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104伏击
    终于改好了。[[〈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

    “报!宇佐美定满部队已进入春日山城!”

    “报!长尾景虎已从不动山城出阵!”

    “报!我军前锋高梨秀赖队已抵近春日山城!”

    “报!我军殿后部队已驻扎琵琶岛城,请求下一步指示!”

    …………

    络绎不绝的使番骑着快马在武田军的队伍中来回穿梭,武田晴信骑在名驹“黑云”的背上,镇定自若地应对着。

    他抓住长尾景虎出奔的机会,迅地召集军队侵攻越后,此时距离大功告成也仅有一步之遥了。

    春日山城,只要攻下了春日山城,此次的出阵便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命令高梨秀赖立刻动进攻!”

    “全军押上,包围春日山!”

    他必须抓紧时间,因为长尾景虎已经回到了越后——虽然他并不清楚那个长尾景虎是否是影武者。

    身处前方的高梨秀赖接到武田晴信的命令,蛋疼无比地指挥手下的足轻进攻春日山城的城门……春日山城是一座平山城,城郭在山上,城下町在平地,高梨秀赖迫于军令,并未来得及花些许时间清理、盘查城下町。

    经过数年的改割展,春日山城的城下町已经异常繁华,高梨军从大道上冲过来的时候,町内却异常安静。

    “难道是全部都逃走了吗……度真快啊……”

    高梨秀赖叹了口气,从本心上说,他是不愿与长尾家刀兵相向的。

    “希望你们都能保住性命……”

    高梨秀政并未从町内异常的安静中觉察出什么,他在足轻的簇拥下往城门行进,在高梨家的部队全部进入町内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凄厉的法螺声。

    “马萨卡……”

    高梨秀政的神经突然绷紧了,这法螺声难道是……

    “杀!”

    法螺声尚未落下,町内便涌出无数长尾家的足轻来,看着从四面八方涌现的敌人,高梨秀赖只感到脊背凉……

    怪不得之前如此安静,原来是长尾军早就布置了伏兵……秀政在一瞬间明白了一切。

    “高梨家的人全都是叛徒,杀光他们!”

    不远处的一段街道上,长尾政景举刀高呼。

    “……叛徒吗。”

    高梨秀赖的嘴角挤出了苦涩的笑。

    武田晴信围攻饭山城的时候,你们长尾家又在哪里呢?

    秀赖不无凄凉地想着。

    “不要慌!抱成一团!”

    高梨秀政奋力地收容部队,然而他知道,在法螺声响起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败了。

    在此刻,败了就是死。

    ……连番战败的越后,需要一个胜仗来鼓舞士气,只不过没想到的是,自己竟成了这次胜利的祭品。

    “冲啊!”

    秀政拔出了太刀,在亲卫队的簇拥下往长尾政景的方向冲了过去。

    长尾政景看着冲过来的那个年青武士,眼神里有了一丝轻蔑,他往身侧一伸手,立刻就有亲卫递来了他惯用的长枪。

    估算着高梨秀赖与他的距离和度,长尾政景也缓缓驱动战马,加快了度。

    瞬息之后,两人都已拉开了与身后足轻的距离。

    两马交错,只是眨眼的功夫。

    “当啷”一声,高梨秀赖的太刀落在了地上,他瞪大了双眼,双手用力捂着喉咙上的一个血洞,但鲜血仍然不住地从他的指缝间激射而出,血液流进他的气管,让他无法呼吸,连嘴里、鼻孔里都渗出血来……

    马儿的度渐渐放缓,高梨秀赖年青英挺的身躯也渐渐倾斜,终于从马上坠落下来,他的一只脚被马镫挂着,任战马拖着他又跑了数丈的距离。

    “不自量力。”

    长尾政景调转马头,一手持着血淋淋的长枪,虽然身处高梨家的足轻之中,却没有一个人敢举起竹枪去刺他。

    半个时辰后,长尾军留下了血淋淋的战场和所有的尸体、以及无法再战斗的伤兵,退入了春日山城。

    “嘿—嘿—吼!”

    “嘿—嘿—吼!”

    整座山城的士兵们齐声欢呼,但长尾政景却皱紧了眉头,忧心忡忡。

    与他同样忧心忡忡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长尾政景身后的宇佐美定满,老狐狸此刻正拿着一张春日山城的地图仔细研究。

    ……他要确保这座山城不被武田氏攻陷,不论是为了他的野心,还是为了女儿的安全。

    同一时间的根知城外,长尾景虎与佐佐成政再次聚集了城内所有的马匹,开始轻装南下。

    总计八百骑……包括三百名骑马武士和五百名会骑马的足轻。

    很多人只是能在马背上不掉下去而已,要他们在马上作战几乎比登天还难。

    但好在还有时间。

    以年仅十岁,精通骑术和北信浓地形的村上猪丸为向导,八百骑顺着千国街道杀入了北信浓。“杀光!烧光!抢光!”

    长尾景虎举着太刀指向了南方。

    “杀光!烧光!抢光!”

    士兵们山呼响应。

    “让武田家的基佬们尝尝我们越后战士的厉害!跟我冲!”

    佐佐成政一马当先,驱策青霄跑在了队伍的前列。

    第二日的午后,骑马队来到北信浓深志城附近,长尾景虎立刻命令队伍停了下来,进入一个小树林里稍事休整。

    他们赶了一天的路,以现在这副体力攻击深志城的话,取胜的概率很小。

    “越后的勇士们!我需要一支敢死队,随我一起攻入深志城!”

    佐佐成政没时间休息,立刻就在骑马队中起了动员。

    “深志城!一座对武田家异常重要的城池,只要我们能攻破它,武田基佬们必定吓得屁滚尿流!

    “我以主公的名义向大家保证,入城之后,屠城一天!金子、武器、女人,全都是你们的!整个信浓,都将匍匐在你们的脚下!”

    “现在,愿意像我一样,跟随殿下突击城池的,站到队伍的左边来!”

    佐佐成政指了指一个小土包的另一侧,第一个站了过去。

    “我去!”

    一个相貌甚是丑陋的青年武士紧跟着成政站出来了。

    “我去!”

    一个衣衫破烂的农民也站了出来,他的年龄比方才那个丑陋的青年武士还要小了两岁,但一双眼睛囧囧有神,仿佛燃烧着无穷的斗志。

    “我去!”

    “我去!”

    …………几乎全部的武士和一半的农兵都站了出来。

    长尾景虎满意地点了点头,翻身跨上战马。

    “竖起马印和乱龙旗,从现在开始,起冲锋!”

    “喔!”

    “路上遇到的所有人,不问身份立场、一律击杀!”

    “喔!”

    越后的士兵们如风一样向深志城席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