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165喜欢你
    “让主公见笑了。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佐佐成政连忙站起身来,对着景虎姐和仙桃院浅浅一躬。

    “不用拘泥……坐下来喝酒吧。”

    景虎姐转身向侍女挥了挥手,女中便伶俐地抬来一堆小酒壶,成政粗粗望去,大概有个十几二十几壶吧……虽然是小壶,数量累积起来了也够呛……

    绫姬坐在了景虎姐的身侧,回想着方才成政吟出的短歌,她也向成政投之以微笑,开始重新打量起成政来。

    佐佐成政被绫姬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头嘿嘿笑了笑,伸出手去提起了酒壶,开始为景虎姐斟酒。

    不论是景虎姐还是绫姬,都偏好清静,因此佐佐成政也主动请缨,为两人倒酒……当然啦,真实的目的只有成政一个人知道。

    “没想到佐佐大人也熟悉《万叶集》,我们不如趁着今天的机会,作几和歌怎么样?”

    成政刚帮绫姬倒了酒,这个小尼姑就端着酒杯开始怂恿她的妹妹玩艺术。

    说来也是奇怪……绫姬虽然出家,但是一不剃度、二不禁酒,除了在脑袋上裹个头巾,跟以往根本没什么区别。

    “和歌?好啊!那么……就从姐姐大人先开始咯?”

    景虎姐兴致勃勃地一仰脖子把小酒杯里的酒水喝干,佐佐成政面无表情地腹诽着绫姬的提议,又抬起手给景虎姐满上。

    然后绫姬:“……%¥#a*&……”

    景虎姐:“……%¥#a*&……”

    佐佐成政只是木木地倒酒,对于和歌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还万叶集?他只是碰巧记得一句而已……这种附庸风雅的事情对他来说,简直不要太逗比!

    两个大美女在淫x湿一手之后,都直勾勾地盯着成政看,很明显,因为刚才佐佐成政的常挥,让她们有了“成政也是此道高手”的错觉。

    佐佐成政皱着眉毛放下了酒壶。

    “主公……我不会啊。”

    这句话刚说完,成政就感受到了绫姬笑眯眯的眼神和景虎姐已经开始积蓄的气势。

    “少废话!”

    景虎姐白了成政一眼,端起小酒杯又一仰脖子喝了个干净。

    佐佐成政连忙又抓起酒壶去倒酒,他不好意思地向绫姬点了点头,然后清了清嗓子。

    憋了半天,他终于想起了一个解围的办法,只是这个办法到底能不能奏效……还是未知。

    接着,他用汉语念了出来:

    —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果然,汉诗还是要用汉语读出来才有味道,抑扬顿挫的七言绝句,虽然对仗并不工整,但字里行间的遗憾却表露无疑。

    念完这几句,佐佐成政自斟自饮,默默地叹了口气。

    听着佐佐成政的汉诗,不仅是绫姬,就连景虎姐也是痴痴地愣起来。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只负卿?

    只此一句,已将身不由己的憾恨催到了极致。

    “虽然不是和歌,但是也勉勉强强过关了吧。”

    景虎姐比绫姬更早回过神来,低头啜饮了一口酒浆。

    “多谢主公。”

    和歌会……或者说酒宴仍然在愉快地进行着,窗外的大雨稍稍减弱了些,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但在接下来的喝酒吹牛中,佐佐成政却觉得绫姬一直在若有若无地盯着自己看……这让她有些不自在。

    听说出家当尼姑的女人要么是性冷淡、要么是变x态,天晓得绫姬是哪一种?

    喝着喝着,景虎姐就微醺了。

    成政的身后已经摆开了一排的酒壶,大部分都要归功于嗜酒如命的景虎姐。

    “呐……我听说,在你上洛之前,宇佐美定满去找过你?”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些许的醉意让景虎姐的神经变得敏锐,她想起了一个儿时的玩伴。

    “是的。”

    “奈美是个好女孩……你为什么拒绝宇佐美家的联姻呢?”

    景虎姐端着空杯在成政眼前晃了晃,盯着成政又满上之后,晃晃悠悠地一口喝干。

    “你虽然有能力,但是不是越后人呐……如果不和本地的豪族联姻,怎么能站稳脚……嗝……脚跟呢?”

    景虎姐打了一个酒嗝,这副女酒鬼的样子尽数落在佐佐成政的眼里,但成政只是微笑,眼睛里尽是温柔神色。

    “宇佐美家不是已经被除名了吗?没有联姻的必要……更重要的是,跟谁结婚不跟谁结婚,一定要双方都愿意,相互喜欢才可以,我和宇佐美奈美谈不来的。”

    成政歪着头,抬起手去给景虎姐倒酒,却现酒壶已经空了……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

    “桥头麻袋,我换一壶。”

    盯着半透明的酒浆流进杯中,景虎姐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她觉得……佐佐成政方才说的话,好像在哪里听过,有些熟悉。

    听过吗?熟悉吗?

    可是为什么想不起来呢?

    她想来想去没想起来怎么回事,便扭头去问绫姬,绫姬稍一愣神之后,才凑到她的耳边低语几句。

    景虎姐恍然大悟……原来李维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真奇怪……为什么这两个家伙这么像呢?

    更奇怪的是……景虎姐觉自己已经快要记不起李维的相关了……

    李维曾经是他最信任的家臣,李维曾经为她挡箭,李维曾经为了保护她而死。

    景虎姐当然知道李维喜欢自己,但她只能把李维当做家臣。

    她曾经以为自己会一直牢记这份君臣情义,一直牢记李维这个恩人,但今天她却忽然现……她似乎已记不得李维的许多事情了。

    在李维刚死的那一阵子,她几乎每天夜里梦都能梦见李维,但短短两年之后,她已经想不起李维来了。

    若非是今天佐佐成政说出那么奇怪的话,她根本不会记得生命中曾经出现过李维这个人。

    她扭头又望向佐佐成政,盯着成政瘦削的脸颊和栗色的瞳仁上下打量……景虎姐曾经觉得这张脸很讨厌,让她很烦,但是相处得久了,竟然渐渐开始惦记这张脸了……

    “更何况……佐佐成政所喜欢的,是长尾景虎啊!”

    成政迎上了景虎姐有些迷离的目光,再次向她表露了心意。

    正如当日在松代城外的那样,景虎姐的眼睛有了一瞬间的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