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53出奔
    杀降不祥!

    古往今来,杀降的将领往往不得善终。(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其中最负盛名的,莫过于坑杀了4o万赵国降军的秦国名将白起、坑杀了2o万秦国降军的西楚霸王项羽,还有屡次杀降、外带屠城的明朝名将常遇春。

    这三位名将有两个自刎而死、一个中年暴卒,除了他们,还有不少的杀降名将,全部都不得善终。

    波风乾没有想到的是,佐佐成政竟然也变成了一个杀降的名将。

    佐佐成政早就已经是名将了,关键只在杀降。

    昨夜的国府台合战,在利根川的东岸,联军擒获了不少来不及溃逃的北条军足轻。

    波风乾本来不关心这些俘虏,因为不论是战死的人数、还是俘虏的人数,对他来说都只是一串数字而已。

    但因为目击到佐佐成政此刻的暴行,连视杀人如常的波风乾也忍不住为之作呕。

    真恶心!

    在水势渐退的河滩上,北条家的足轻被用一根根的长绳字捆成一串一串,一串约摸二十人左右,在越后武士们的拉扯之下,这些被串成一串的足轻也成串地跪在河滩潮湿的泥土上,他们之中不乏人大喊大叫,但每每有人喊叫,他的喉咙便会在第一时间被锋利的刀刃割断。

    降兵们惴惴不安地竭力保持沉默,因为一开口就会死。

    可就算是从头到尾都乖乖地不讲话,又能多活多久呢?

    多十分钟?还是多一个小时?

    佐佐成政全副武装、顶盔贯甲地立在河堤上,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身下的屠杀。

    他薄薄的嘴唇有一角微微扬起,一双栗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他是在享受着这一场屠杀吗?

    波风乾不知道,波风乾只知道,自己绝不会容忍这种事情生。

    他迈开步子撞开了往日里熟稔无比、亲似兄弟的蔷薇骑士们,一口气冲到了佐佐成政的身后,伸出一只大手扳住成政瘦削的肩膀,把他扯了过来:

    “你Tm是什么意思!”

    佐佐成政猝不及防之下,被波风乾拉了一个趔趄,但站稳之后,成政又恢复了那个眼带狂热、嘴角上扬的表情:

    “你没看到吗?”

    波风乾怒了。

    “你他.妈杀降兵有什么意思!明明都已经放下武器投降了,他们只是拿着锄头的农民!”

    佐佐成政扬起的嘴角渐渐垂了下来:

    “拿起锄头来,就成了士兵。”

    “拿着锄头来凑热闹的农兵,什么时候也成士兵了?日本的这些乡巴佬什么都不懂,我们俩还不懂吗?你用这话来糊弄他们可以,你糊弄我干什么呀!你这是屠杀你知道吗!非人道主义的屠杀!”

    波风乾指着佐佐成政的鼻子骂,蔷薇骑士们虽然忠心耿耿,但遇上屠杀农兵的主公,他们的心里也是抵触的。虽然是站在佐佐成政的身后,但他们在情感上却更倾向于波风乾,甚至说……他们在情感上和波风乾处在一个立场。

    不仅仅是“杀降不祥”这个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的想法,蔷薇骑士大多选自山民和猎户,对于农兵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也是农兵啊!

    难道他们从越后翻越群山、不辞辛苦地来到关东平原上,就是为了屠杀和他们拥有一样属性的农兵吗?

    可是对于波风乾的质问、对于众人的疑惑和不解,佐佐成政的回答仍然简要:

    “助纣为虐,死不足惜!”

    “你说他们助纣为虐……可你做的事,难道不比桀、纣更残忍、更暴虐?”

    波风乾也像揪着小幡信贞衣领那样地揪着佐佐成政,可成政的身形虽然单薄,却像是一根钉子一样钉在地上,一动不动。

    “没错,我就是桀纣,我就是屠夫。”

    佐佐成政的嘴角又扬起来了,他微微仰起了头,一双眼睛俯视着几乎与他等高的波风乾,眼神淡漠,分不清是什么表情。

    “混蛋!”

    波风乾忍不住挥起拳头,一拳砸在了佐佐成政的脸上。

    佐佐成政毫无防备,或者应该说……他并无防备的意思,就这么任由波风乾给了自己一记重击,这一拳打得成政身躯后仰,连忙向后一个垫步,这才勉强保持平衡。

    再重新站直的时候,佐佐成政的左侧脸颊高高地肿了起来,嘴角挂着一丝殷红的血。

    “合则留,不合则去。你可以出奔,我不拦你。”

    佐佐成政仍是没有任何改变初衷的念头,他此刻说出的这句话,更是让波风乾的一颗心沉入海底。

    什么合则留不合则去,这不就是在告诉自己,“爱玩玩,不玩滚”嘛!

    波风乾本来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揍了成政一拳,但在听到成政的这句话后,反而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在乎佐佐成政、为什么要为这样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担心?

    怒极反笑,波风乾往后退了一步,指着佐佐成政咧开了嘴:

    “两个月前,我曾在北条城对天誓,要为你报仇,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是——

    “太!年!轻!因为你,根本就不值得我这样做!

    “你—不—配!”

    说完之后,波风乾低头往成政脚下啐了一口,扬长而去。

    身后的河滩上,蔷薇骑士们仍在有条不紊地斩杀着降兵,也时不时地有那么一两个不开眼的农兵被吓得惊叫一声,然后立刻被一刀刺死。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不是波风乾关心的东西了。

    只要是沾上了佐佐成政这个恶心的东西,就不会有好结果的!

    他骑着马狂奔而去,身后佐竹义昭连忙跟上,却被愤怒的波风乾拉开了一大段距离。

    站在河堤上的佐佐成政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却没有多少阻止佐竹义昭的想法。

    ……只要能继续活下去,还用担心找不到幸福吗?

    波风乾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

    直到波风乾连人带马,在视野里化作一个微不可见的黑点之后,成政才转过身继续看着河滩上的屠杀。

    他的嘴角也再次扬起了微笑。

    “呦……没想到佐佐成政也变得这样残忍嗜杀了呀,不过现在你这么杀伐果断,倒是让本少爷也很喜欢呢。”

    脑海里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像是有一个人在耳边说话一样清晰无比。

    土岐赖次的语调一如既往地冰冷而邪异,本能地让人感受到危险,可佐佐成政只是咧开嘴笑了笑道:

    “今天把你放出来,不是为了和你吵架的……我有一个挺不错的想法——咳咳……”

    佐佐成政才说到一半,忽然又咳嗽起来,他只咳了一声就已经涨红了脸,身体弯得跟煮熟的虾米一样。

    “就凭你?也配命令本少爷?做梦吧!”

    土岐赖次甩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再也感知不到了,佐佐成政依旧在躬身咳嗽,咳得眼泪滚滚而下……终于,成政“哇”地一声吐出一口紫红色的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