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33千鸟落
    “纳尼!哪里来的敌人?”

    前田利家第一个反应过来,像拎小鸡子一样提住了使番的衣领。[〈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那古野,织田信长出城了!”

    “西马塔!”前田利家大叫了一声糟糕,但是他扭过头去的时候,眼中和嘴角却是不可抑止的笑意。

    当然啦,他的这种奇怪的表情,林家兄弟都没有现。

    “佐渡守大人,请尽快整军迎战!”

    前田利家抓着林通胜的肩膀,用力地前后摇晃,几乎把林通胜的早餐都给晃出来了。

    “不要慌,敌人只有几十个,来跟我杀敌!”

    反应过来的林通具倒是有些胆色,立刻就带人冲向了骚乱传来的地方。

    很快的,林通具冲到了战场。

    然后,前田利家和林通胜就听到了一阵狂狷的大笑。

    “林通具!被我信长讨取了!”

    纳尼?这么快!

    听到弟弟被信长讨死的消息,林通胜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前田利家人高马大,手搭凉棚一望,已经知道林家的这6oo杂牌军挡不住信长,立刻就拽着林通胜的一只胳膊开始逃。

    “我军不是对手,大人快走!”

    前田利家护着林通胜往稻生原的方向一路狂奔。

    ?怎么回事。

    为毛不是向末森的方向逃,而是逃到了稻生原?

    林通胜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能看到柴田军的军营了,他手下的溃兵毫无阵型地冲向了柴田军的方阵。

    “停下!快给我停下!”

    虽然没多少本事,林通胜也是知道溃兵冲阵的危害,他用马鞭不停地抽打身旁的溃兵,却收容不住阵型,林家的溃兵还是一股脑地冲向了柴田军。

    唉……如果有个前田利家那样的手下就好了。

    林通胜这么一想,才突然现一件怪事。

    前田利家人呢?

    身后就是织田信长和他的精锐侧近,他们一路追赶着溃逃的林家军,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算了吧,还是赶紧跑,跑到柴田胜家那里就安全了。

    林通胜放弃了重整阵型的念头,望着柴田军的本阵打马狂奔。

    “八嘎!”

    柴田胜家愤怒地把军配扔在了地上,他的前军还在进攻高地上的明智军,没想到他喵的林家军的溃兵竟然冲级他的后军。

    他又不能对友军下达格杀令,再说了,他的后军还不到三百人,也挡不住四五百的溃兵啊。

    “父亲大人,信长出阵了!信长击溃了林军,马上就要到了!”

    前田利家骑着一匹马又蹦跶到了胜家的面前。

    妈蛋……你不说老子也知道,老子不长眼么,老子不会看么?

    胜家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屋漏偏逢连夜雨,高地上的明智光秀和佐佐成政见战局逆转的时刻来了,下令起反冲锋。

    前田庆次更是****着上身,一马当先,冲下山来。

    柴田军在一刻钟之前还占据着兵力的优势,还是攻的一方,没想到眨眼间就变成了受,而且还是被人前后夹击做三明治!

    “全军!攻击信长!”

    大将毕竟是大将,柴田胜家当机立断,作出一个让前田利家差点吓尿的决定。

    “不要管溃兵,全军突击!”

    柴田胜家跳上战马,拔出太刀向信长的军势冲了过去。

    ——胜负的关键节点已经转移到了信长的身上,只要能击败信长的军势、甚至是击杀信长,那么胜利仍然是属于他的。

    于是,战场呈现出很奇怪的态势。

    本来处于受方的明智军起了进攻,本来处于攻方柴田军从山上撤下来,调转方向,去攻击信长亲自率领的精锐;信长和柴田军的中间,还有四五百林家的溃兵。

    柴田胜家是织田家中第一猛将,这个大家都知道。

    可一个人的勇猛能起多大作用呢?

    成政对此很不屑,但没想到的是,柴田胜家纠正了他这种错误的观点。

    柴田胜家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在士兵素质低下的泥轰,个人的武勇是能够逆转战局的!

    胜家先是杀了不少溃兵,稍稍让阵型变得不再那么渣,然后遭遇了信长的精锐侧近,他大吼一声,砍死了一个小姓,又大吼一声,劈伤了一个又一个小姓。

    ……柴田胜家吼了又吼,砍了又劈,劈了又砍。

    我乐割草……怎么信长的小姓那么多?!

    “让某来会会你!”

    见死了好多同僚,丹羽长秀忍不住了,挥刀冲了出来。

    ——柴田胜家的外号叫鬼胜家,丹羽长秀的外号叫做鬼五郎左,两只鬼纠缠在一起,竟然很快就分出了高下。

    鬼胜家的这个鬼,还有“家中第一猛将”的光环加成,乒乒乓乓几十招过去,他磕飞了丹羽长秀的太刀,又反手一刀劈在了长秀的胸口。

    “啊——”

    长秀惨嚎一声掉下马去。

    “你叫个毛!老子用的是刀背!”

    胜家啐了一口,冲向下一个目标。

    “哦……”长秀躺在地上,摸摸胸口现果然没有伤,吁了口气,连忙跳了起来。

    “虽然领受了大人的不杀之恩,但是长秀不会让你接近殿下的,这是在下作为武士的忠义!”

    他唧唧歪歪一大坨,胜家早就跑远了。

    远处的佐佐成政看见胜家的“鬼”样,悄悄地向身旁的铁炮足轻借了一挺铁炮。

    “这么远的距离,阁下如果能射中的话,就真的是神射手了。”

    明智光秀也拿了挺铁炮,和成政一样地瞄准前方。

    “当然啦,我肯定射不中,所以我瞄准胜家的话,反而能保证他的安全!”

    语不惊人死不休,成政稍稍瞄准之后,就扣动扳机,射了出去。

    与此同时,明智光秀也射了。

    “嘭!”

    柴田胜家应声落马。

    柴田胜家身旁的大旗应声而断。

    “柴田胜家战死了!”

    第一个人这么喊,然后所有的人都这么喊了。

    成政一愣,然后仔细看了看,现柴田胜家又从地上站起来了,他的马却倒地不起,确认了自己的确是射了马没错。

    可是柴田胜家的军旗是什么鬼?

    军旗的旗杆那么粗,不可能被风吹断。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明智光秀这厮也太妖孽了。

    明智光秀却是吹了吹铁炮枪口的硝烟,对目瞪口呆成政露出一个微笑,笑容很和煦,笑容很温暖。

    可是佐佐成政却感到后背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