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55论明智光秀的真实性别
    成政把阿春背到卧室里,临走时关上了房门,这才坐到了客厅里。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没想到会有明智大人来访,真是蓬荜生辉。”

    对于成政这种礼节性的问候,光秀皱了皱眉,没怎么听进去,他显然还在惦记着成政刚才背着一个女人进房间的事。

    ——虽然光秀对女人并不歧视,但成政这么做,还是显得太孟浪了。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难道是向我讨要筑城耗费的物资吗?”

    成政拍了拍光秀的肩膀,他们俩坐得很近。

    “先挑明咯,我现在可没有钱还你。”

    “成政大人也太小看我了,那些钱财并不算多,更何况成政大人很快就要成亲了,归蝶更是我的表妹,那些钱和这座城,就当是送给你们的新婚礼物吧。”

    跟贫穷的佐佐成政不一样,明智光秀很大方。

    听说光秀不是来要钱的,成政立马松了一口气。

    别看他在尾张卖了两年的寿司,赚的钱都拿回家被大哥佐佐政次拿去给足轻买装备了,来到美浓之后,才刚得了这一郡的封地,现在的他地位是有了,钱是真没有。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不生分了,直接称呼你为兄长好了。”

    成政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路顺杆爬,让明智光秀觉得有些无语。

    “我这次来,是向成政道歉的。”

    “纳尼?”

    成政有些诧异,明智光秀不是来讨债的已经很奇怪了,可现在的情况是,明智光秀竟然要向自己道歉?

    “光秀你有没有烧啊?”

    成政伸手去摸光秀的额头,却被光秀一把拨开了。

    有点奇怪,明智光秀看起来似乎很不喜欢跟别人生第一类接触……而且,他刚才拨开成政手臂的样子,让成政觉得跟某一个人有点相似啊。

    “我明智光秀,是为了道三大人的死来向成政道歉的。”

    光秀撑着手后退了一步,然后正儿八经地鞠了个躬。

    “那件事啊……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我只希望你下次呢,能考虑考虑归蝶的感受。”

    成政有些意外。

    长良川之战,斋藤道三的死,都已经过去一年了,明智光秀才提,看来这个家伙还真是慢热啊。

    “然而,虽然向成政道歉,但光秀并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是错误的……相反,我仍然坚持自己的理念,此次冒昧叨扰,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

    “喔……”

    成政过了很久才吱了一声。明智光秀的志向他是知道的——至少不会比斋藤义龙的小。

    “我要结束这个乱世!我要夺取美浓!成政,请你助我一臂之力!”

    ——明智光秀志在天下。

    面对光秀诚恳的邀请,成政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

    其实光秀对成政的招揽,已经换了一个提法,之前在明智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光秀是提出了让成政做他的家臣,但三年后的今天,光秀的说法变成了“请你助我一臂之力”。也就是说,在光秀的心里,佐佐成政从一个家臣变成了盟友。

    不得不说,明智光秀的做法很高明,也很巧妙。

    很可惜,成政不买他的帐。

    作为一个穿越众,成政最大的优势不是各种新思想、新理论,而是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他知道斋藤义龙的能力不差,和信长你来我往地纠缠了好多年,所以他不不愿意改变这样的一段历史,他希望斋藤义龙能够牵制到织田信长,却不希望一个更加强大的明智光秀来改变应有的历史走向。

    “请恕我拒绝……义龙的才能和器量其实并不比道三大人差,如果你真的要举兵谋反的话,胜算很可能不到四成。为了归蝶的安全,我不能贸然地把一切都押在你身上……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真的成为了美浓之主,那么我会自动成为你的家臣。”

    在成政思考的这段时间里,明智光秀的表情从诚恳,到期待,再到按捺着一丝焦躁,最后变成失望。

    ——果然还是被拒绝了吗。

    “罢了,既然这样的话,也请成政遵守自己的承诺,不要将我的计划泄露出去。”

    见目的无法实现,光秀退而求其次,恳求成政能够为他保密。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成政有一股深深的忌惮,同时又很好奇,因为成政看起来很不像是一个会深谋远虑的人,但成政却在三年前一举道破了他颠覆美浓的谋划。

    他的谋,是阴谋,但是却被成政给看穿了,因此他必须请求成政保密。

    “我承诺过这件事吗?我好想没说过要为你保密啊。”

    成政笑了笑,但明智光秀的目光却突然变得有些冷。

    “放心吧,这件事我不会对别人说的,但我很担心光秀你的处境啊……斋藤义龙也是个聪明人,也许他也已经看出了你的计划。”

    明智光秀的眼里刚刚闪过一丝杀机,就听到成政答应为他保密,不由得喜出望外。但是听到成政说他的计划很可能已经被斋藤义龙看穿,又开始忐忑起来。

    这一会儿的功夫,光秀俊美的脸上表情变了四五种,让成政觉得挺好玩。

    ……是不是逗人都这么好玩?

