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177入毂
    见到武田军无端地停下了脚步,长野业正的心里就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没多久,武田军变阵缓慢推进,更是宣告他们的伏兵已经被勘破。

    因此,上野联军也竖起旗帜和马印,从山上下来,倚仗着兵力优势在山前布下了鹤翼阵。

    “鹤”的右翼,以剑圣上泉秀纲为,统领藤井友忠、白川满胜等5家豪族,左翼则是以小幡宪重为,统领和田业繁、后闲信纯等5家豪族。

    鹤头本阵,以长野业正为核心,聚集着6家豪族,佐佐成政三人统领的越后援军,亦在本阵之中。

    推进度最快的诸角虎定所部率先与上泉秀纲为的上野联军右翼开始了碰撞!

    猛虎虽老,其势汹汹,诸角虎定指挥着左翼军团,以劣势兵力动了猛攻!

    上泉秀纲亲自率领弟子们冲杀在前,带头抵挡。

    稍后,信心满满的小幡家带着联军左翼与饭富昌景的右翼军团接战!

    几乎与此同时……长野业正亲自率领的“鹤头”也狠狠地往马场信春的前军阵线上啄了下去!

    整个战场顿时沸腾起来,四面喊杀不断,杀气三时作阵云!

    上路诸角虎定的左翼军团与上泉秀纲率领的豪族联军渐渐陷入了僵持;

    中路马场信春和长野业正有条不紊地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与防守,彼此之间互有输赢,但总体而言伤亡不大,都还在热身的阶段。

    下路的对抗,却很快呈现出强弱来。

    小幡宪重父子带领着领袖上野一国的小幡赤备,向武田军右翼军团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

    饭富昌景很想用武田家的赤备反击回去,但武田军内赤备的指挥权在他的大哥饭富虎昌的手里,他眼下能依靠的,只是右翼的两千足轻与百多个骑马武士而已。

    虽然居于守势,兵力上也存在相当的劣势,但昌景并不认为这是因为自己的无能,更没有因此而产生了“可能要输”的想法。

    敌军愈是强大,便愈燃起了他的好胜之心,次指挥军团就遇上驰名关东的小幡赤备,让他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兴奋。

    “不要慌!稳住阵型!”

    他带领尾数不多的骑马武士来回巡逻,苦苦维持。

    足轻面对复数骑马队的冲锋时,最容易产生恐惧情绪,但好在武田家的赤备军团已经建立,这一年来他们并未对外用兵,每日厉兵秣马,面对骑兵冲锋的训练也已经做过了好几次。

    在日本,骑兵作战早已有之,但使用骑马队正面冲级步兵阵型却极少见。

    骑马武士在日本太过昂贵,正面冲阵的话损失太大,所以骑马队在很多时候都是依靠优势的机动力将敌军分割包围,或是像割肉一样从侧面削下薄薄的一层。

    昌景见到小幡宪重父子不顾伤亡,使用赤备队强行冲阵,就知道今日这一战,他取胜的可能更大。

    为此,他甚至指挥备队稍微往后退了一些,看起来像是不敌对方的样子。

    小幡宪重父子大喜,统领小幡家的兵力继续深入……渐渐与身后的豪族联军拉开了距离。

    武田军本阵中,总大将武田义信站在马背上望四周忘了忘,看见右翼的饭富昌景苦苦防守,不禁笑着向身后的饭富虎昌问道:

    “令弟现在似乎是处在下风,要不要去救援呢?”

    饭富虎昌紧绷的脸颊上也露出一丝笑意,似乎已经与义信达成了某种默契。

    “如果源四郎连上野联军都挡不住的话……就只能证明我有眼无珠,不该把饭富家的家督之位传给他。”

    义信微微一笑,知道自己所猜的并没有错,于是继续观察前线的战况,身后的饭富虎昌却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相对而言,还是左翼的诸角大人更危险一些,若是他自恃勇力与对方一骑讨……恐怕占不了什么便宜。”

    饭富虎昌的意思很明显,对方可是剑圣啊,如果诸角虎定再玩单打独斗,估计要在此战终结了。

    一经虎昌提醒,义信便决定派人去叮嘱诸角虎定莫要强恃武艺,但使者尚未派出,前线的使番便哒哒哒地跑过来了。

    “报!左翼军团与上野军一骑讨!”

    义信和虎昌同时一惊,连忙让使番再探,他们本以为想得周全,未料到一骑讨还是生了。

    没过多久,使番再次来报:

    “大熊朝秀与上泉秀纲一骑讨,似乎已经落败!”

    义信和虎昌颇感讶异,原来跟上泉秀纲一骑讨的并非是诸角虎定,而是越后来的降将大熊朝秀。

    大熊朝秀落败,在他们眼里看来是很正常的事,但大熊朝秀也颇有勇力,不知此战是生,是死?

    “大熊朝秀可曾战死?”

    虎昌急匆匆地逼问。

    “他被上泉秀纲砍伤左臂,已经回到阵中!”

    “叮嘱诸角虎定大人,不可再放纵将领与上泉秀纲一骑讨,快去!”

    虽然大熊朝秀在他们师徒俩的心里没什么地位,但武田义信还是声色俱厉地下达了严厉的命令。

    使番离去之后,义信再度站在马鞍上观望军情,没过多久,他就跳下马来,对着饭富虎昌嘿嘿一笑:

    “老师的赤备队,似乎到了出场的时候了。”

    饭富虎昌并未像义信那样眼观六路,听到义信的话,心中一动,立刻问道:

    “莫非是马场大人被压制了?”

    “不。”

    义信微笑着摇了摇头。

    “那就是源四郎已经包围了小幡家的人马?”

    “正是如此!”义信抬手指了指东南方向。

    “令弟将小幡赤备诱入包围圈中,已经成功了一半,接下来,能否将小幡赤备全歼,就要看老师的了。”

    饭富虎昌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当下跨上战马,带着赤备队向右翼军团靠了上去。

    正如武田义信所言,饭富昌景用劣势的兵力诱敌深入,围住了小幡赤备,但仅仅依靠他约2ooo人的兵力,不足以歼灭强大的小幡赤备,更何况右翼军团还要应对上野豪族的攻击。

    目送饭富虎昌和赤备队离开之后,武田义信继续站在高处观望,不知怎地,他的心头泛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并没有出什么差错,但偏偏是这样,让他觉得不安。

    又过了一会儿,义信才恍然大悟。

    佐佐成政率领的越后援军到哪里去了?

    ***

    ps1:坑已挖,饵已投,求个推荐票~~你哒支持就素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