    整整五千颗头颅全部钉在那座虽然低矮却够大够宽的土山上。

    今天一大早,守城的足轻看到这座山——由头颅垒砌来的山的时候,直接被吓得尿了裤子。

    作为土生土长的日本人,他们完全无法想象数万人的头颅摆在一起会是怎样的景观。

    就算是只摆5oo个头颅,也已经突破了日本人思维的极限。

    残忍、冷血、嗜杀、人渣、禽兽不如……除了这些词,庵原忠胤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以更准确地描述佐佐成政。

    忠胤本来还对成政的猛将标签有些敬意,但在成政垒出了这座京观之后,那仅有的稀薄好感也被冲击得无影无踪了。

    “据说……这座京观里,有三千人是屠杀的北条军降兵。”

    雪斋这一句适时补充,终于让忠胤忍不住骂了出来:

    “简直是禽兽不如!”

    就在庵原忠胤的鄙夷成政的时候,松平元信却突然开了口:

    “不……是魔鬼!”

    “只有魔鬼……才能做出这样的事。”

    元信的话并不算多,只是两句,但这两句话却让一直都骂骂咧咧的庵原忠胤瞬间陷入了沉默。

    太原雪斋的脚步不停,却是罕见地夸奖了一句:

    “元信所言极是……他是一个魔鬼。”

    是的……佐佐成政是一个拥有魔鬼的觉悟和魔鬼的手段的魔鬼。

    一个完完全全的……魔鬼!

    “报!最新的军情!”

    一个武士匆匆跑进本丸天守的会议厅,把东西给了北条氏康。

    北条氏康的眉毛扭了起来……脸上的刀疤随之翻动,让人看不清是喜是怒。

    “真奇怪啊……”

    氏康缓缓闭上了眼睛。

    为何……为何佐佐成政竟然离开了小田原战场?

    成政的举动让笼城的北条氏康无法理解,但成政的远离,也让氏康松了口气。

    长尾辉虎是野战名人,可谓天下无双。但氏康却有充分的信心把长尾辉虎和七万联军挡在城下。

    凭借着小田原城的坚固城垣与充足给养,相信就算是十五万大军围城,也是无能为力,唯有望城兴叹。

    只有佐佐成政……只有那个有着无限可能性的佐佐成政,才是小田原城的威胁。

    一连半个月过去,联军都只是围着小田原城大眼瞪小眼,没有丝毫办法。

    这让氏康喜上眉梢,也让笼城据守的北条军舒了一口气。

    但北条氏康也频繁地接到了佐佐成政出没于下总、下野等国的消息。

    而小田原城周围的联军,也愈来愈多。

    原来佐佐成政不参与小田原城的围攻,是为了动员关东豪族……据说他和关白近卫前久一起在下总和下野活动,凡此二人所到之处,一直在观望的豪族也纷纷加入联军,带着自家的农兵屁颠屁颠地跑到小田原城下来。

    就算是来再多的人,也不可能攻陷小田原城,佐佐成政这又是为了什么?

    北条氏康彻夜难眠,只因随着联军数目的增多,小田原城内的人心也开始渐渐浮动。

    那座摆满了5ooo颗头颅的京观已经矗立在那里半个月了。

    每天每夜,都有人不停地议论着它。

    议论着降兵为什么也会被杀,议论着谁谁的亲属也在死者之列,议论着关东联军会不会也这样屠杀小田原城内的守军……议论着佐佐成政、究竟是怎样可怕的一个魔鬼。

    尽管北条氏康和北条幻庵三令五申,不许议论京观,但军士们的恐惧和不安却无法遏止。

    那座京观就像是压在众人头上的一座山,重可千钧。

    因此,北条氏康在7月末尾的这一个晚上,命令白备的指挥官笠原康胜带一支兵力,毁掉京观!

    就在笠原康胜带着一队足轻悄悄出城的时候,加藤段藏也来到了景虎姐的大帐内:

    “川中岛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