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贰拾 关东管领 252情深深
    大战之后,通常都会请僧人来度死者,避免亡灵滞留阳间,化为祸端。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是个人都会恐惧怪力乱神,这种情况在日本尤其如此。

    波风乾骑马在利根川东岸一溜小跑,没有看见从附近请来的僧人,却现战死的北条军士兵的尸体有些异样。

    旧国府台城已经在烈焰中焚毁,就在它烧得只剩渣渣的旧城町区域,小幡信贞正在指挥蔷薇骑士联队的骑士们挖坑。

    集中掩埋尸体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是由小幡信贞这样的一个高级将领亲自指挥,而且还调动了佐佐成政和小幡信贞嫡系的蔷薇骑士联队……

    杀鸡焉用牛刀?

    这种小事,随便找个下级武士带一队足轻不就行了?

    波风乾骑马来到这个大坑的前面,盯着里面横七竖八的尸体看了很久,才缓缓抬起头来,按着太刀的刀柄来到小幡信贞的面前:

    “小幡大人……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信贞早就感受到那双犀利的目光,瞥见是波风乾之后,心头虽有一丝的犹豫,但还是佯作不知地道:

    “纳尼?波风大人没看到吗?”

    波风乾的右手立刻就握上了太刀的刀柄,他一个箭步逼到了小幡信贞的跟前,低头俯视着对方,气势咄咄:

    “头呢?”

    “我不明白波风大人是什么意思。”

    ……信贞依旧不为所动。

    “头颅呢!他们的脑袋呢?小幡大人……请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嘴里挤了出来,波风乾此刻咬牙切齿,一双眼睛隐隐有些红,此刻的他,想极了一头怒气冲冲的公牛。

    “喔……头颅啊,被砍下来了。”

    波风乾冷哼一声,将已经抽出半截的太刀重新砸回了鞘中,双手提起了小幡信贞的衣领,几乎把信贞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谁让你这么做的!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人头都砍下来!有病吗你们!”

    “八嘎!快放开主公!”

    忠于小幡信贞的武士挤到了前面,匆匆把两人分开,围在波风乾的身旁站成了一圈。

    “小幡信贞!你不敢说吗!敢做不敢说?怂货!”

    就算是被扯开,波风乾也忍不住地咒骂着,在他看来,小幡信贞将战死的敌方士兵全部砍头,此举实在是太过残忍。

    日本人也是人,信贞这么做,难道就不怕遭天谴?

    然而,纵使波风乾百般质问,从小幡信贞那里得来的也只有四个字:

    无可奉告!

    波风乾悻悻离去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佐竹义昭。

    他在昨夜传信给佐竹义昭为的联军之后,就跟在义昭的身侧战斗,据说一个晚上讨取了十三个级,乃是军中难得的勇士。

    佐竹义昭今年不过二十五岁,但身材既不高大也不粗壮,脸色总是苍白灰,带有病容,他经常在出阵的时候只穿戴笼手和阵羽织,据说这是因为具足对他羸弱的身体来说太过沉重。

    经过了昨日一天一夜的连续作战,义昭本应因为疲惫而回营休息,但此刻却意外地出来散步,然后又意外地邂逅了刚刚与信贞分手的波风乾。

    “波风大人似乎是有不开心的事?”

    “呐呀……没有啦。”

    一边在口口声声地说自己么得事,一边又是一副拉下来的脸,任何一个人看见波风乾此刻的表情,都不会相信他方才讲的话。

    佐竹义昭从腰间取出折扇,抻开了挡在脸上轻轻咳了两声,波风乾也知道义昭体弱、多病缠身,因此并不奇怪,但他若是看见了此刻佐竹义昭在扇子后的那张脸,大概就不会再那样冲动了。

    只因……佐竹义昭此时竟然是在笑!

    义昭因何笑?

    “波风大人昨夜的勇猛善战,真是令人心折,听说大人现在是内藏助大人的家臣,不知领有多少的俸禄呢?”

    义昭迈开了步子,引着波风乾朝西侧的一个木桥缓缓而行,波风乾虽然还满脑子都想得是那些无头尸体的事,此时也听出了义昭的意思……这家伙该不会是看他长得帅,所以要挖墙脚吧?

    脑补(意银)很美好,但波风乾同时也在担心着佐竹义昭是不是在觊觎他的菊.花?

    这年头众道大行其是,搅基乃是风尚,难道他波风乾也要菊.花不保?

    不行!节操可以不要,后.庭不能不保!

    “区区不才,在主公的手下暂居足轻大将一职。”

    “喔……其实呢,波风大人那么地勇猛善战,才是一个足轻大将未免太过屈才,我可以给波风大人侍大将的位置,不知大人可有意转仕我佐竹家?”

