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142剑豪将军 (求推荐!)
    “土岐刀是我土岐家的家宝,姑且不论它是不是赝品,只要是父亲传下来的东西,我就不会轻易地丢掉!”

    这就是佐佐成政拒绝的原因,他不愿意失去父亲的遗物。[(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成政说得对……况且,土岐刀上多了‘とき’,难保将军不会看出来。”

    光秀也在成政的身后附和道,她同样不愿意拿这两柄刀交换,她说的是一个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则是她不愿意失去与成政的羁绊。

    佐佐成政这个笨蛋,可是与她交换了太刀的啊!

    “就这么定了!不换!再多一千两黄金都不换!”

    佐佐成政一锤定音,让阿春去把两把刀收起来。

    庭院里只剩下成政和光秀两个人,成政刚要喝酒精饮料,却无意中瞥见光秀扯了扯衣领,她大概是喝酒喝得身体热了。

    不扯不要紧,佐佐成政还会规规矩矩地和她亲如兄弟。

    她这一扯,不仅露出了她性感的锁骨和纤细的颈子,也扯动了佐佐成政体内被酒精催动的荷尔蒙。

    “光秀……”

    成政不知不觉中朝光秀的位置靠了靠。

    “呐呀?”

    光秀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她的脸色有些红。

    “你……好漂亮。”

    佐佐成政从来不吝惜对于女士的赞美……尤其在对方是美女的情况下。

    接触到佐佐成政欣赏的目光,光秀有些紧张,她清了清嗓子,希望能够让佐佐成政自重起来。

    “成政桑……我们是兄弟啊!”

    “光秀……你知道……我一直……是很珍惜你的!”

    “别……别这样……”

    光秀真的有些慌了……她虽然两世为人,却从未谈过恋爱,此刻被佐佐成政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看,心跳加啦脸盘烫啦什么一系列的反应全都有了。

    “光秀……”

    成政忍不住把脑袋凑了上去,正要吻上去的时候,阿春终于回到了庭院里。

    “大人!”

    她的一声呼唤立刻让光秀清醒过来,趁着成政反应的一秒钟迅脱身。

    “啊……阿春啊,来坐下喝酒。”

    觉察到阿春那种又失望又无奈的眼光,佐佐成政才是真的无奈了。

    喵了个咪的……被自己的女人误认为是基佬了!

    佐佐成政叹了口气,仰起头把这壶清酒又灌了下去。

    三天后,佐佐成政和明智光秀来到了北近江朽木谷。

    将军足利义辉并不在京都,因为他是被三好长庆给赶出来的。

    自应仁之乱以来,在战国时代,要找到讲求仁义道德的人,实在是很难,不论是足利幕府的管领细川家,还是细川家的家臣三好家,可以说都不是什么好鸟。

    三好长庆原是细川家的家臣,他用手段压倒了主家,建立了横贯山城、摄津、河内、和泉、淡路、阿波与大和七国的庞大势力,被时人称之为掌握了半个天下的男人。

    将军足利义辉的父亲乃是十二代将军足利义晴,因为昏聩无能而被逐出了京师,死在了近江穴太的山中。

    足利义辉在十一岁的时候继承了第十三代将军的职位,却没有能够坐镇室町御所的实力。

    在义辉当上将军第二年,也就是他十二岁时,被细川晴元逐出了京师。

    一年后幕府与细川家和解,义辉得以回到京都。

    又一年后,由于三好长庆与细川晴元开战并取得胜利,因此将军义辉又被放逐到近江的坂本一带。

    熬了好几年,终于在三年前(1552),也就是义辉十六岁的时候,他总算再次回到了京都。

    但好景不长,次年,他第三次惨遭放逐。

    这次放逐的地点,就是近江朽木谷。

    总而言之,幕府已经式微,将军也不具备能够重掌京都的实力,实力强横的三好长庆完全可以无视幕府的存在。

    ——至于景虎姐这样还把幕府放在心上的大名,已经少之又少,属于特级珍稀保护动物。

    成政和光秀抵达朽木谷中将军居所的时候,足利义辉刚刚做完早课。

    他热心于武道,每日的早课乃是左右各自挥动木刀五百下,合计一千下。

    一千刀,这个数字和成政日常练剑的计数是一样的,只不过,将军是用木刀,一丝不苟,每次挥刀的姿势和力度都尽量控制在一个标准值,成政的话……就随意了很多。

    成政横砍、竖砍、斜砍,不一而足。

    此时的将军19岁,比佐佐成政小了一岁,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

    “到底还是冢原卜传、上泉信纲的剑法奥妙,真是令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聚集在庭院里的豪族和侍卫纷纷惊叹于将军剑法的高,交x口称赞。

    “不……我的功夫还不够。剑道是要尽其一生去钻研的深奥学问。”

    义辉接过毛巾,擦干了身上的汗水。

    “我这样一心练剑,可以使我心无杂念,但世人却说我不应该做这种事!”

    豪族们脸上的笑容更慈和了,他们其实很想说“世人说得对口牙”,但为了顾及将军的面子,仍是曲意逢迎着:

    “没有这回事!殿下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自然应该由殿下自己决定。看到殿下高兴,我们这些做臣下的自然也高兴啊!”

    义辉笑了笑,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只不过,年纪轻轻又饱经磨难的他,怎么会看不出这是豪族们的敷衍呢?

    他是看不出,还是不愿意戳破?

    “喔!你们说到高兴的事,就让我想起这次上洛来拜会朝廷和幕府的佐佐成政,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是的……从京都方面传来的消息说,他竭诚奉公,向天皇进献了五百贯,还把打昙大海送给了关白殿下。”

    “……打昙大海啊。”

    提到幕府的宝贝,义辉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总之,佐佐内藏助是在一年前讨取了今川治部大辅的勇者,他所代表的越后守护长尾弹正少弼,也是一个极好的武将。”

    ……但愿如此吧。

    义辉默默地想着。

    “报告!佐佐内藏助与明智光秀大人求见!”

    ***

    求个推荐票!!!米娜!~!阿里嘎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