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166我是你的骑士
    景虎姐心跳加,觉得有些热,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起来。(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他又说了那样的话……”

    她想起松代城外佐佐成政的疯狂和佐佐成政的那个吻,秀美的脸庞也开始渐渐热。

    “……这就是……被人喜欢的感觉吗?”

    她扪心自问,却得不到答案,抬起头求助般地望向姐姐,却现绫姬已经垂不语,扭头望向成政,触到他温柔的目光,景虎姐连忙低下头来。

    佐佐成政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撑着身体后退了一步:

    “我知道……这已经逾越了君臣的礼节,请主公恕罪!”

    “唔……”

    景虎姐只是茫然地应着,她是真的不知所措。

    “所以……在下将忘记松代城外的事,也会忘记今天的雷神短歌,请主公继续信任我,允许我为你效力!”

    “……嗯。”

    景虎姐总算恢复了些许理智,轻轻点了点头,心头却涌起一阵失落。

    “我是你的骑士……所以,请让我来守护你!”

    佐佐成政起身单膝跪下,伸出握拳的右手放在了胸前,向近在咫尺的景虎姐低下头来。

    看着佐佐成政这么一副奇怪的样子,景虎姐有些意外,但联想到佐佐成政做事一向稀奇古怪,这种姿势也不足为奇。

    尽管没见过,她却能感受到这个仪式的庄重和真诚。

    ……他是一个绝好不过的家臣和战友。

    想到这里时,景虎姐也站起身来,伸手扶起了佐佐成政。

    “今后……还请继续竭诚奉公!”

    就在佐佐成政想办法要再弄出点什么的时候,绫姬端着空杯的手挡在了两人中间。

    “啊啦……好好的歌会,就不要聊些无聊的话题嘛。”

    佐佐成政连忙去为她倒酒,景虎姐也挠挠头重新坐了下来。

    绫姬把盛满了清酒的小杯端在唇边,却盯着自己的妹妹看来看去,看到景虎姐也有些不自在了。

    “姐姐大人……你有话想说?”

    “嘛……今天的虎千代看起来很有女人味呢。”

    绫姬顾左右而言他,优雅地把杯中的清酒喝了下去。

    景虎姐被绫姬所言的“女人味”给闹了个大红脸,马上就挺直了腰背反驳道:

    “怎……怎么会!我可是毗沙门天王的化身!”

    “(ˉ▽ ̄~)切~~,就算你是女版的毗沙门天王,也还是一个女人而已。”

    对于景虎姐信誓旦旦的宣言,绫姬却不屑一顾,以她的身份和腹黑要嘲笑自己的妹妹还不是很简单?

    “姐姐大人太过分了!”

    景虎姐嘟着嘴,怒气冲冲地又把空了的酒杯端了出去。

    佐佐成政看着这姐妹俩的唇枪舌战(大雾),觉得很逗,正想着要不要浇一勺油,加一料醋?

    “あんたばか!”(asuka:上杉姐你怎么又抢我台词)

    景虎姐给正在愣的佐佐成政额头上来了一记爆栗。

    佐佐成政哀怨地勾了景虎姐一眼,然后继续乖乖地倒酒……他痛并快乐着。

    没有人注意到,绫姬望向打情骂俏(大雾)的君臣两人的目光里,有一丝淡淡的嫉妒。

    之后又过了十来天,石川五右卫门和斋藤利三一起来到了越后北条城。

    石川五右卫门的归来,是理所应得——他带来了一个1o岁的小女孩,与阿市同岁,是一个气质文静的美萝莉。

    这个萝莉——在前田庆次的眼里应该叫做少女,正是庆次的爷爷前田利昌的养女,前田利家的妹妹前田松,说起来,也是庆次的姑姑。

    往日里出入鲸屋,万花丛中过的前田庆次在阿松面前紧张地几乎说不出话来,憋了半天,只是对着阿松点头鞠躬,来了句“今后若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请尽管吩咐!”

    “是你啊……”

    一路上都惶惶不安的阿松见到了熟人——虽然只有一面之缘,莫名地心安起来。

    不论她这一路上究竟生了什么波折,能见到这个救过她一命、给了她安全感的男人,真是太好了。

    还没等阿松作出回应,庭院里又跑过来一个萝莉。

    这个萝莉光着脚丫,吧嗒吧嗒地踏着木质地板冲了过来,扑倒阿松的身上。

    “阿松你也来啦!”

    阿松被来者撞得胸口闷,但看清那人的容貌之后,惊喜地尖叫起来。

    “お市萨玛!你在这里口牙!”

    “那当然咯……主人对我可好了!来,我带你去耍耍,整个北条城都是主人的,我带你去看前两天刚刚抓到的鲨鱼!”

    活泼顽劣的阿市拉着贤淑恬静的阿松头也不回地跑开了,阿松来不及回应前田庆次,只是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作为回应。

    然而阿松从未想到的是,只是她的回眸一笑,就让庆次醉了,然后可耻地硬了……

    至于另外一人——与石川五右卫门同行的斋藤利三,此刻正坐在佐佐成政的对面,汇报这几个月来光秀在京都的情况。

    斋藤利三在明智家被攻灭之后就一直郁郁寡欢,直到得知光秀并未战死,而是去了京都,他这才屁颠屁颠地跟到了启迪医馆,没想到没过多久,光秀又把他赶了出来。

    光秀让他来越后,为佐佐成政效力,这让利三多少有些不情愿。

    成政看着光秀写给自己的长信,仔仔细细地读了一遍之后,小心地收了起来。

    “我明白光秀的意思了……利三你不用担心,光秀只是让你来我这里先历练历练而已,再过一阵子光秀会找一家大名重新入仕,到了那个时候你再回到光秀身边,我绝不会阻拦的。”

    解了心中的疑惑和担忧,斋藤利三悬着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

    他认可的主君乃是明智光秀,这是从4年前明智城下的那场阅兵开始,就已经笃定不变的东西。

    “放心吧……你的主君还是光秀,她也知道这一点,是不会放弃你的。你先在越后等一段时间吧。”

    利三叩答谢,心里已经满怀期待。

    他期待着明智光秀能重整旗鼓,期待着明智家的水色桔梗旗重新飘扬在美浓境内,他期待着自己作为光秀手下的铁炮队统领,再赴沙场……他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然而利三绝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等,就等了整整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