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94一夜城
    当天晚上,北条城西南的长尾军营地内灯火通明,显然是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宴。(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宴会之中,佐佐成政喝多了酒精饮料,所以出来撒尿。

    就在他哗啦哗啦浑身畅爽的时候,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身后有脚步声其实不奇怪,毕竟是军营,又不是荒郊野外,但成政觉得,这人是冲着自己来的。

    继续哗啦啦啦,他要放的水还有很多。

    果然,一个中年大叔站到了成政的身侧,也开始哗啦哗啦。

    成政瞥了一眼,原来是直江景纲。

    直江景纲今年47岁,脑袋已经半秃,胡子尚未白,是长尾家笔头家老,拥有与板城以及周边大约4万石的领地。

    人比人气死人,成政的一个土岐郡就有4万石,但到了越后,长尾家的笔头家老也就4万石……越后豪族林立不是吹的,以农兵而言,越后的动员力毫无疑问是大于美浓的,但论及国主的实力,却要弱了不止一筹。

    越后守护,不像是越后豪族的主君,而像是越后豪族的联盟领。

    长尾景虎能够在越后站稳脚跟,就是因为有笔头家老直江景纲,和越后第一猛将柿崎景家的支持。

    “佐佐大人真是好酒量啊。”

    直江景纲甩着小鸟抖了两抖,一边提裤子一边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不敢当……小子是个粗人,只懂牛饮,却是不知风雅了。”

    佐佐成政一边系腰带一边回答,心里则是在思考着直江景纲的动机和目的。

    “今天这一仗……多亏了佐佐大人牵制北条高广,不然还真是胜负难料啊。”

    “不然……这一战是靠了主公的指挥和直江大人、景信大人的浴血奋战,小子的绵薄之力,不值一提。”

    “呵……大人谦虚了。”

    直江景纲在心里骂了一句,还绵薄之力……能和北条高广战成平手的武艺、击败两倍数量的北条高广亲卫队的足轻、这些都是绵薄之力,那他的这张老脸还往哪放?

    “虽然击败了北条高广,但这样似乎也是我方的极限了,若是北条高广笼城的话……孙子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我们的兵力不太够啊。”

    “左氏春秋有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眼下我们取得了胜利,正应该趁势进兵啊。”

    成政支支吾吾地含糊了过去,他和直江景纲的交情,还远远不到交心的程度。

    “这……”

    “失陪了。”

    景纲想要再和成政商量商量,成政却已经大步离去了。

    “大人无须担心……北条城而已,破城只在瞬息之间。”

    听到佐佐成政的大话,直江景纲的眉毛皱得更紧了。

    破城只在瞬息之间?

    ……真是太年轻了。

    但在直江景纲回到坐席上时,就遭遇了一枚重磅炸弹!

    “破城的关键,在于一夜城!”

    佐佐成政如是对着长尾景虎道。

    “一夜城?”

    “没错!只用今夜就够了!请拨出一半的兵力归我调配,另外,请让直江大人协助!”

    “一夜城……”

    景虎姐端着酒杯,眯着双眼。

    “你确定?”

    “我确定!请立军令状!”

    成政的话让将领们纷纷变色。

    他要立军令状?真是个傻叉啊……

    万一完不成,岂不是糟糕?

    “直江大人……你意下如何?”

    “这……”

    听到景虎姐的问话,直江景纲连忙吱了一声,但如何回答,他却有些犹豫。

    一夜城……听起来多么荒谬啊。

    然而,想起方才佐佐成政自信满满的话语……直江景纲竟然感受到了莫名的安心。佐佐成政这个人,无疑是陌生的,但这个陌生的家伙,似乎的确拥有者令人恐怖的实力……

    “我愿意协助佐佐大人!”

    “明白了,你们去吧!明天日出之前,如果看不到一座城的话,就来领罚吧!”

    虽然让佐佐成政立下了军令状,但长尾景虎显然也不相信一夜之间就能筑起一座城,她慢慢喝着清酒,等着看佐佐成政的笑话。

    佐佐成政立刻就拉着直江景纲离开,召集足轻开始了行动。

    先,他们来到旁边的千曲川,砸开了冰封的河面。

    坚冰之下,千曲川仍然川流不息。

    长尾军的足轻们,或运冰、或运水,不停地从千曲川畔往北条城的城门前移动。

    而北条城的城门前大约五十步的地方,龙套c领着一队足轻叫叫嚷嚷。

    “北条城里的杂碎们,敢不敢出城迎战!”

    他们一次次地吹响法螺,让城内的北条军不得安生,也让北条高广烦得要死。

    可黑暗之中,难以视物,今夜又是星光惨淡,只有皑皑白雪反射着丁点的光线。

    雪是白的,雪地当然也是白的,只不过城下的这一片战场,早已在白天被踩得黑了,城上的北条军看不见长尾军的具体位置,只能随随便便射几箭过去,算是对长尾军搦战的回应。

    就这样,城下的龙套c带着一队足轻搦战了一整夜,城内的北条军丝毫没有听到这一队足轻身后的窸窣声响,也没有功夫思考长尾军这种找抽的举动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动机。

    事出反常必有妖!

    翌日,东方露出了鱼肚白。

    天色还未大亮,但睡眼惺忪的守军们赫然现了一个事实。

    北条城的对面竟然筑起了一座城!

    距离:五十步。

    在距离北条城仅仅五十步的地方,筑起了一座城!

    长尾军是吃了药吗?怎么这猛!

    一股莫名的恐慌迅蔓延了整座北条城。

    不久之后,日出东方,天光大亮。

    金色的阳光照耀在北条城里,也照耀在对面的冰城上。

    冰城!

    一夜之间,长尾军用泥土和千曲川的河水在北条城的对面筑起了一座冰城!

    城高不过两米,广不过十余丈,既没有北条城的城墙高,也没有北条城的城池大,城内空空无一物,更没有天守。

    但城墙已经造了,天守还会远吗?

    早饭之后,长尾景虎在将领们的陪伴下巡视新城。

    她特意来到面对北条城城门的这一面城墙,不顾可能被对面的弓箭射击的危险,近距离观察北条城的防卫。

    观察个什么劲儿?明明就是挑衅!

    挑衅!

    距离只有五十步,弓箭有效!但北条高广并未下令放箭,因为他此刻也在靠近冰城的这一面城墙。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长尾景虎的脸……

    我!乐!割!草!

    在城池这个最后的倚仗都不再是优势的时候,北条高广似乎已预见了自己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