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26前田家的决断
    成政作为一个学渣,能玩几把信野,知道信长和佐佐成政这些人,也大略记得一些战国时代的合战和名人典故。(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比如说稻生合战,是织田信长继任家督之后,平定弟弟信行谋反的戡乱之战。

    信行有着织田家席家老林秀珍和头号猛将柴田胜家的支持,而这一文一武两人的身后,是为数众多的尾张豪族,在兵力上可谓占据了大优势。

    反观信长一方,除了他的直属领地,只有丹羽、池田、佐佐数家支持,而且这几家的实力亦不算强。稍具实力的前田家却是个******,在信长与信行两边左右摇摆。

    前田家虽然骑墙观望,但在这两年声名鹊起的四郎利家却早早的背叛信长,飞奔至上社城柴田胜家的麾下,领前田家的家督利昌疑惑不已。

    为此,荒子城的领主前田利昌还特意叫来自己的嫡子嫡孙来一同商量。

    “犬千代已经选择了信行一方,但他并不能代表我们前田家的立场。利久你作为前田家的继承人,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老而弥坚的荒子城领主前田利昌,微眯着双眼,一只手缓缓地抚弄花白的胡须,等候自己长子的答复。

    “此事……在下也还未拿定主意,悉听父亲大人裁决。”

    利久向来体弱,讲话时中气也是不足,听起来有些懦懦。

    “……问的是你的看法,没让你决断。”

    利昌不满地哼了一声,时至今日,他的长子利久已经三十有余,却仍未诞下任何子嗣,平心而论,随着这两年前田利家的崛起,他也在想着是否要在利久和利家直接重新考量一番……

    “在……在下看来,信行公子虽有兵力优势,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倘若上总介大人依据清州城笼城自收,信行一方久攻不下,必定人心涣散,届时,上总介大人一鼓而进,可望破敌。”

    “唔……此言不差。”

    利昌虽然不不喜欢利久,但亦不得不承认,利久所言,颇合他的心意。

    对于此战双方的实力,利昌也是清楚得很,心知信长若是出城作战,胜率还不够三成。但若是信长先据守清州,依托清州城坚固的城墙消磨信行一方的锐气,等到双方都精疲力竭之时,便是他前田家出手的时候。

    ……常人都会记得雪中送炭,而锦上添花之举,恐怕并无多少得利。

    想到这里,利昌已经决断下来,他正要开口令,蓦地听见有人喊了一声:

    “不可!不可再作壁上观!”

    利昌悚然一惊,回过神来,一个魁梧的身影映入眼帘,不知什么时候,前田庆次已经往前挪了两步,正对在他身前。

    “主公大人,不可再如此作壁上观!”

    见是庆次,利昌心头无明业火燃起,想起庆次这两年来种种荒唐的倾奇者言行,不由怒斥道:

    “黙れ,小童ロス!”

    庆次一愣,浑没料到自己在祖父的眼里,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黄口小儿,但愈挫愈勇的他,并不会因为利昌的一两句呵斥就打退堂鼓。

    “孙儿愿以人头担保,织田信长绝不会笼城据守!若信长不出城反击,我愿意切腹谢罪!”

    此言一出,就算是心头有火的利昌也不禁疑惑起来。

    织田信长没理由不笼城啊?可是……庆次却如此笃定……

    也罢,听听这小家伙怎么说吧。

    “织田信行固然名不正言不顺,但倘若信长笼城据守,反倒给了信行整合下四郡豪族的时间。信行大可亲自坐镇清州城外围困,然后让林秀贞去游说各家豪族,时间拖得越长,信长的反击就越难取胜。可若是信长以雷霆之势出击,不仅能打信行一个措手不及,还能借着迅击败信行的机会,重新建立在尾张的声望。”

    庆次不疾不徐地言辞,却是掷地有声,振聋聩。

    “因此,我前田家万不可再继续骑墙观望,必须立刻召集兵力,随时准备进入战场!”

    听了庆次这么一番话,利久疲惫的脸上终于有了一抹喜色,庆次有如此见识,方不负他一直以来的看重啊。

    利昌皱眉沉思许久,终于还是有些犹豫。

    他当然也更加看好织田信长,否则早就加入信行一方的军队中去了,但对于信长出城野战的胜算,他实在是无法理解庆次是怎么想的。

    庆次为何就能断定,信长出城作战,而且一定就能击败信行?

    “信行一方有林秀贞、有柴田胜家,兵力接近三千人,可信长呢?就算是把前田家算进去,也不会过两千人吧,兵力上劣势如此,你怎么断定,信长一定取胜?”

    闻言如此,庆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因为他是织田信长啊,是我和八嘎成政一起选择的主君,若是他连信行都不能击败,还有什么资格让我去效忠呢!”

    利昌一愣,没想到听到的竟然是这种少年意气的答案,他虽然有些不忿庆次的大言惭惭,却也被孙儿唤醒了心底沉睡已久的斗志。

    是啊……若是力求稳妥,他又何必参与信长和信行之间的争斗呢,人生若朝露秋瞑,何其短暂?

    “嗯……庆次言之有理,就这么决定了,立刻整顿武备,随时准备进入战场!”

    “哈伊!”

    利久、庆次两人正要离开,利昌的幼子前田利之却匆匆忙忙的闯进来了。

    “父亲!新消息!”

    利之几乎是跌进这个房间,上气不接下气地道:

    “佐佐盛政带人抢占了稻生高地!”

    “纳尼!”

    前田利昌忍不住站起身来,佐佐盛政抢占稻生高地,意味着织田信长选择主动出击了。可是,盛政这老家伙,年纪都这么大了,怎地还这么拼命?

    “佐佐家有多少兵力?”

    “农兵三百!”

    “信行那边呢,有什么行动?”

    “听说是柴田大人带兵一千二百人,亦是往稻生高地而去!”

    “不好!盛政大叔有危险!”

    庆次腾地跳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欧吉桑、欧豆桑,我先行一步。”

    利昌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当下命令利久和利之召集荒子城附近的农兵,自己亦在侍从的帮助下穿戴盔甲,大战将近,利昌亦燃起了久未的血性,准备押上整个前田家,贝者上一把!

    而此刻清州城北的稻生高地上,佐佐盛政、佐佐孙介父子正带着农兵呼哧呼哧地挖掘壕沟,制作简易的木栅。

    他们来的匆忙,却不敢有丝毫耽搁,只因为……往东面眺望的话,已经能够隐约望见胜家的旗帜。

    “都抓紧了!只要坚守到天黑,胜利就是我们的!”