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拾柒 唐泽山 210敲打
    弘治二年(1556)五月一日,越后军总计四千余人从春日山城出阵,其中包括一千骑马武士、一千常备足轻、两千农兵,以及越后早击组。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总大将为长尾辉虎,景虎姐以降,关白近卫前久、关东管领上杉宪政、越后名将山本寺孝长、本庄繁长、本庄实乃、安田长秀、色部显长等人皆在出阵之列,佐佐成政的家臣铃木灌土、斋藤利三、波风乾等人亦在军中。

    越后最负盛名的智者宇佐美定满、最勇猛的武将柿崎景家,以及文武兼资的名将直江景纲这三巨头却并未出阵,这多少有些让人疑惑,但景虎姐在出阵之前召来了直江景纲和柿崎景家,为二人举办了一场酒宴,声明正是因为留下他们俩留守国内,她才能放心出阵。

    景虎姐在宴会中称赞柿崎景家乃是“越后七郡无人能敌者”,着实地给柿崎景家戴了一顶高帽子。

    五月六日,越后军抵达厩桥城。

    景虎姐以关东管领上杉宪政的名义,召集上野境内的所有豪族。

    同一日,北条军兵围唐泽山城!

    五月八日晚,景虎姐在厩桥城举办了宴会。

    整个上野境内的豪族来了大半,主要又集中在西上野,以西上野“十五本枪”为主……后闲家的家督后闲信纯被成政斩杀、后闲家在随后因内通武田家而被其余豪族瓜分了领地,因此,西上野的豪族只能组成“十五本枪”了。

    西上野豪族以长野业正为,东上野的豪族来的不多,而且有实力的一个也没来。

    景虎姐并不气馁,事实上,她喝酒喝得很开心。

    不仅关东管领上杉宪政出席了宴会,朝廷的关白·近卫前久也来了,但这两人只是分列景虎姐的左右,高踞主位上的那个,仍然是越后守护、信浓守护,近卫少将长尾辉虎。

    这令上野豪族们疑惑不解,他们毕竟是上杉家的旧臣,见主君上杉宪政竟然坐在长尾辉虎的下手处,免不了有些情绪,却不敢太过放肆。

    “诸位……我已收长尾辉虎殿下为义女了,今后……我山内上杉家的家名,将由辉虎殿下传承下去,请诸位继续竭诚奉公!”

    酒过三巡,上杉宪政立刻直奔主题,上了一剂猛料。

    豪族们的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明白了这场宴会的主题,那就是强迫他们向日后的上杉家家督长尾辉虎低头臣服。

    他们刚反应过来,景虎姐也端起了酒杯:

    “请诸位继续竭诚奉公!”

    豪族们三三两两地回应着,他们当然不敢忤逆越后之龙,同时……他们也忐忑不安。

    景虎姐嘴上说的客气,但她前两年对越后豪族的处理手段不可谓不严厉,上野豪族们生怕一个不小心将其触怒,到头来不仅要家督切腹退隐,领地改易也是免不了的,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什么……你说长尾景虎对领内的豪族一向宽容,死去的北条高广可不会同意。

    但景虎姐在这场宴会上表现得很是宽容,谈笑风生,姿容卓绝,令豪族们渐渐放开了心防。

    景虎姐还把下野国唐泽山城城主佐野丰纲的求援书信展示出来,说是要借助上野豪族们的力量。

    一提到要借兵,豪族们就支支吾吾起来,就在他们犹豫不定的时候,箕轮城主长野业正却率先表态,表示要大力支持景虎姐,听从景虎姐的调遣。

    有了个带头的,豪族们亦纷纷低,但他们心中仍存疑惑。

    前些天,他们借兵给佐佐成政,却在瓶尻山口遭遇了伏击,损失了几乎半数的骑马武士,直到现在都让他肉痛不已。景虎姐也要借兵,不知是借的什么兵……是足轻,还是骑马队?

    宴会在温暖热闹的气氛和众人的疑窦丛生中结束,关白近卫前久先下场休息去了,豪族们也纷纷告辞,但长野业正却被留了下来。

    意识到高位上景虎姐那有如实质的犀利目光,长野业正感到心虚了。

    混迹关东数十年,业正也早就有了富士山喷于前而不改色的能力,他微微一笑,对着上杉宪政和景虎姐点了点头。

    “长尾殿下有何吩咐?”

    景虎姐尚未作出回应,宪政就先问了一个很要命的问题:

    “听说北6名将佐佐成政战死了,他是景虎公的爱将,你们身为东道,可曾找到了成政的尸身?”

    长野业正心里一惊,仍是面不改色地道:

    “佐佐大人的战死,在下也是惊骇莫名,说起来……若非是借助了佐佐大人的力量,只怕西上野早已被武田家攻略了也说不定——”

    “业正!”

    上杉宪政不耐地打断了他。

    “这些我们都知道,佐佐成政的尸身呢?找到没有?”

    长野业正换做了一副愧疚的神色低下头来:

    “惭愧……虽然属下早已派人找遍了整个上野,但仍未找到佐佐大人的尸身。”

    看到长野业正这么一副鳖样儿,上杉宪政也有些不高兴,他在上野时,业正就是他最倚重的大将,谁知他离开上野半年,长野业正没有进步就算了,反而还往后退。

    “上野找不到,你不会去信浓找吗!”

    他这句话本是无心之举,但长野业正和景虎姐听到了,都是眼前一亮,只不过这两人的心思却是迥异。

    “主公教训的是……属下这就派忍者去信浓查探!”

    “算了吧……人死不能复生,只是,关于成政被武田军伏击这件事,我还有几个不清楚的问题,想问问业正大人。”

    景虎姐挥了挥手,把话题转移开去,她虽然心知长野业正就是背叛成政的最大嫌疑人,但她能在上野完全站稳脚跟之前,还不宜与长野业正翻脸。

    “佐佐成政是什么时候从箕轮城出的?箕轮城距离瓶尻山口有多远?松井田城距离瓶尻山口有多远?”

    景虎姐一连问了三个问题,不仅让上杉宪政一头雾水,就算是精明如业正,也揣摩不清她的用意。

    让人疑惑的不是问题本身,而是她为何要这么问。

    “我记得……成政手下的兵,全部是骑马武士,度很快的吧,竟然会被动作慢的武田军伏击,真是奇怪呢。业正大人好好想想这三个问题……不要着急回答我。”

    景虎姐神色淡然,语气也从容不迫,但就是这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已经让长野业正身体僵硬、汗流浃背。

    想来是长尾景虎已经明白了他所做的一切?

    长野业正震撼不已,他很想对这个问题说不,但现实却迫使他不住地往坏的那方面去想……还是太过低估了长尾景虎吗,不知她会怎么处置长野家……

    “对了……过两天我出阵唐泽山城,听说业盛公子年少有为,我想带他一起去,不知业正大人意下如何?”

    业正愣了一愣,立刻跪倒下去:

    “追随殿下,乃是我父子的荣耀。”

    ***

    ps1:军神**气场全开!!

    ps2:唐泽山之战,各种军纪的记载相当不靠谱……

    ps3:看在景虎姐的份上,求个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