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拾贰 守护】 120宫斗预演
    从箕轮城往北,到达名胡桃之后,转道西北,就进入了通往越后的山路。[(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数日之后,佐佐成政率领着这一支仅有三百人的骑马队来到了坂户城的城下町。

    回想着连日来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生活,他到坂户城下才彻底地放松下来。

    补充一句,土岐赖次在杀死了一条信龙——这个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之后,就带着骑马队突破了武田军的堵截,然后一鼓作气杀入了海之口城。

    之后就是惯例的屠城。

    在前往小诸城的路上,佐佐成政才重新醒了过来,但这次土岐赖次的凭空出现,让他的心头更多了许多的疑惑。

    之前的几次,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土岐赖次夺取了身体的控制权,自己的意识亦被封闭起来。

    但是这一次……在海之口城外山谷的这一次。

    他竟然还能记得……一些。

    在最后一波羽箭射向他的时候,他自知已经无力改变什么,但是诡异地……他的意识似乎被直接剥离开来,然后他就看到自己勇猛无比地将一条信龙击杀……直到土岐赖次骂一条信龙“废物”,他才彻底失去了意识。

    听赖次的话,似乎是因为遇到了生命危险,而自己却无法脱困……这样下去的结果只有死,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体”被毁,土岐赖次才出手把一条信龙给解决了。

    ……推测起来的确是这样,但土岐赖次究竟是不是这么想的,成政也不知道。

    从名胡桃城出之后,成政试着在脑海里呼唤土岐赖次,但毫无回应。

    是他无法和自己交流,还是根本不屑?

    也许是不屑吧……成政叹了口气,他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也见识到了土岐赖次那令人恐怖的武艺,自己跟他相比,的确是太过弱小了。

    可这样一来,成政就更加不明白了。

    从7岁起,他就进入了这个身体,就算土岐赖次再怎么天赋异禀,也绝不可能在7岁之前练成如此骇人的兵法吧?

    还是说……土岐赖次有能够挥全部实力的方法?

    成政想了很久,最后直接在阿春的怀里睡着了。

    阿春盯着成政的脸看了又看,她的眼神游移不定,似乎想要做些什么,却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

    “为什么……为什么可以为了虎千代去做那么危险的事……”

    阿春的眼泪已无声地落了下来,滴在成政的脸上。

    “为什么……阿春争不过夫人,可是大人为什么又喜欢了虎千代……阿春好不甘心啊……”

    她眼泪簌簌,打湿了成政的脸颊,但成政只是伸出手来抓了抓脸,然后翻了个身继续酣睡。

    他真的太累了。

    “主公在吗?”

    一个姬武士停在了纸拉门外,是井伊直虎来了。

    “在。”

    阿春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他睡着了……进来吧,我有话要问你。”

    直虎本以为成政在屋子里和阿春ooxx,正要离开,但听到阿春有事要问,不由有些好奇,拉开门走了进去。

    此时她恢复了井伊直虎的身份,便在成政身前坐了下来,对着阿春点了点头。

    她看到阿春满脸的泪痕,不由有些惊讶。

    明明打了胜仗,还安全地回了越后,为什么她反而哭起来了?

    “夫人有事吩咐?”

    “我问你……大人为什么会为了你去冒那样的险?”

    阿春面带微笑地轻抚着成政的脸庞,语气却极是冰冷,这让井伊直虎感到不安。

    但更让直虎不安的,是佐佐成政为了她甘愿赴死的原因。

    “主公他……他说……他说,希望我从为父报仇的咒缚中解脱出来!”

    犹豫再三,井伊直虎还是支支吾吾地只说了一半,至于另一半……她却不好意思在阿春的面前说出来。

    尽管她们俩在平日里是极好的玩伴……尽管同样是作为佐佐成政身边的姬武士……有很多个尽管,直虎也不知为什么,没有说出来前一半。

    “是吗……”

    阿春冷笑起来。

    “你也像我一样……爱慕着大人吗?”

    “不……不是的,我……直虎并不敢有非分之想。”

    下意识地否定着她和成政之间的关系,井伊直虎诚恳地跪在了榻榻米上。

    “那就好……今后就继续做为姬武士为主公效力吧,你可以退下了。”

    阿春似乎是松了口气,眼神里有了一丝得意。

    “哈伊,告退。”

    井伊直虎轻轻地走出房间,顺手拉上了门,却有些莫名地伤感涌上心头。

    ……我喜欢他吗?

    她扪心自问,却开始慌乱起来。

    ……那个时候,为什么自己会对着他大吼大叫,然后想要冲上去赴死呢?

    ……是不是因为自己终究无法向他下手?

    明明机会就在眼前……那个时候,她甚至不用动,就可以坐等那块石头砸烂佐佐成政的脑袋。可是……为什么自己竟然救了他?

    为什么……为什么在听到他说喜欢自己的时候,心里很欢喜?

    真相只有一个。

    那个她最不愿面对的真相……她不敢想自己竟然爱上了杀父仇人。

    “父亲……我该怎么办……”

    井伊直虎在自己的房间里低声啜泣。

    “女儿好没用……不能为你报仇……父亲……”

    当天傍晚的时候,佐佐成政睡醒了,与之相应的,阿春因为跟他同样地疲累,也躺下来缩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看着阿春恬静的睡姿,成政笑了笑,蹑手蹑脚地起来,又替她掖好被子,才走出去找东西吃。

    佐佐成政还丝毫不知道他的后宫团内已经开始了争斗。

    ——侧室佐佐春与未来的侧室井伊直虎的争斗。

    经过井伊直虎的房间里时,成政心血来潮,想要看看她究竟怎样了,敲了敲门没人回应,他便拉开门自己走了进去。

    ——原来虎妞也睡着了。

    是吧,因为前些日子太累了,所以大家到坂户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睡觉。

    可是虎妞这家伙睡觉竟然不盖被子……现在的天气还很凉,这样怎么能行呢?

    作为一个暖男,佐佐成政去房间的角落拿了杯子给虎妞盖上,却在无意中现虎妞的脸颊还有些湿润,睫毛上还挂着泪滴……

    怎么回事?

    为什么哭了?

    他温柔无比地为虎妞理了理散乱的长,正要起身离开,一只手却突然被虎妞抓住。

    “主公……不要赶我走……”

    成政有些惊讶,但看到虎妞还是闭着眼睛的时候,就明白其实她在说梦话……真是的,为什么会担心会赶她走呢?

    “安心啦……永远也不让虎妞离开。”

    成政低下头在井伊直虎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待他睁开眼睛准备拉开虎妞的手时,却现井伊直虎已经睁开了朦胧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