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唐泽山 214突围
    看见了“北6孤狼”所特有的狼头马印之后,氏政一下子想起来最近一次派出的探子还没有回来。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虽然是从唐泽山城溃围而出,但生性谨慎的他仍然不停地派出骑马武士向前探路,到了午后……仍然未有任何的异常情况,氏政悬着的一颗心也渐渐安定下来。

    此刻已经是斜阳西下,馆林城已经遥遥在望,他们纵马奔驰了大半天的时间,早已疲累不堪,只想着尽快到城中休整一番。

    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伏兵!

    不光是北条军骑马队的正面,在他们刚刚绕过的这片树林里也涌出了百多名骑马武士,堵在了他们的身后。

    蔷薇骑士联队的各色指标旗在夕阳的余晖中迎风舞动,闪烁着暗金色的光芒,所有北条家的武士们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敌人养精蓄锐,以逸待劳,己方却是一支兵力劣势的疲惫之师……

    在这个时候,北条氏政反而奇异地冷静了下来,在目击了长尾辉虎仅以一千人的骑马队就击溃他近两万的大军之后,在带着不到百名的骑马武士逃命一天之后,他反而奇异的冷静下来。

    午前与长尾军对阵时的慌乱一扫而空,北条氏政只觉得自己内心平静无比,一直黏糊糊的手心似乎也不再出汗了。

    他猛地勒住了战马,近百名跟随他的骑马武士亦在同一时间停了下来。

    接着……北条氏政将右手按在了太刀的刀柄上。

    “北6孤狼”佐佐成政的名声他早已耳闻……那是一个讨取了今川义元和饭富虎昌的猛将,凑巧不巧,不论是今川家、还是武田家,氏政都还算熟悉,他当然知道在万军之中讨取今川义元和饭富虎昌有多么地困难。

    ……今天,佐佐成政会讨取自己吗?

    太阳已经有一半藏进了视野尽头的那片树林里,晚风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没有一丝风,没有一个人说话,他能听到的,仅仅是不安的战马刨动脚下的泥土和喷香的鼻息。

    对面的狼头马印下,忽然有一骑走马而出,那人身材极为高大,他胯下的战马则更是威猛到了一种令人恐怖的程度。

    犹若是一团黑暗一样,松风悄无声息地踱步而出,载着庆次郎向北条家骑马队靠近。

    庆次郎的朱枪斜斜地指着地面,他身着一套火红的大铠,却不着头盔,一头乱只用一根丝带绑在脑后,腰间竟然还有一个硕大的酒葫芦。

    ……明明已经进入了北条方的弓箭射程,前田庆次却仍然不避不让,直到松风踱到了两军中央的位置,才停下脚步。

    “我家主公说了,缴械不杀!”

    庆次郎撒开嗓门吼了一声,他的声音宏亮而清脆,是属于年青人所特有的那种音色。

    不用说……北条氏政知道,自己身后的所有人都听清楚了。

    盯着高大的前田庆次和他胯下那匹魔鬼般的战马,北条氏政有了一瞬间的恍惚……他马上就恢复意识,更想起了一则在明国颇有些名气的逸话来。

    想到这里,他也轻轻踢了踢战马,越出阵线数步的距离,身后两个骑马武士自动跟了上来,护在他的两翼,其中一个还在挥舞着北条菱的旗帜。

    嗤啦一声,氏政拔出了太刀,将它高高擎在手中,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喊道:

    “你要战,便作战!”

    前田庆次和他的马儿似乎凭空停滞了一秒钟,然后他立刻拍了拍松风的脖子,扭头向阵中小跑回去。

    北条家的骑马武士们则是齐齐地上前数步,在北条氏政的两侧和身后排开了两道并不宽阔的阵线。

    “你要战,便作战!”

    近百名骑马武士齐声呼喊,他们本来是心中存着恐惧,不知是要战还是要逃,但少主北条氏政的宣战宣言,将他们的斗志也燃烧起来。

    连初次上阵的氏政大人都如此勇敢,他们又有什么好恐惧的呢!

    不远处的佐佐成政也抽出了太刀,他的话甚至比北条氏政更简洁……因为他只说了一个字:

    杀!

    闷雷般的马蹄声再次响起,北条氏政一马当先,怒吼着冲在了队伍的前列。

    不论是他,还是他身后的北条军骑马武士,都对现在的状况无比清楚:

    只要他们能突破包围,就是胜利!

    短短百余步的距离,战马根本还完不成加,两军就已经轰然相撞。

    佐佐成政身旁的数十名蔷薇骑士再次摆出了他们引以为豪的车悬阵,如旋风般搅进了北条军骑马队中,蔷薇骑士身后的上野骑马武士则是每3人一组,紧跟在蔷薇骑士的身后对北条家的武士们肆意杀戮!

    越后人和北条军有什么仇吗?

    当然没有!

    和北条家有仇的是上野人!

    上野和武藏本是山内上杉家的领国,但自从多年前的河越夜战开始,上野人就和北条家结下了深仇大恨。

    若非是北条氏康和北条纲成这两个魔鬼,他们又怎么会沦落到成为越后乡巴佬长尾家的附庸这种地步?

    不用成政的命令,上野武士们亦是极卖力地屠杀着疲惫的北条骑士,然而跟随北条氏政的骑马武士中,亦有不少是武藏国的出身……在多年前,算是上野武士们的同僚。

    时过境迁……当初并肩作战的袍泽竟然要挥刀相向,双方皆是对这种境况感到无奈又愤怒,他们无从选择,他们唯有挥刀!唯有亮剑!

    经过蔷薇骑士的绞杀和上野武士们的剿杀之后,跟着氏政一同突围出来的人已经不足十骑。

    氏政握了握已经染血的刀柄,回望了一眼遍地的死尸和苟延残喘的伤者,心中悲怆莫名,却已经落不下泪来。

    只因……他已经无泪可流,他唯有流血!

    “走!”

    他愤怒地踢了踢战马,一共十一骑……包括他的叔祖北条幻庵——向馆林城的方向迅靠近。

    “骑射组!”

    小笠原贞庆带着二十余骑追了上来,他们大部分都是蔷薇骑士骑射组的成员,马术、射术俱佳,在小笠原贞庆这个骑射达人的言周孝文之下,他们有信心在北条氏政逃到馆林城之前就将其射落马下!

    但从骑射组中又有两骑越众而出,这两人都是身材高大、胯下的战马亦如同他们的体型一样高大。

    还有相同的两套火红色大铠!

    “八嘎庆次,那个大将是我的!”

    “你别想再补刀!”

    ***

    ps1:人头是谁的?

    ps2:最近比较萎靡,已自测中度抑郁……

    ps3:那个“你要战、便作战”,是铁木真在征讨花拉子模之前,对花喇子模的战书的回应;

    ps4:希望大家好好耍,开心地、狠狠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