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拾伍 上野援】 168宇佐美献策
    新的一章啦,上野援,顾名思义,就是主角出阵上野

    求收藏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

    ***

    冬去春来,春天亦将很快过去。[〈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在弘治二年4月1日这天,佐佐成政和前田庆次、织田市、前田松还有井伊直虎几个人玩了一会儿愚人节游戏,正不亦乐乎的时候,加藤段藏这个不开眼的又跑过来打扰兴致了。

    佐佐成政怀里抱着阿市,右手揽着虎妞,坐在走廊的台阶上不怀好意地盯着加藤段藏看。

    加上佐佐成政身后山一样站着的前田庆次,和守候在暗处的果心御姐……这让飞加藤鸭梨很大。

    “禀报主公……武田家已进行了领内的动员,这些天里武田氏领内的粮草和兵力调动频繁,不日即将出阵!”

    听到这个消息,佐佐成政兴奋地在阿市正在育的胸脯上摸了一把,摸得阿市萝莉又在他怀里扭了扭。

    “知道了,再去探!一旦武田晴信出阵,就把消息送过来!”

    “是!”

    段藏站起来又要凭空消失,却被佐佐成政叫住了。

    “先别着急玩消失,去把石川五右卫门叫过来。”

    “哈伊!”

    段藏转了个身,规规矩矩地走出了庭院。

    没过多久,身材高大的石川五右卫门就跪在了佐佐成政的面前。

    “五右卫门啊……你跑一趟上野,顺便……今后一年之内,以上野和关东作为主要的工作方向。”

    “哈伊!”

    “呶……这封信送去给箕轮城的守将长野业正,一定要亲自送到他手上。”

    “哈伊!”

    石川五右卫门人长得丑陋又猥琐,却没有加藤段藏那么强的显示**,接了任务之后,就踏踏实实地去完成。

    他一直记得佐佐成政口中的那个“盗跖”,然而……要在当今天下成为“盗跖”,非得先拥有过人的实力不可。

    他为佐佐成政效力,不是因为成政长得帅,有王八之气,而是要借助成政的“势”,来努力地锻炼自己……为了那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他要变得像盗跖一样强大才行。

    ……说起来真是心酸,成政手下的4大忍者,果心和石川五右卫门都别有用心,差不多只是个雇佣工的关系,愿意效忠自己的加藤段藏又野心太高,难以驾驭……只有小雪最好了。

    今年2月,阿春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佐佐成政为之取名“政千代”。

    政千代这个名字,顾名思义……“政”字乃是尾张佐佐家的通字,成政当场就向众人宣布,这个男孩是他已故兄长佐佐政次的养子,将会继承尾张佐佐家。

    这让阿春很开心,又有些失落……

    不过好在尾张佐佐家的人已经死得只剩下成政一个,就算是这个男婴要给政次做养子,不也还是能跟在他的父母身边长大么?

    石川五右卫门离开之后,成政又让阿雪跑了一趟春日山城,约景虎姐明天见面。

    阿雪很快就回来了,而且带来了成政所期待的答复,景虎姐很愉快地应允了成政的约会请求……地点,春日山城本丸天守3楼,虽说已经到了暮春时节,但樱花还没完全凋落,难不成景虎姐又要喝酒?

    顺带一提,去年入冬之前跑到越后来的关东管领上杉宪政,现在被安置在春日山城外不远处的御馆里,整天好吃好喝地不亦快哉。

    山内上杉家的覆灭,让上杉宪政完全失去了向北条家复仇的力量,只能求救于毘沙门天化身的景虎姐。

    上杉宪政把关东管领的役职、上杉家的系图、上杉家的传家宝一股脑儿地全都给了景虎姐,反正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再光棍一点也没关系。

    但关东管领这个役职关系重大,不是说当就当的。

    成政为景虎姐争取一个信浓守护的役职都要跑一趟京都给朝廷和将军送钱,更何况是关东管领这个名义上的关东武家领?

    所以说,景虎姐再次上洛是必要的,但什么时候上,就成了个问题。

    万一景虎姐上洛期间,武田氏进犯北信浓,那可咋办?

    佐佐成政没想到的是,机会来的这么快。

    正思索着这次上洛的细节问题,阿雪又来告诉成政说,宇佐美大人求见。

    成政一愣,立刻就让阿市带着阿松去别的地方玩去,自己和虎妞、庆次来到了本丸评定间端端正正地坐着。

    宇佐美定满颤颤巍巍地走进来,在成政身前恭敬地拜下:

    “参见主公。”

    “老师不必客气,今天有何指教呢?”

    “说起来……是为了关东的事情。”

    宇佐美定满抬起了头,成政也咧开嘴笑了笑。

    “老师和成政的想法一样吗,趁着这次武田家用兵的机会,跟着主公上洛?”

    宇佐美定满的一张老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从牙缝里淡定地挤出一个字:

    “不!”

    成政眉毛一挑,有些想不明白了。

    “武田氏这次出阵的目标,正如主公所料,很可能是上野而不是越后……因此,主公应当去上野,而非京都!”

    听着宇佐美定满言之凿凿的腔调,佐佐成政也来了兴趣。

    “愿闻其详!”

    “西上野虽然有上杉家宿将长野业正镇守……但业正素非名将,而西上野豪族众多,能否团结一心仍是未知,若我是武田晴信,必然以重金诱之,再许之以旧领安度,拉拢、分化西上野豪族。一旦能寝反或引拔其中二三家,则西上野不战自溃!”

    听着宇佐美定满的解释,佐佐成政不禁汗毛倒竖。他朦胧的印象里,只知道景虎姐多次出阵关东都是走上野,却没太注意过上野的归属问题。

    虽然不知道历史,但成政也知道,宇佐美定满的论述有理有据,西上野的确很危险。

    “西上野一旦被武田氏掌握,则御馆殿下东下关东之路已被封死,‘关东管领’一事,将成为笑谈!为此,主公不能与御馆殿下一同上洛,主公……必须去上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