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149大盗五右卫门
    辞别了今井宗久和下间赖廉之后,佐佐成政、明智光秀和佐佐春带着3o挺铁炮和一大堆杂货——比如凸透镜啦怀表啦座钟啦还有最逗比的小提琴啦——回到了京都。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至于灌土,则将在堺町再停留一些日子,一方面是为了配合光秀搜集商会的情报,一方面是为了继续与拉斐尔等人维持联络。

    那把小提琴作为礼物送给了光秀,光秀却一直把成政送到了琵琶湖边的码头。

    从这里穿过琵琶湖到达北近江,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可到达越前了。从越前穿过加贺、越中,回到越后,这是原本就已规划好的路线。

    佐佐成政和明智光秀在码头上看了半天,没有合适的渡船,有点蛋疼。

    这个时候,从湖里摇过来了一条船,一个年青的船夫吆喝着招徕客人。

    “武士大人要渡船吗?”

    年青的船夫点头哈腰,小心翼翼地询问者。

    佐佐成政将船夫上下打量一番,现他身材高大强壮,孔武有力,一张粗糙的大饼脸虽然很丑陋,但满是忠厚模样。

    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是生在武士之家,也许就能成为一个出名的勇将了吧?

    佐佐成政心里这么想着,对这个船夫有了些好感。

    “就这条船吧。”

    成政一锤定音,因为他看着这条船的确算是比较大的了,至少装下三个人和一匹马没什么问题。

    “不够咧……这条船还是不够大咧。”

    果心皱着眉,在身后扯了扯成政的衣袖,成政微微一怔,又把船夫上下看了一遍,这才换成一副疑惑的表情回过头去。

    “没有更大的船啦!要不再雇一条船送马好了。”

    回头和果心交换了眼神之后,佐佐成政现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船夫一般情况下都有一把子力气,这个算正常情况,但是以船夫而论,这个船夫未免太过强壮了一些。

    简单来说,有阴x毛。

    “没有问题!码头上有小的相熟的弟兄,小人这就叫一个来。”

    船夫谄媚地朝成政点了点头,转身吆喝两声,又有一条稍小些的渡船摇了过来。

    就这样,一条船装了3匹马,另一条船装了3个人和两个大箱子,从琵琶湖南岸启程。

    佐佐成政立在船尾处,看到岸上的明智光秀挥手挥了很久,一直站在那里直到看不见她。

    当天傍晚,佐佐成政坐在两个货箱上面,若有若无地向船夫透露一些信息……并作出了要收对方为家臣的想法,福利是给对方武士的身份。

    正如佐佐成政所料的一样,青年船夫很委婉地拒绝了他,向他表示了歉意。

    成政也不强求,呵呵一笑算是揭过。

    入夜之后,佐佐成政仍然坐在船尾胡思乱想,他取出了那一块表带已经烂掉、只剩下金属表身的百达翡丽,就着月光和水色,他盯着转动不停的秒针呆。

    即便是有长达十年的时间未曾转动……但在恢复了动力之后,这块腕表还是恢复成为了精准无比的计时器。

    很奇怪。

    这块表的质量并不奇怪,因为它的品牌,百达翡丽,必属精品,这一点毫无疑问。

    奇怪的是这块表为什么会出现。

    他的穿越不是肉身穿越,而是魂穿……和光秀一样,都是魂穿。

    既然是魂穿,就不会带来肉身或者其他的附属品。

    所以……这块表是什么鬼?

    也许……它是线索?

    也许成政的猜测是对的,他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孤立的线索并没有什么卵用。

    年青的船夫还在摇橹,渡船在镜子般的湖面上缓缓移动,破开水流的时候,形成了两段浅浅的波纹,渐渐隐没在视野之内。

    成政摇了摇头,钻进狭小的船舱躺下了。

    这条船算起来应当是小早船的类别,船体狭长、阻力小,相应地,船舱空间也小——只够肩并肩地躺下三人。

    佐佐春对果心这个南蛮女忍者没什么好感,因此两人各自占据了一侧,给成政留下了中间的位置。

    ……哎哟,看这架势,“女男女”这个字怎么读来着,嫐(脑)是吧?

    这么高级别的福利,成政本应感到兴奋,但一想到果心只是个合同工,不是真正的家臣,佐佐成政就很理智地面向阿春躺了下来。

    调戏果心御姐的后果是很严重的,佐佐成政知道那一定会遭到最欲仙欲死的报复……相对而言,把后背交给她吧,这个女人可以作为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相处,在过去的半年里,他们俩就是这样的。

    从堺港到琵琶湖,佐佐成政只花了一天半的时间,这个脚程算快的了,所以他有点累,躺下之后很快就睡着了。

    据说,女人在每晚的睡眠中会翻身大概13次,而男人一晚则会翻身大约14次。

    也就是说,佐佐成政和果心本来是背对背睡觉,两人都是翻过来翻过去,然后佐佐成政就快了一拍,多翻了一次,变成他面向果心的后背,背向阿春。

    潜意识里仍以为身前的女人是自己的妾室,佐佐成政身处手臂搭在了对方的胸口……

    黑暗中,果心御姐猛地睁开了眼睛,刚要给身后的色狼来一个肘击……但想到些什么,动作却迟疑下来,她小心翼翼地扭头看了看佐佐成政天然呆一样的睡相,终于没有把成政的手拿开,只是幽幽地叹了口气。

    ……也许,她之前的想法错了?

    也许……土岐赖次并不是她所需要的人。

    能为她复仇的人,能帮他从复仇的咒缚中解脱的人,也许只能是佐佐成政也说不定。

    感受到船身一轻,果心立刻就从冥想中跳了出来……她侧耳倾听,现摇橹的声音已经停下来了。

    果心抓起佐佐成政的手,转过身拍了拍成政的脸颊。

    “……?”

    成政还未来得及出声音,就被果心捂住了口鼻。

    “你知道这个船夫叫什么名字吗?”

    果心笑吟吟地盯着佐佐成政,嘴巴却没张开。

    “真田八郎啊!他告诉我了。”

    果心御姐伸出一只手指在成政的鼻子前摇了摇。

    “那只是本名……这个家伙现在的名字,叫做……石—川—五—右—卫—门!”

    听到这个名字,佐佐成政忽然瞪大了眼睛。

    果心把手指堵在了成政的嘴唇上,然后像猫儿一样悄无声息地从船舱里钻了出去,外面传来极轻微的水声,想来是她已经跳进了湖里?

    成政这才抬头去看船尾,那个年青的船夫——石川五右卫门,已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

    起身钻出船舱,佐佐成政赫然现,他的那两只装货的木箱也不见了!

    视野之内黑蒙蒙的一片,小船却停止了前进,开始原地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