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167步步惊心
    哎呀,貌似高考第二天了,祝考试的兄弟们金榜题名!!

    求推荐求收藏各种求,这一节为止,14章结束,下一章上野援

    本周一天2更,加更规则不变

    ***

    夏去秋来,又是几个月过去,已经进入1o月的深秋了。{[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蔷薇骑士的训练强度愈来愈大,战斗力愈来愈强。

    越后早击组的训练,也因为加入了新教官斋藤利三,而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与日本土生土长、杂贺党出身铃木灌土不同,利三从光秀那里学来了正统的西洋火绳枪战术。

    杂贺党玩起铁炮来,最要命的就是狙击,注重单体的战斗力提升。而光秀和利三所代表的西洋火枪运用,着眼于纪律的保持、排枪和射的运用。

    在灌土和利三共同努力的结果下,他们明了纸壳弹——用厚实的、浸过油的纸把火药和弹丸一起包裹起来,形成筒状。在射击的时候,只需要咬破纸壳,把火药往火药池里倒出来一部分,再将整个纸壳弹从前膛塞进去捅实,就可以进行射击了。由于省去了配置火药的时间和纸壳弹方便携带的特性,使得射击度大大提升。

    与此同时,宇佐美奈美这个傲娇的姬武士也终于对铃木灌土放松了戒备,两人经常在训练结束之后手拉着手到竹里馆训练营的那一片竹林里聊天吹牛、谈情说爱。

    秋收结束后,冬天来临前,关东又爆了一场战争。

    相模の狮——北条氏康再次把关东管领上杉宪政赶出了上野,山内上杉家覆灭!

    上杉宪政在西上野豪族们的掩护下,只身逃亡越后。

    与此同时,西国的毛利家和大内家的战事也愈激化,乃至于到了一种不可调和的境地。

    1o月16日,大内家、毛利家与能岛海贼这三方势力在安艺国严岛爆了决战。

    在这一战中,大内家权臣,人称“西国无双侍大将”的陶晴贤在混乱中自杀身亡。

    战事的第四日,大内家名将弘中隆兼在龙窟战败身亡,严岛之战到此结束。

    1o月2o日,毛利军凯旋。

    刚进入11月,关东再次降下大雪,关东管领上杉宪政气喘吁吁地走在坂户城外的街道上,惊魂甫定,终于找到了安全感。

    他摸了摸马鞍袋里的东西,逐一清点之后,才深吸了一口气,跨上瘦马的马背,不紧不慢地往坂户城走去。

    坂户城城代斋藤朝信得知关东管领上杉宪政来到之后,立刻空出本丸天守给宪政居住,同时向春日山城和北条城的方向派出使者。

    听着街道里逐渐远去的马蹄声,坂户城城下町的一个居酒屋内,宇佐美定满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他也是时候作出抉择了。

    结了酒钱,又披上厚实的大氅,系紧了毡帽之后,宇佐美定满跨上了老马,从坂户城离去了。

    斋藤朝信派出了两拨使者,一拨往春日山城,另一拨往北条城,他和佐佐成政虽然并非是上下级的关系,但多次并肩作战,早已关系匪浅。

    宇佐美定满呢?

    不知他是去春日山城,还是去北条城?

    在越后白茫茫的雪原上,宇佐美定满踽踽独行。

    斋藤朝信派出的使者抵达北条城之前,加藤段藏就已经单膝跪在成政的身前,向成政汇报最新的情报。

    “根据下忍传回来的消息,宇佐美骏河守已经离开了坂户城,此刻可能已渡过千曲川。”

    “知道了……去把宇佐美奈美也叫来吧,让他们父女团聚一下。”

    “哈伊!”

    加藤段藏原地起身,退后几步之后,转身一闪,便从成政的视野中消失了。

    佐佐成政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对着空气说道:

    “果心,出来吧。”

    下一秒,果心御姐已经风情万种地坐在了佐佐成政的对面,她歪着头看了看加藤段藏远去的方向,不坏好意地道:

    “飞加藤这么危险的人……你也敢用?”

    “加藤段藏再危险……又能危险到什么程度呢,他毕竟只是一个忍者,甚至连你都不如。”

    佐佐成政言笑晏晏地答道,他看起来丝毫没把加藤段藏放在心上……

    “我?我怎么了?老娘我可是……”

    果心挑了挑眉毛,欲言又止,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已经成功地勾起了成政的好奇心。

    “果心大人……还是果心公主?末日帝国的落魄王子远渡重洋,来到日本娶妻生子,生下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长大以后自称果心居士,这样的故事,可不够吸引人啊。”

    佐佐成政笑嘻嘻地盯住果心那双栗色的眸子,他不会催眠术,他只是觉得果心的眼睛很好看罢了。

    果心皱了皱眉,忽然起身抄了两步,坐到了成政怀里,换作一副千娇百媚的笑脸。

    “成政萨玛怎么知道的这些事的呢?”

    她的声音又甜又腻,嗲声嗲气,让成政听着十分受用,仿佛骨头都酥了。

    “……你应该知道,你的小主公和我,都是来自数百年之后的世界,所以我们才这么与众不同。而我与他不同的是,在我的那个世界,已经有李维的故事流传开来……我这么回答的话,算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吗,果心公主?”

    成政也笑嘻嘻地揽住了果心,左手在果心的身上游走着,右手却摸着果心的锁骨,一直到果心咽喉的位置才停了下来。

    只是眨眼的功夫,成政的右手上就多了一个牙签,尖尖地指着果心的咽喉。

    这个时候,果心绕到成政背后的那只手,正握着苦无抵在成政的后心。

    果心的笑脸和眉眼依旧千娇百媚,令人心神荡漾,佐佐成政的笑容也依旧人畜无害,让人看不出深浅。

    稍一愣神的功夫,果心就扔掉了苦无,笑嘻嘻地在成政怀里扭了扭。

    “讨厌!”

    成政也扔了牙签,伸手在果心的胸前摸了一把,起身站了出来。

    “果心小姐……等到你能接受作为一个侍妾跟在我身边的时候,再来上我的床吧……在这之前,我们只是雇佣关系。至于我是土岐赖次还是佐佐成政,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他,都会完成和你的约定,明白了吗!”

    “谨遵大人吩咐。”

    果心恭恭敬敬地跪倒,叠在左掌下面的右手,早已紧握成拳。

    她这么一跪下来,就再次成为了与成政并肩战斗的伙伴……然而她内心的疑惑,仍然挥之不去。

    一个衣着朴素的侍女从门厅闪了进来,绕着走廊来到成政身前,在果心旁边的位置跪了下来。

    “宇佐美骏河守大人求见。”

    佐佐成政看起来并不惊讶,他只是居高临下地站着,盯着阳光下深雪白嫩细长的颈子有些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