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唐泽山 213溃败
    “取下北条氏政的人头!”

    佐野昌纲怒吼一声,挥刀砍死了一个高级武士,带着数十名唐泽山城里的骑马武士冲向了北条氏政的中军。[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在城上看到来援的长尾军只有大约1ooo人时,佐野昌纲的心里一阵失落……

    仅仅依靠一千人的外援和数百人的守军,怎么能击败两万人的北条军呢?

    ——除非生奇迹。

    但情势的变化令佐野昌纲大感震撼,因为他似乎真的看到了奇迹!

    不……更准确地说,是他看到了奇迹被缔造的过程!

    长尾辉虎和她率领的一千名越后骑马武士,如旋风般地绞碎了北条军的右翼,又如同蛟龙入海一般地在北条军的左翼中横冲直撞,粉碎了北条军两路包夹的策略。

    不仅如此……佐野昌纲还看见北条氏政的中军似乎开始了撤退!

    “北条军败了!全军,随我出击!”

    昌纲一声大喊,在城门洞开之后率先冲了出去。

    在他身后,是几十名佐野家的骑马武士,在这数十骑的后面,则是为数近千的佐野家足轻。

    他们被困在城中已经半个多月,眼下含怒而出,如狼群一样扑向了留守唐泽山城外的两千北条军。

    以两倍的兵力围城,通常而言是无法将城池攻下、也无法阻止守军突围的。

    这两千人之所以大大咧咧地在城下观战,是因为他们觉得有近两万的大军在后面撑腰,不论是从前面、还是从后门,他们都很安全。

    ——既不可能被强攻,也不可能被爆.菊。

    但在北条军大军已经濒临崩溃的态势下……他们是实实在在地被强推了。

    被佐野昌纲以劣势兵力强推了!

    佐野昌纲和为的数十骑,成为了佐野军最尖利的爪牙,狠狠地扎进城下的北条军阵中。

    这两千人的主将,乃是从属于北条方的上馆林城城主赤井重秀。重秀在上野国内也算是颇有实力,但与敌手佐野家相比,显然还有些差距。

    见到佐野昌纲带头动逆袭,重秀立刻就慌了神,他虽已混迹沙场数十年,但向来不冲锋在前,更畏惧自己亲临前线。眼下身后已经没有倚仗,而佐野昌纲如狼似虎,他还未开始战斗,心里就已经怯了。

    将勇,则军士用命……这说的是佐野昌纲。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说的是赤井重秀。

    北条氏政虽然给赤井重秀配够了两千的兵力,但后者完全没有指挥这两千人的能力,连忙上了马,在亲卫的保护下仓皇南逃。

    向南逃……逃向他的馆林城,反正敌人也不会把足轻赶尽杀绝,用不了两天,溃败的足轻们就会回到城下的村子里了。

    赤井重秀的胆小怕事令佐野昌纲大为鄙视,但就在不久的将来……胆小怕事的赤井重秀父因女贵,勇猛善战的佐野昌纲乃殒命沙场……却是后话了。

    就这样……佐野军冲散了城下的两千北条军,冲向了已经溃败的北条军右翼。

    佐野昌纲本人更是带着骑马队尾随着越后骑马队,他们虽然不会摆那种奇奇怪怪的车轮一样的阵型,但传统的游弋搏杀却娴熟在心。

    只是半个时辰的功夫,北条军的左翼、右翼就已经完全崩溃,长尾辉虎长枪一指,越后骑马队的巨龙就调转方向,向北条氏政的中军扑来!

    北条氏政虽然心跳如雷,但还能在马背上坐得稳稳的,已经可以说殊为不易。

    武田家的嫡子武田义信之所以能在瓶尻合战中表现从容,游刃有余,除了他本身的统兵能力的确强过氏政一筹,也有义信的对手更弱的因素。

    以长野业正为的豪族联军,又怎可与越后之龙长尾辉虎相比呢?

    氏政还不太明白这一点,因此他心乱如麻,看到右翼和左翼先后溃败,他想的不是如何动反击击退长尾军,而是陷入了自责和愧疚。

    左右两翼的豪族溃军,则是向他所在的本阵溃逃过来,原本森然严整的阵型顿时就被溃兵冲了个口子。

    “少主!请下令格杀溃兵!”

    一个老和尚站在氏政身侧言辞恳切地道。

    他的脑门光秃秃又油亮亮,胡子花白,额头上的三道皱纹极深,正是北条家著名的外交僧北条幻庵。

    对于这个爷爷辈儿的老和尚,氏政本来是打算把幻庵当吉祥物一样的供奉着,他也不觉得这次唐泽山城攻略战有什么需要老爷爷的地方。

    他错了没什么,但氏政没想到北条幻庵的建议是如此生猛,竟然让他直接下令击杀溃军!

    “叔祖……那些,可都是友军啊!”

    “如果不能稳住阵型,连中军也会被对方击溃的,快下令吧!”

    北条幻庵声色俱厉,这模样和他平日里的和蔼可亲大相径庭,在氏政的眼里竟有些接近佛堂里的怒目金刚。

    “稳住阵型!不许放任何人进来!”

    “违者……就地格杀!”

    氏政思忖再三,终于艰难地下了正确的军令,但就在他做思.想斗争的这会儿……时机已经来了。

    越后骑马队的战机已经来了,此刻北条氏政再下令坚守……已经晚了!

    越后骑马队,已经化身为一条巨龙扑进了北条军的中军,摇头摆尾,掀起了滔天巨浪。

    在最初的接触之后,北条军像是被荡开了一层层的涟漪,迅地传遍了本阵。

    北条幻庵叹息一声,命令旗本武士牵来了战马。

    “少主!请下令突围吧!”

    “……哈伊!”

    如梦方醒的北条氏政连忙跨上了战马,带着百余个骑马武士和三百余足轻离开本阵,向南突围。

    刚脱离战场,那三百余足轻已不见了踪影,身旁的骑马武士也仅余百骑,北条氏政想起初阵便遭此大败,不禁长叹一声,跨马加鞭向南方移动。

    他打算到馆林城稍事休整……只是不知道馆林城的城主赤井重秀,是否战死在了唐泽山城下呢……

    孰料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他忽然看见林中飞出的惊鸟。

    骑马队轰隆隆驰过,氏政尚未思忖清楚这一群惊鸟所代表的危机,就听见了更沉闷也更响的马蹄声。

    ……一个巨大的狼头马印挡在了必经之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