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8武人的荣耀
    柴田胜家端坐在马扎上,皱眉望向近在咫尺的小山包。{〔〈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那里还有不到一百人,不到一百名佐佐家的土包子。

    两个时辰前,那里是三百人。

    让柴田胜家惊讶的是,在他的进攻下,佐佐父子竟然用3oo农兵,坚守了两个时辰。

    这是佐佐父子的光荣?

    还是他的耻辱?

    以四倍的兵力,攻击仅仅有木栅和壕沟的3oo农兵,竟然两个时辰还没攻下来。

    不仅如此,照这样展下去,很可能再过两个时辰,也攻不下来。

    “告诉角田新五,如果不能在一个时辰之内攻下敌军本阵或是讨取敌军大将的话,提头来见我!”

    性情暴躁的柴田胜家对攻击中的柴田军下了死命令。

    角田新五是胜家手下有名的勇士,他身高体壮,武艺过人,脸上更有一条长可数寸的刀疤,看起来狰狞无比。

    收到柴田胜家的命令之后,他并没有觉得害怕,反而是拔出自己的武士刀,与足轻一起冲了上去。

    太弱了,真是太弱了。

    佐佐家的农兵,真的是太弱了。

    一个个跟吃不饱一样,那么矮小,力量也很弱。

    角田新五挥刀砍下一个佐佐家足轻的头颅,身边立刻就有足轻上去捡人头。

    但那名足轻没想到的是,角田新五飞起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力量大得惊人,直接把他踹趴在了地上。

    “八嘎!足轻的头不要捡也不要割,老子要的,是佐佐盛政的头!”

    以角田新五为中心,柴田军迅突破了佐佐军那薄弱的防御,足轻在角田新五的指挥下,努力破坏木栅,只要将这一段壕沟完全填平,再将木栅推倒,佐佐军将再无地形上的优势。

    佐佐孙介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身材高大的武士,他抖一朵枪花破开一个足轻的咽喉之后,便带着十来个人冲了上来。

    角田新五很猛,他早就知道。

    但他们父子既然接下了主公的委托,就必须完成。

    稻生原的阵地,必须守住!

    “角田新五,你的对手是我!”

    佐佐孙介举枪大喊,他的举动自然引起了角田新五的注意,实际上作为小豆坂七本枪之一的佐佐孙介,在尾张国内的勇名早已为人熟知。

    而角田新五的目的,就是把佐佐父子的脑袋一个个地砍下来。

    没有原因,因为看着很烦!

    忠诚、勇敢的佐佐家,忠诚、勇敢的佐佐父子,实在是让人很烦!

    角田新五从身后的足轻手里接过长枪,像猛兽盯着猎物一样注视着比他小好几岁的佐佐孙介。

    短暂的对峙之后,佐佐孙介轻轻地一枪刺出,角田新五甚至看都不看,抬手一挥,就将佐佐孙介的长枪格开了。

    “这力量太弱了,虽然你本来就很弱,但也不应该用这么弱的力量来试探我啊。”

    角田新五夸张地大笑,佐佐孙介却是有苦自知。

    经过两个时辰的作战,他的体力早已消耗大半,度已经稍稍下降,反应也跟不上,至于力量……那本来就不是他的长处。

    更何况角田新五是生力军,刚刚投入作战。

    此消彼长之下,他还有取胜的希望吗?

    ……必须有,我也必须胜。

    佐佐孙介悄悄地对自己说。

    经过最初的试探之后,两人再度交手,而且是用尽全力,不留余地。

    角田新五胜在力量大、度快,又因为他的体力充沛,自然就选择了猛攻的打法,想要在短时间内将佐佐孙介一举击杀。

    佐佐孙介是吃素的,因为佐佐家太穷,平时吃的只有腌萝卜和米饭。

    但这不代表佐佐孙介比角田新五弱小!

    佐佐孙介奋起余勇,长枪犹如灵蛇一般应对角田新五的攻击。他虽然力量不如,但技法却强得多了,在防守中寻找对方的破绽,犹如毒蛇一样地对敌人起突然的猛攻!

    角田新五虽把佐佐孙介逼得连退数步,却并未能伤得了他,反而是自己因为抢攻太多,不能兼顾防御,被佐佐孙介在胳膊上挑了一道伤口。

    角田新五举起受伤的左臂,缓缓地伸出舌头,舔了口汩汩流出的鲜血。

    他的眼神变得有些狂热。

    “鲜血的味道……很不错,很好的味道……你的血,一定味道更好!”

    佐佐孙介的眉毛拧得快要连在一起了,他没想到角田新五竟然是个这样的变态。

    没错,就是变态!

    两人周围的足轻都快被吓呆了。

    “你杀不了我,虽然你度够快、力量够大,可是你杀不了我。你们也不可能攻下这里,主公的援军很快就要到了。

    “你们,赢不了!”

    “织田信长?那个尾张大傻瓜?你还指望他的援军?真是太年轻了!”

    角田新五仰天大笑。

    “佐佐家只是信长的弃子而已,他是不可能从那古野城出阵的。”

    角田新五放肆地嘲笑着,而佐佐孙介是真的愤怒了:

    “你可以嘲笑我的弱小,但你不能侮辱我们君臣之间的羁绊!”

    佐佐孙介像打了鸡血一样地挺枪冲了过去。

    角田新五的嘴角闪过一抹笑意,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起来。

    他的策略成功了,佐佐孙介这二愣子……果然中计了。

    ——原来角田新五不仅实力强悍,而且还是个变态,而且还颇有心机!

    佐佐孙介了疯一样的猛攻,对角田新五来说正中下怀。这种比拼力量的打法很快就会把佐佐孙介的体力消耗光的。

    胜负……很快就能分出来。

    “敌人的鲜血和头颅,光是想想就令人兴奋呢。”

    角田新五像等候小苹果成熟一样,注视着挥舞长枪的佐佐孙介。

    很快地……被他找到了破绽。

    “受死吧!”

    角田新五猛地一振长枪,顺势一刺一挑,已经把佐佐孙介的长枪击落在十余步外。

    佐佐孙介连退数步,深吸一口气,拔出了腰间的武士刀。

    面对角田新五那过两间(三米六)的长枪,佐佐孙介的武士刀犹如玩具一般。

    “让我赐予你荣耀的死亡吧!”

    片刻之后,佐佐孙介瞪大了眼睛,双手握着胸前的枪杆,一点点地向前移动。

    他的武士刀不知落在了何处,胸膛后面的枪头滴着他的鲜血。

    “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

    佐佐孙介虽然已经被长枪穿透身体,仍然顺着枪杆一寸一寸地逼近角田新五。

    “杀死你……”

    “杀…死……”

    雪亮的刀光闪过,佐佐孙介的头颅飞了起来,又被一只大手牢牢抓住,他双目瞪圆,死不瞑目。

    而那具无头尸体在喷完热血之后,连着那杆长枪,似乎仍然站在乱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