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79但愿海波平
    南京话!

    李华梅竟然在越后听到了南京话!

    “你是日本人,还是明国人?”

    李华梅往前迈了一步,距离成政更近了,她用一双比剃刀还锋利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成政。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重要吗?”

    佐佐成政迎上了李华梅的目光,却无一丝退缩之意。

    他的这番举动,被旁边的金青年看在眼里,金帅哥用一种近乎怜悯的目光瞥了成政一眼。

    他觉得,成政今天只怕是要被李华梅彻底玩坏,就凭那个眼神!

    “重要!”

    华梅斩钉截铁。

    她身高有一米六稍多,脚下踩着一个大约四厘米中跟的皮靴,就有一米六五以上,在普遍矮小的日本国算得上是高大了。

    一米六五这个高度让很多的日本男人羡慕得要命,一米六五高的女人让日本的男人怕得要命,但在成政看来却是刚刚好。

    很合自己的胃口。

    “我说我是明国人,也是日本人,你信么?”

    成政亦是向前跨了一步,迎着李华梅比刀还锋利的目光,打量着她的傲人身材和混搭衣装。

    李华梅的穿着……怎么说呢,真是彻底的混搭。

    她的头不长,过耳但不齐肩,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的修剪。衣服是一套白色连身长裙打底,上衣是无袖黑马甲,用金线锁边,领口戴了一朵牡丹花,偏偏又披着一条大红色披肩,脚蹬一双黑色皮靴。

    ……虽然混地厉害,但很好看!

    “我七岁之前,都是明国人,但七岁之后却来到日本,在日本长大,因此……我算不算明国人,又算不算日本人?”

    成政又解释一句,李华梅身后的小老头才点了点头,似有所悟。

    “呵呵。”

    华梅粲然一笑,便转过身去,望向西北方向的日本海。

    “就算是你说的那样,你无缘无故找上门来,又想怎样?”

    她的音调清冷,不怒自威,的确是很有女强人的范儿。

    那个金的欧洲青年见状连忙挡在了两人之间,用并不纯熟的中文道:

    “优话快说,优皮快方!”

    成政只是瞪着这个家伙,抬脚走了过去。

    金青年见到成政狰狞的眼神,心里就有些憷,竟不知不觉地又让开了。

    等他回过神来,才现成政已经站在了与李华梅并肩的位置,成政更是回过头来对着他咒骂了一句。

    “呆逼!

    他听得一愣,虽然不明白这两个字到底什么意思,但也能从成政的神情和语气中推断一二,当下气得一把抽出了腰间的细剑,甩了两个漂亮的剑花,摆着优雅的姿势站在了甲板上。

    “这位大人,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这么有胆气的话,就跟我比划比划吧。”

    他已经向成政出了挑战,按照通常的规则来说,成政也该体现出一个少年英雄该有的作风,拔剑将其击败。

    但今天时间紧迫,成政只是站在李华梅的身侧轻轻地道:

    “我是李维的同窗,跟他一样是从五百年后过来的。”

    就这么一句话,就让李华梅变了脸色。

    这一句虽然还是用中文讲的,却已经变了音调,不再是李华梅熟悉的南京话,而是李维所特有的——普通话。

    “你……跟我来!”华梅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盯视着成政,旋即反应过来,一把拉过成政的手往船舱走去。

    这种预料之外的变化让李华梅身边的三个人都变了脸色,刚才还那么冷淡,怎么一下子又这么亲热?

    他们仨人尾随过去,但李华梅拉着成政进了房间之后,就砰地摔上了房门。

    借着舷窗上透过来的光线,李华梅再次将佐佐成政全身打量了一遍。

    “今天如果说不清楚的话,你别想离开这个房间!”

    “既然提督也是个明白人,那我就长话短说吧。”

    成政开始bra-bra-bra-bra-bra,然后唧唧歪歪唧唧歪歪,再biu-biu-

    biu-biu-biu-,最后哼哼哈兮一番,总算是向李华梅交代了n多的信息,蒙混过关。

    简单来说,就是告诉李华梅,先呢,李维不是从东南亚来的,而是从五百年后来的,所以才会知道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其次呢,他成政也是五百年后来的,像李维一样,知道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再次呢,成政是李维的同窗兼好友,他来到越后,就是为了实现李维未竟的梦想。

    神马?李维还有未竟的梦想?

    “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当着李华梅的面,成政又道出了这两句诗。

    ——这曾经是李维对李华梅提到的,也就是说,李维的“梦想”是消除倭寇,还大明沿海一个安宁。

    当然啦,这是戚继光的梦想,不是李维的梦想,不过成政觉得,只需要李华梅知道这是李维的梦想就够了。

    至于李维的真实梦想呢……佛曰,不可说。

    “中人的死,让我也觉得很诧异……真是可惜啊,我一直想来越后找他,却缘悭一面!唉……”

    装,继续装,佐佐成政继续装蒜,继续猫哭耗子假慈悲。

    但李华梅似乎真的受到了触动,眼眶有些红,她抽了抽鼻子宽慰道:

    “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既然你是中人的好朋友,就请继续努力,完成中人未竟的事业吧。”

    “你放心,我这就派人去春日山城通知虎千代,你先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春日山城!”

    见李华梅答应得爽快,成政舒了口气,康布萝莉说李华梅这女人有点天然呆,看来是真的咯?

    可是,自己说什么是李维的同学之类的,其实是在骗人诶。

    撒谎是不好的行为,至少成政自己是这么觉得。

    就算他没有更好的办法迅地接近长尾景虎和李华梅……但谎言就是谎言,原则上的东西,黑的永远不能变成白的。

    成政自己当然也明白这一点,当下辞别了李华梅,告知了对方自己在柏崎港的临时居所,便下船回去了。

    是夜,成政盯着满天繁星喃喃自语。

    “长尾景虎……你虽然也很让人期待,但我更想念归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