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98骚乱
    次日一早,佐佐成政和绫姬一同赶往了春日山南麓的林泉寺。〈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林泉寺是长尾家的菩提寺,也是当年绫姬和景虎姐一起长大的寺庙。

    林泉寺有个老和尚,法号天室光育,是绫姬和景虎姐的老师。

    作为林泉寺的得道高僧,天室光育和尚没少被小时候的景虎姐气得胡子颤,但天室光育的教育竟然成功了!

    他竟然真的教导出了一个毘沙门天加持的姬武将来!

    而长尾景虎也真的正气,短短几年里,从枥尾城的城主一跃成为越后守护,继承并越了他父亲长尾为景,取得莫大的成就。

    每每想到这里,天室光育和尚就很自豪。

    他刚从北越后游历归来,刚进了山门,就看见了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似乎有些眼熟,那个女人怎么这么早就出家了?

    没错,佐佐成政、绫姬与天室光育在林泉寺的山门遭遇了。

    看到绫姬——已出家的仙桃院,天室光育有些惊讶,这丫头怎么又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没想到绫姬直接就地拜倒在了天室光育的膝下:

    “请师父告诉我虎千代的行踪!”

    “虎千代的行踪?”

    天室光育更疑惑了。

    三个人一边走一边说就到了林泉寺内,早就有一个小姓在这里等老和尚等了两天了!

    “此乃吾主国主大人给大师的书信。”

    小姓半跪在地板上,举起了那封写满了吐槽的信。

    天室光育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接过来,甩开一看,一张老脸已经苦的不能再苦。

    “傻孩子啊……”

    老和尚长叹一声,转手把长尾景虎的信给了绫姬。

    佐佐成政凑过来一看,忍不住笑了起来。

    景虎姐的汉学素养很高,能够认得和书写大部分的汉字,因此这封信里也多以汉字为主。不仅如此,景虎姐的书法也不错,至少比成政那狗爬一样的字体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让成政笑的东西就是……景虎姐用精美的书法和华丽的辞藻写满了她的怨念和吐槽!

    没错,就是怨念!就是吐槽!

    比如领主a和领主B相邻,结果a截断了上游的河流,让B的领民无法灌溉农田,因此两家打了起来……

    比如在领主c造反失败之后,没收了一部分领地,然后从领主d到领主x全都上来问她讨要那一块无主之地……

    如是各种,大部分集中在家臣们之间的领土纷争……其实在成政看来也就鸡毛蒜皮大的地方……就为了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利益,越后的家臣们吵个不停,然后景虎姐爆炸了。

    临界点突破!

    或者称之为……精神污染!

    一怒之下,景虎姐说自己“功成名就,急流勇退”,去山里修行,寻找佛法的奥义去……越后这么大一国,让他们闹腾去吧。

    ——至此,景虎姐出奔的前因搞清楚了。

    从林泉寺归来之后,成政让深雪和阿春留守和查探消息,自己带着果心循着景虎姐走过的路追过去了……

    虽然不清楚景虎姐所谓的“山里”是哪座山,但仔细想一想,无非是比叡山或者高野山罢了,佐佐成政得抓紧时间,尽快把景虎姐找回来。

    就在佐佐成政横穿天险亲不知子不知的时候,琵琶岛城内正进行着一场秘密的会议。

    在南越后有极大势力和极大私心的宇佐美定满和长尾政景两个,很快就得知了景虎姐出奔的消息。

    好消息啊!

    历来只有家臣出奔,现在换做主君出奔,简直是天赐的机会!

    他们俩一合计,立刻就找到了老将中条藤资一起商量。

    三人一拍即合,为了今后的前途和钱途,很快就达成了统一的意见。

    恰在此时,稍晚一些获得消息的大熊朝秀掀起了反旗。

    大熊朝秀,独立!

    得知大熊朝秀独立的消息,宇佐美定满三人组高兴地一拍大腿。

    真是要什么来什么。

    就在他们继续建立威望的时候,大熊朝秀这个不开眼的就自己撞上枪口来了。

    在瞒过了绫姬的情况下,宇佐美定满、长尾政景、中条藤资突然间兵临春日山城下。

    无主的春日山城自然不可能阻拦他们,于是宇佐美定满与中条藤资宣布,拥护长尾家的宗家——上田长尾家的当主长尾政景暂时主持大局。

    他们的措辞很小心……“暂时”“主持大局”,说白了就是暂时奉长尾政景为主的意思,但使用这样的措辞,却能够麻痹众人的神经,让越后的豪族们在不知不觉中接受长尾政景的统治。

    温水煮青蛙的策略,从来都是一手好棋。

    之后,长尾政景、宇佐美定满和中条藤资在春日山城纠集了数千豪族军队,前往大熊朝秀的居城平叛。

    从这时开始,越后国主长尾景虎出奔的消息,像风一般传遍了关东各国。

    就在长尾政景率军包围了大熊朝秀居城的时候,遥远的甲斐踟蹰岐馆之外,武田信玄布了再次出阵北信浓的命令!

    总计八千武田军从踟蹰岐馆出,经过上原城时,与南信浓的秋山信友军势合流,增至一万人;

    抵达北信浓砥石城时,与小诸城、海之口城、砥石城军势合流,总兵力增至一万三千人;

    抵达川中岛后半天,与自深志城出的马场信房军势合流,总兵力增至一万五千人。

    总数一万五千的武田大军大摇大摆地从善光寺下开过,直扑北信浓饭山城!

    那里是长尾家附庸高梨家的领地,也是北信浓领内唯一一块还未被武田军掌握的地域。

    这一带也叫做——上野原。

    迫于宇佐美定满的压力而派兵跟随长尾政景平叛的高梨政赖,立刻就以守卫领地为由从大熊朝秀的居城外撤军,以飞一般地度回到了高梨家的饭山城。

    高梨父子怀着对武田信玄的深深畏惧,在领内作了最大程度的动员,准备笼城死守。

    与此同时,南越后枥尾城城主本庄实乃出阵,他也是前往大熊朝秀的领地,只是,他的目的却并非攻破大熊朝秀的居城,而是……

    在北越后的本庄城,年轻的本庄繁长在同一时间掀起了反旗。

    “北越后是我的!”

    “北越后是我的!”

    不仅本庄繁长这么说,毗邻北越后的芦名家当主芦名盛氏也这么说。

    芦名盛氏动员了总计六千人的兵力,趁着大雪化尽,向北越后极挺进。

    一时间……越后一国,风声鹤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