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7死兵
    不多时,疲惫的佐佐军修筑了一层低矮的栅栏,挖了道不满三尺的壕沟。<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而柴田胜家率领的前锋军,也终于抵达。

    “全员备战!”

    佐佐盛政大吼一声,“嗤啦”从腰间抽出了太刀。

    望见柴田军逾千人的队伍,黑压压地在稻生高地下围成一个扇形,很多来自比良城附近的农兵都被吓得瑟瑟抖,稻生高地上的他们,只有三百之数,又是疲惫之师,怎能以一敌四,胜过织田家头号猛将柴田胜家呢?

    很多人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准备随时丢下武器逃走。

    这时,柴田军中一个骑马武士缓缓越众而出,眼尖的已经瞥见那人魁梧雄壮,面留髭须,正是柴田胜家。

    佐佐孙介忍不住望了望老爹,现盛政沉凝如水的脸上连一丝表情也没有。

    “请佐佐大人出阵,我有话说!”

    胜家远远地大喊道。

    “你我堂堂正正,有什么话现在直说,佐佐盛政虽然老朽,但耳朵还算好使!”

    盛政却不下山,只是在阵中高喊应答。

    山下的柴田胜家没想到盛政竟这么不给面子,他稍微顿了顿,又喊道:

    “小婿不才,效命于主公织田信行,今天冒昧来见父亲大人,是因为想与您共襄大事,讨伐篡夺家督之位的织田信长!请父亲大人下山来,与我一同前往清州!”

    招揽的话一喊出来,佐佐军的农兵们不由松了口气……听胜家的意思,是织田信行对于他们帮助信长一方的事,可以既往不咎。而柴田胜家迎娶了佐佐盛政的长女,两家更有着婚姻上的联盟关系,今后佐佐家在信行麾下,想必不会被冷遇。

    一时间,人心浮动。

    许久,佐佐盛政回了一句:

    “权六,你今天出门之前,忘记吃药了吗!”

    山下的柴田胜家愣了很久,方才明白过来这句话的意思。

    这个时候,山上的佐佐军已经爆出哄堂大笑。

    “你今天忘吃药了”、“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你妈炸了”之类的荒唐话,在荒唐如佐佐成政的大肆散布下,早已为比良城里里外外的人们熟知。

    盛政巧妙地借用一句,本意只是羞辱胜家一番,让他断绝劝降佐佐家的念想,不料竟消除了农兵们的紧张恐惧,倒是意外的收获了。

    佐佐军的笑声渐息后,胜家才无奈地叹了口气,调转马头回归阵中。

    他又何尝不知道,这是佐佐盛政故意为之?

    虽说是有他的一力担保,但也难说织田信行会不会给佐佐军减封甚至除名的惩罚,佐佐盛政此举,看似是羞辱他胜家,实则是与他划清界限,不想连累他啊。

    “……这一战,若是我败了,也未尝不可啊。”

    不知何时,胜家心里隐约有了这样的想法。

    “呜呜……”

    法螺声响,柴田军埋着步子冲向了山包。

    日头正当午,佐佐成政骑着信长赏赐的快马疾风,如风一般地穿过北尾张狭小的国土,向清州城外的稻生原靠近。

    他当然知道佐佐家能够动员多少农兵,也知道姐夫柴田胜家的动员力,更知道在原有的历史中,柴田军猛攻佐佐军,致使其全军覆没、佐佐家多人战死的结果。

    ……要快,还要更快!

    一定不能让悲剧重演。

    佐佐成政不恤马力,不住地抽打着马儿,归心似箭。

    一骑绝尘。

    ……

    太阳已经过午。

    佐佐盛政抬头看了看天,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擦汗,才现他早已没有汗水。

    他擦下来的,全是血。

    红色的血。

    猩红的,比午后的阳光更刺眼。

    他们已经坚持了两个时辰,兵力的损失已经过一半,此时还能站起来战斗的,估计只有百人上下了吧

    “哦吼!”

    盛政大吼着刺出一枪,将冲过栅栏的一个足轻扎了个透心凉。

    鲜血顺着竹枪流过来,让他的枪杆又粘稠了一分。盛政一口气沉下去,刚要从敌军的尸体中抽出枪来,蓦地手一滑。竹枪染血太多,枪杆早已变得又湿又滑,加上他早已年老体衰,力气不够用了……

    柴田家的足轻们现了盛政的破绽,嘶吼着一起把竹枪扎了过来。

    盛政连忙弃了竹枪,想要拔刀格挡,但他反应已经有些迟钝,眼看着就要被柴田军的足轻刺中。

    一杆大枪倏地压了上来,直接将足轻们的竹枪给压倒了地上。这杆枪却是用地道的白蜡木制作,比竹枪好了何止数倍?

    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吼着护在了佐佐盛政的身前,长枪挥舞间,已经将这数名足轻逼退,顺带着还刺死一人,伤了两个。

    “撤退!撤退!”

    一名柴田军的武士在马背上大喊。

    柴田军的足轻听到之后,当然也不愿再拼杀,连忙拼凑成散乱的阵型退回本阵了。

    佐佐孙介蓦地坐在一具尸体上,大口地喘息。

    他就是放出救了佐佐盛政的那个青年,而他则是佐佐盛政的次子,佐佐成政的二哥。

    “幸亏撤退了,再不撤我也挡不住了。父亲有没有受伤?”

    虽然很累,佐佐孙介还是拄着长枪站了起来,他显然极关心自己的父亲。

    “我没事。”

    佐佐盛政来寡言少语,他一手按在刀柄上,环顾己方的残兵,花白的眉毛似乎要拧到一起了。

    “不许停下来!分成两队,一队休息,一队修理营寨!”

    佐佐盛政一边巡逻一边大喊。那百多号残兵听到他的命令,竟然也不抱怨,只是乖乖地照做,真让人有些惊讶。

    佐佐孙介也站了起来,加入修理营寨的那一组,将被推倒的木栅重新立好,把尸体从壕沟中搬出来,再堆在木栅的下面。

    “我们的时间没多久!如果不想死就快点!”

    盛政苍老的声音已经嘶哑,佐佐家的足轻们几乎已经是个个带伤,听到领主的命令,下意识地去执行。

    战斗进行到这种程度,唯一的悬念,就是他们还能坚持多久了。

    不远处的平原上,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大汉再度挥起了军配。

    柴田军的足轻排好队形,再次向山包上的佐佐军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