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102回归
    找到了长尾景虎,本以为任务完成的佐佐成政,遭遇了真正的难题。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长尾景虎不愿意回去!

    景虎姐不乐意挪窝,成政也没办法——如果要绑架景虎姐回越后的话,总不能绑一路吧?

    强扭的瓜不甜,何况景虎姐武力值那么高,绑架她的这个行动风险太大,搞不好自己的小名就撂在高野山了。

    于是成政在高野山又待了几天。

    这些天里,成政也没忘跟山本勘助好好相处,在明白了砍死鸡的心结之后,成政甚至还开导起砍死鸡来……当然了,开导别人总是轻易的,解开心结总是困难的。

    在找到景虎姐的第四天午后,一个姬武士匆匆忙忙地撞进高野山。

    从和尚们那里打听出佐佐成政的所在之后,这个姬武士马不停蹄地来到奥之院。

    “主公……武田晴信,出阵川中岛!”

    姬武士似乎没有注意到成政身后的长尾景虎和山本勘助,就这么汇报了紧急军情之后……昏了过去!

    准确的说,这名姬武士连日赶路,已经累得虚脱了。

    “喂喂……虎妞你醒醒啊!”

    佐佐成政连忙过去抱住了井伊直虎,看着虎妞干裂的嘴唇和憔悴的面容,他竟然有些心疼。

    唉……自己这么渣的,怎么有了心疼的感觉呢……

    成政刚要感叹两句,却现景虎姐和砍死鸡同时走到了小院子的门口。

    小门太小,仅容一人通过,两个人同时堵在那里,当然谁也不过去。

    但堂堂长尾景虎怎么会避让一个独眼龙呢?

    只是,砍死鸡瞪着景虎姐的独眼的眼神里,也没有一点的退让之意。

    于是两个逗比在门口一只眼瞪两只眼,两只眼瞪一只眼,谁也过不去。

    “主公!我知道你很着急回越后,但是……请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确认她没有生命危险!”

    听到成政的话,景虎姐也不禁有一丝动容。

    她当然明白,这个姬武士带来的情报有多么重要。

    纵然她忍受不了越后豪族们无耻作为,她也不能放任武田氏侵攻越后。

    这是原则问题。

    “好,我答应你。”

    景虎姐转过身来,往自己诵经的房间里走去,路过成政和井伊直虎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望向井伊直虎的眼神多了很多的欣赏。

    “照顾好她……我们明天一早出。”

    “多谢主公!”

    成政这次是真心地感激,叩之后,连忙抱着虎妞去了房间里。

    “佐佐大人……多谢你这些天的照顾,撒……战场上见吧。”

    山本勘助回头望了佐佐成政一眼,便头也不回地拄着断掉的太刀离去了。

    与此同时,大熊朝秀登上城头,亲自指挥战斗来鼓舞士气,他举着太刀砍翻了一个又一个攻上来的足轻,直至鲜血染遍了周身。

    “长尾政景!有种的你就攻过来,老子是绝不会屈服的!”

    大熊朝秀在城头上高喊着,城内的士兵亦随着他一同呼叫,士气高昂。

    距离这一战场不远的北信浓饭山城外,武田晴信正坐在马扎上,挥动了军扇。

    武田军在这一时刻,向饭山城动了总攻!

    会津芦名氏进军到了越后边境的津川,本庄繁长也兵临安田城下,夹在本庄繁长与芦名盛氏之间的安田氏进退两难。

    与板城里的直江景纲,正一拨又一拨地往北6道派遣信使……

    次日一早,以长尾景虎为,佐佐成政、井伊直虎、果心与明智光秀、前田庆次、可儿吉长一行七人从高野山出,前往京都。

    第四天的傍晚,众人抵达京都。

    第五日清晨,佐佐成政与明智光秀等人道别,长尾景虎一行4人离开京都,前往北6。

    是日,安田氏当主安田景元终于下定决心,与本庄繁长一同抵抗入侵者,此时的芦名盛氏,距离安田城仅剩下一日路程。

    越后馆林城——亦即大熊朝秀的居城,仍然屹立不倒。在宇佐美定满的坚持下,长尾政景向城内派遣了议和的使者。

    是日傍晚,饭山城举起了白旗,武田晴信勒令家督高梨政赖切腹。

    第七日傍晚,长尾景虎一行4人抵达鱼津城,并与直江景纲派遣的使者会面。

    第八日午后,长尾景虎一行4人穿过天险亲不知子不知。

    武田晴信以高丽秀赖为前驱,率军逼近春日山城!

    匆匆忙忙与大熊朝秀议和的长尾政景率军回防,当晚驻扎在春日山南麓。

    第八日的傍晚,长尾景虎秘密进入不动山城。

    佐佐成政来到不动山城的本丸大厅时,赫然现这里已经秘密聚集了不少人。

    大厅里的主位当然是空着,那是留给景虎姐坐的。

    长尾景虎以下,有一门众、不动山城主山本寺定长,信浓名将村上义清,与板城城主直江景纲的养子——直江信纲,枥尾城城主本庄实乃,北信浓平林城城主色部胜长的长子——色部显长,北信浓安田城城主安田景元之子——安田长秀……以及,长尾景虎的姐姐,绫姬。

    佐佐成政坐到了家臣席的末位,景虎姐也坐在高位,她手里缠着一串佛珠,努力地让自己保持冷静。

    “那么……评定就此开始,针对如今越后的动乱,请诸位畅所欲言。”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臣下愿意听从主公的一切安排!”

    景虎姐刚了话,山本寺定长就急着跳出来表忠心。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臣下愿意听从主公的一切安排!”

    在山本寺定长之后,所有在场的家臣——佐佐成政除外——都呼啦啦跪倒在地,向长尾景虎表忠心。

    长尾景虎苦笑……她当然知道在这个时候还能坐在这里参与这次评定的人,都是忠于她的力量。

    但问题是……仅仅凭着这些力量,不足以守卫越后啊!

    “阿里嘎多!”

    长尾景虎竟然对着家臣们微微点头,她竟然向家臣们致谢,还有道歉!

    “这次的事,是景虎莽撞了。”

    “主公不必自责!说起来,还是由于我们的私心太重,才引这一系列的严重后果……所以,请主公带领我们守卫越后吧!”

    佐佐成政这次也拜倒在地,不是他想要表忠心,而是真心觉得……景虎姐摊上这么一群家臣,倒霉得很!

    “请主公不必自责,请主公带领我们守卫越后!”

    家臣们再一次呼啦啦拜倒。

    看着神色诚恳的家臣们,长尾景虎的眼眶不由有些热,她深吸了一口气,伸手虚扶。

    “诸位的心意,我景虎的确收到了!请务必振作起来,越后……需要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