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47地黄八幡
    长野业盛捂着伤口,在长野家武士们的簇拥下进入长尾军营中的时候,甘糟景持已经带着越后足轻依托着营寨和壕沟各就各位。(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业盛刚要跟景持说些什么,景持就挥手朝着最前面的两道阵列下了一个异常严厉的命令:

    “不许再放一个人进来!违者格杀勿论!”

    业盛的瞳孔一缩,三步并作两步,挡在了甘糟景持的身前:

    “甘糟大人!不可对友军举刀相向!若是在此时拒绝接纳友军,长尾殿下将不得人心!”

    甘糟景持并不与长野业盛对视……他似乎并不想跟业盛争吵。景持虽然是越后人,但也已经与业盛多次并肩战斗,也不想在此刻让关系闹得太僵。

    “请收回先前的命令!唯有人是根本,不可为了一时的胜负放弃友军啊!”

    业盛还要再说,却突然意识到了甘糟景持的两道刀子一样的目光。

    景持板着一张脸,只是瞪了长野业盛一眼,就一肩将业盛撞开,按着太刀走到了木栅边缘的阵列中:

    “戒备!放箭!”

    不远处……又一群上野足轻涌了过来,但在景持的严命之下,越后足轻也只能对昔日的战友松开弓弦……一阵乱箭之后,上野足轻倒下了十几个,更多的却是不敢再上前,朝着大营的两侧亡命逃奔……而在溃乱的足轻身后,是杀气腾腾的北条军。

    ——虽然是在夜幕之中,但北条军大将的一身银白色具足也颇为鲜艳,这名大将周围的旗本武士也都是白衣白甲,他们的指标旗亦是白色为底。

    正是北条五色备中的“白备”!

    笠原康胜在营砦前约百步的位置停了下来,他当然看出了长尾家本队人马的不同凡响。

    “足轻列阵!准备进攻!”

    身后的北条军足轻立刻行动起来,不远处的营寨之内,长野业盛也被那个年青的剑士拽走,向军营更深处躲避。

    “少主!这是长尾殿下的命令,你还不明白吗!”

    听到剑士近乎呵斥一样的话,长野业盛一愣,才渐渐明白些什么。

    “为什么……看甘糟景持的样子,应该是早就有准备了……为什么,为什么不通知上野和下野联军……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北条军可能会动夜袭?”

    业盛在年青剑士的挟持下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当他们几人来到长尾辉虎的主帐附近时,长野业盛已感到脊背寒。

    ——若是长尾辉虎早就知道上野、下野豪族有人与北条家内通,那么今夜如长野家一样为了长尾辉虎而战斗的人,岂不全是弃子?

    可笑的是,上野、下野两国的豪族们还想着从此战中捞到好处……能从此战中得到利益的只可能是长尾家或是北条家,而他们……全部都是砧板上的鱼肉啊!

    “方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御馆殿下究竟打算如何处置……还请示下吧。”

    大帐之内,赤井重秀擦了一遍又一遍的汗,终于颤颤巍巍地拜服在景虎姐的脚下。

    如果说他在先前的跪拜还多少有些阳奉阴违的成分,在此刻是的确的臣服了。

    “嗯……光秀你来说吧。”

    长尾辉虎依然皱着眉,不咸不淡地应着,她又让光秀来宣布……可明智光秀是谁?

    明智光秀不过是一个失去了所领的浪人而已,一个没有任何领地的野武士,可是长尾辉虎却让明智光秀来宣布对他们赤井家和女婿横濑家的裁决,是因为长尾辉虎看上了明智光秀这个帅哥,还是因为在她的眼里,上野豪族根本不值一提?

    “殿下的意思……横濑家除名,金山城由赤井大人暂时接掌。赤井大人在此战并未内通北条氏康,这让殿下很欣慰。”

    赤井重秀再一次抬起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也不知道他今晚为何有这么多的汗……喊杀声隐约从远方传来,想必是北条军已经开始了行动?

    他从馆林城带来的两百足轻,估计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被横濑成繁给击溃了吧……

    “你们出去吧……我休息会儿。”

    景虎姐下了逐客令,明智光秀也麻利地收拾东西,撵着赤井重秀出去了。

    但就在重秀重新抬起头来的那一刻,他看见了军营四周的一片火海,顿时脸色数变。

    北条家和今川家的军队,已经从三个方向包围了长尾军,而第四个方向……是茫茫的江户川。

    重秀在看到那一摞上野、下野豪族送给北条氏康的书信时,就已经猜到北条军可能会像十年前那样,再来一河越夜战。

    他未能想到的,是北条军的攻势竟然如此猛烈,简直如汪洋大海般吞没了数万的联军,又围住了仅有五千足轻的长尾军。

    可是……长尾军真的围得住吗?

    重秀回头瞅了一眼江户城,一条灰白的眉毛忍不住跳了一下。

    联军据河为营,因此很难被敌军包围,就算是被敌人夜袭,主将也可乘船从容不迫地从江户川撤回忍城。

    赤井重秀一瞬间想明白了这么多,不由有些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他小心翼翼地跟在明智光秀的身后嗫嚅道:

    “明智大人……是否应该建议御馆殿下撤退呢?”

    “纳尼?”

    “是否到了……撤退的时候呢?北条军的攻势如此猛烈……而联军大多已经溃散……”

    重秀不再说了,他自觉明智光秀也是个聪明人,聪明人之间讲话,不必太尽。

    凡事太尽,缘分必定早尽,重秀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赤井大人就在这里观战吧……我军阵势未乱,北条军虽然兵力占优,也未必取胜。”

    明智光秀握了握腰间的太刀,挥挥手就有两个姬武士过来,把赤井重秀围在了大帐旁边的一块空地上。

    重秀到了之后才现,原来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上野、下野两国的豪族将领。

    “诸位大人且看好了……看看我军是如何取胜的。”

    明智光秀换上一身南蛮胴具足,站到了豪族们的身前,她的身影单薄而瘦削,完全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任何一个豪族领也不会相信,这个陌生的青年武士拥有能将北条军击退的力量,可长尾辉虎的大帐外架着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拒绝了任何人的求见。

    ……是生,是死,是成,是败?

    众人的心七上八下,随着远处北条军的一声呼喊,都是齐刷刷地沉入了谷底。

    他们看到了那个染成黄色的大旗——“八幡大菩萨”!

    是北条纲成!十年前威震关东的地黄八幡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