    成政邪恶地想到。

    “你想想啊,你要联络土歧氏旧部,得花不少时间吧,如果斋藤义龙在你的准备完成之前,就兵攻打你的居城,那你岂不是插翅难飞,无路可逃?再说了,就算那些土歧氏的旧部答应跟随你一同起兵造反,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真的铁了心跟你干,还是要趁着浑水摸鱼,多分一块蛋糕?”

    成政继续作悲观的推导,果然,明智光秀的脸色更难看了。

    “不会的……我不会让己方的阵营中出现叛逆,这件事筹谋了这么久,这里不可能出差错。”

    ——这是明智光秀自己安慰自己的话,他没有说给成政听,天知道成政听了之后,又会用什么方式来打击他的信心呢?

    “今天的天气不错,要不要出去走走呢?”

    见光秀的心情有些阴沉,成政提出了走马踏青的建议。

    “喔……好。”

    两人骑马才走了几里地,明智光秀忽然捂住了肚子,一双秀气的眉毛也紧紧地拧了起来,几乎能连成一条线。

    “我闹肚子,你等我一下。”

    光秀连忙下了马,一路小跑到河边的灌木丛里,在飞地往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之后,又飞地解开了腰带蹲了下去。

    然后……哗啦啦啦。

    看着一地的血,光秀的脸色有些苦,真是不吉利,怎么提前来了呢……难道是最近太过操劳所导致?果然还是太累了吗?

    “光秀,你好了没有啊。”

    远处的佐佐成政喊道。

    “来了来了!”

    光秀从怀里取出一条洁白的布帕,这样、然后那样、然后站起来之后,又回到了道路上,站在战马前面,光秀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咬了咬牙,又忍着痛坐上了马背。

    两个人一边聊天吹牛皮一边漫无目的地乱逛,但成政就是再神经大条,也觉了光秀心不在焉,脸色白。

    好像他拉肚子拉的比较厉害,拉脱了?

    成政这么猥琐地想着。

    路经一处小土坡的时候,因为荒草在夏天长得很茂盛,两人都没能看见前面有个一尺见方、半尺深的小土坑。

    连明智光秀的马也没现。

    结果……光秀的座驾一蹄子踩进那个土坑,然后失去了平衡。

    理论上,明智光秀打小时候起就练习武艺和骑术,这样的一个小状况怎么可能难倒他?

    凑巧不巧,明智光秀今天的身体有点问题,用成政的话说,就是拉肚子拉脱了,虚得很。

    所以明智光秀也失去了平衡,整个身体往一侧倾倒……而且是往成政的这一侧倒。

    成政的马没踩进那样的小土坑,而且成政也一直在关注着光秀的状况,立刻就伸出手臂接住了明智光秀。

    ……咦,这手感有点奇怪。

    佐佐成政的一只手托着明智光秀的后背,然后一只手穿过光秀的腋下,放在了光秀的右边胸口。

    光秀的胸肌怎么这么柔软……成政有点不明白。

    光秀却立刻从成政怀里弹了起来,用力推了成政一把,然后又端坐在了马背上,他这一推的力气大的出奇,几乎把成政推下了马。

    “这么大力气干嘛……我又不搅基……”

    成政嘟嘟囔囔地,丝毫没有作为一个袭胸者的觉悟。

    “你……”

    光秀的俏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色彩的变化很快,这更让成政疑惑。

    然后……两人启程返回了成政的临时住所,在经过了两天的休息之后,明智光秀回到了自己的明智城……

    ——这样的结果怎么可能?

    事实是,明智光秀又羞又急,而且还很担心——他担心自己的身份被佐佐成政识破,而且还很疼……小肚子很疼。

    然后,顶着夏天的大太阳,明智光秀昏了过去。

    “喂喂……”

    佐佐成政再次抱住了明智光秀,也再次感受到了光秀的“柔软的胸肌”,当看到光秀的武士服裤腿上渗出的丝丝血迹时,成政在一瞬间福至心灵了。

    ——大名鼎鼎的战国第一反骨仔明智光秀,竟然是雌性!

    我!乐!割!草!

    成政将光秀抱了起来,放到自己的身前,将这个战国第一反骨仔……哦不,战国第一反骨女揽到怀里,驱马缓缓走向了距离最近的宿屋。

    ***

    战国第一反骨女线开始……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