    “请恕在下拒绝。”

    侍大将不论是俸禄还是地位都比足轻大将高了一级,在战国之时做到这个位置,已经算是一时之杰,佐竹义昭给波风乾开出的价码,不可谓不高,但波风乾还是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

    “侍大将虽然不差……但毕竟领兵不多,难以挥波风大人的实力,不如这样,我给波风大人三千石的知行,聘请大人做我佐竹家的部将,如何?”

    听到这么高额的俸禄……波风乾的小心脏跳了一下,毕竟他家里还有1o个美少女要养活,算上他自己就是11张嘴,11张嘴吃饭……他那一年5o贯的工资根本就不够吃啊。

    “抱歉。”

    他掂量掂量一番,还是拒绝了。

    ——秉承着同为穿越众这一点,成政和波风乾一直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所以佐佐成政的、就是他波风乾的,他波风乾的、当然还是他波风乾的,他没钱了可以管成政去要,人形自动提款机,多方便啊。

    佐竹义昭淡淡的眉毛皱了皱:

    “除了部将的待遇……我还有一个女儿,今年已经六岁了,我想等她十岁之后,就与波风大人成婚,这样一来,作为一门众的波风大人,在家中的影响力将大大提高,亦不用担心因为年轻而受人轻视了……大人以为如何?”

    波风乾的心里默默吐了个槽……才六岁啊!你都不放过!真是太鬼.畜(绅士),太过分了!

    况且……波风乾还有那1o个美少女等着开呢,怎么会对个子又矮、没胸也没臀的日本短腿小萝莉感兴趣?

    太年轻了!

    想到这里,波风乾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地又装了一13:

    “佐竹大人的美意……我心领了,在下的年俸虽然只有5o贯,但我身为武士(直男),也有自己的信念(野望),是不会轻易离开主公(少女们)的!”

    “啧……波风大人果然是忠义之士啊,既然这样的话……”

    佐竹义昭一边给波风乾戴高帽子,一边笑吟吟地思索着对策,没过多久,他的眼眶就红了,鼻子也有些酸:

    “其实我自幼体弱多病,继承家督的位置以来,领内叛乱不止、常6一国也是诸侯割据、混战不休……我每每想起那些因为战乱而流离失所的平民,就觉得悲痛万分。然而我并没有足以守护他们的力量……唉……”

    听着义昭声泪俱下的诉衷肠,波风乾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感动了。

    “我想要得到足够的力量来守护常6一国的人们啊……波风大人,你愿意给我这样的力量吗?”

    佐竹义昭情深深地握住了波风乾的手,苍白病娇的脸颊上满面愁苦,眼角还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波风乾还没怎么明白义昭为了拉拢他的层层机心,只是看到义昭情深深的这幅表情,就被吓得一个哆嗦。

    “啊……啊呶……布裤(我)哇……”

    情急之下,波风乾素来灵活无比的舌头也跟打了结一样,说不出话来。

    佐竹义昭见状大喜,以为是有戏,正要再添一把柴火,波风乾却猛地用力抽出了手。

    “雅蠛蝶!”

    波风乾双手抱肩,神色惊恐地道。

    他这副样子让佐竹义昭很是疑惑,百思不得骑.姐。

    “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

    波风乾一个劲儿地摇头。

    两人就这么来来回回了很久,终于还是佐竹义昭叹了口气,把招揽波风乾的念头先放到一边。

    波风乾的反应很奇怪,虽然奇怪,但义昭仍然有信心在此次北条讨伐期间把波风乾挖过来……

    至于佐竹义昭为何如此地器重波风乾……除了波风乾身材高大、特别能打之外,不知还有没有别的因素?

    佛曰:不可说。

    双方都明确了想法、挑明了态度之后,波风乾急匆匆地往江户城赶,想去找佐佐成政商量商量加薪的事儿。

    哪知道佐竹义昭在他屁股后面跟得紧紧地,像个苍蝇跟着臭瓜果一样怎么撵也撵不走。

    波风乾无奈了……他自认,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但佐竹义昭可不认为自己厚颜无耻,城府颇深的他,已经算准了一手好棋,正在落子呢。

    “波风大人……我听说南边利根川的入海口非常宽阔,气势恢宏,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我不去!”

    对于佐竹义昭这个疑似“众道爱好者”的邀请,波风乾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然后义昭又补充了一句:

    “听说内藏助大人也在。”

    波风乾马上就扭过头来:

    “劳烦大人带路。”

    可是……等到波风乾真的看到佐佐成政时,心底却涌出了无尽的憎恶与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